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長野行】DAY2 – 雨中遊走上高地 全身濕晒凍到痺(內有影片)

 旅程的第一天,跌跌撞撞地抵達了上高地,匆匆忙忙地拍了個日落,然後便在日本渡過了首個晚上。晚飯的時候,雖然同枱的日本大叔幾乎不懂英語,而我也只懂極少日語,溝通極為困難,但大家仍落力地溝通著。
 
 他問我明日想要到哪裏,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說,想要上岳澤,再上穗高岳,再走大切戶,再到槍岳。他問我登山程度如何,人數多少,我說我是獨行新手,他立即就雙手打了個大交叉給我。他說,岳澤—「難」,大切戶—「不可」。
 
 飯堂裏其他日本登山客也陸續加入我們的對話,也很熱心地給我各種建議。然而最後,我還是沒有結論,就這樣帶著忐忑與困惑睡去。
 凌晨三時多,被同房日本大叔收拾行裝的聲音吵醒,腦海閃出去拍日出的念頭,於是亦跟著起床了。
 昨日還未有機會好好探索上高地,只知在旅館的兩東北和西南面各有一個池塘,大概會是些風景不錯的地方,於是二選一,選了在東北方的明神池作為拍攝日出的地點。
 
 接下來的經歷,可以觀看我的影片紀錄(中文字幕)。以下是文字簡述及補充。
 

 明神池位置旅館的3公里外,急步行也起碼要大半小時。步出旅館,天仍未亮,路上卻已有零散的頭燈在照射。原來日本人出發登山的時間真的是。非。常。早。!!
 
 離開大路,踏上通往明神池的步道,便再也不見一人。其他人都是上山去的,只有我傻傻的要走到明神池。步道相當好走,即使摸黑也很順利,只是由於出門前的動作太慢,耽誤了不少時間,最後還是趕不及拍下最美的天色。
 更白痴的是,原來明神池是一個收費的地區。我到達之時還有好一段時間才開放!難道今早的拍攝要泡湯了嗎?幸好,還有一座明神橋。
 
 明神橋就在明神池外不遠處,跨越了梓川。梓川是一條貫穿上高地的河流,為上高地的景色增添不少詩意。
 
 然而這天的上高地是陰沉的。密雲從天亮起便遮閉了天空,並間中伴著細雨,拍著拍著也寒冷起來。在雨中拍攝其實相當狼狽,可是當看到山間雲霧令人著迷的變化,也實在無法一走了之,只好咬緊牙關拍下去!慶幸結果還不錯。
 
 
 
 
 回到旅館享用完豐富的早餐,稍事休息後,便動身前往位於梓川下游的大正池。大正池同樣位於旅館大約3公里以外,也有易走的步道前往,因此雖然中午時份開始下雨,依然有不少遊人。一直沿著梓川河邊前行,風景非常美。
 
 雖然沒能一睹藍天白雲下的壯麗,但雨中的上高地卻有另一種陰柔之美。雨水灑落梓川,激起陣陣水氣飄散在河面,非常夢幻。每種天氣,都有看到美好風景的可能。
 
 雖然如此,冒雨拍攝依然令人叫苦連天,特別是防水裝備不足下,濕透的身軀冷得發抖。雪上加霜的是,下午的雨勢還逐漸增強,此刻的我已經渾身濕透了。飢寒交迫下,步伐變得緩慢,明明不遠的大正池,突然變得遙不可及。

 從河童橋前往大正池的路上,有支路可以到田代池一看。田代池是一個很淺的積水區,周圍是一大片草原,遠方是高矗的山岳,值得一看!
 
  歷盡艱辛(?)後終於抵達大正池,雨也剛好停了,實在感動。剛抵達時,大正池池面彌漫著陣陣水氣,極為夢幻!可惜來不及拍下便消散了! /口\
 
 
 上高地其實不算很大,健行者一天來回大正及明神二池絕對不成問題。即是只是沿梓川河岸信步遊覽,也是賞心樂事。上高地可算是遊客熱點,遊人不絕。而除了遊人,還有不少是前來登山的日本登山客,因為上高地被群山包圍,想登穗高岳、燒岳、蝶岳,以至再遠一點的北穗高岳和槍岳,皆可以上高地為出發點。我在西糸屋山莊所遇到的住客,全都是準備登山,或是剛下山的日本人。
 
 第二晚轉了房間,與2位剛下山的日本大叔同房,房間也從雙層床的間隔變成了和室。小林先生相當熱情,即使他懂的英語跟我懂的日語一樣都是相當有限,還是很用心地跟我分享日本的各種文化,我也努力地向他請教日語,過了盡興的一夜。

 或許有人會想,一個人去旅行,不會很悶嗎?其實,除了沿路的風景,旅途上有緣遇到的每一個過客、每一次交流,也能令旅程豐富起來,甚至成為難忘的回憶呢。=)
 
 那麼,明天要到哪裏去呢?還要登山嗎?直到入睡前的一刻,其實也還沒有決定。也罷,旅程自會引領我到該去的地方,一切待睡飽了再想吧。
 
 
分享感想
  • lungyee2001 @2018-02-14 10:07:18
    謝謝……
  • mayiming @2018-02-13 09:36:28
    真喺好正!
  • KNK613 @2017-12-29 09:24:51
    感謝你的分享!謝謝!
    阿零 
    @2018-02-07 00:15:14
    謝謝細閱!
阿零 的其它文章
【照片背後】-《小猴子》 阿零 .3 日前 為拍攝新影片中的示範照,這幾天造訪了城門水塘幾次,拍攝的對象是活潑的獼猴。 不少人對這些馬騮都有點畏懼,特別是當牠們走近時。無可否認,這些早已習慣人類的野生猴子,有時的確會頗具攻擊性,但我的經驗中,... (繼續閱讀)
【照片背後】-《岳》 阿零 .2 月 11 日   花了兩天,終於從海拔1500米的上高地,登上3190米的穗高岳。回想首天,一直都處於陰雨的天氣,抵達中途站涸澤時,山頂更是完全被雲霧所籠罩。 幸運的是,翌日果真如預測一樣放晴,有幸得見涸澤谷壯麗... (繼續閱讀)
【照片背後】 – 《側峰》 阿零 .2 月 2 日 早前帶著長焦鏡頭,從鶴藪走入八仙嶺,走到近黃嶺前回望,發現剛才走過的一連串山峰,延綿起伏,且山勢陡峭,氣勢不凡! 這種緊湊的連峰,從側面以長焦鏡頭拍攝就正好!一來因為長焦擅於呈現局部,能集中展現連峰... (繼續閱讀)
【攝影分享】超級藍色血月的拍攝想法 阿零 .1 月 25 日 繼2016年11月14日之「超級月亮」現象後,2018年1月31日晚又將出現一個更罕有的月球現象—「超級藍色血月」! 這其實是三種天文現象同時發生的合稱,包括: 超級月亮:指月球於滿月時,同時距離地球比平常近,因... (繼續閱讀)
【攝影隨筆】給初學者的學習建議 阿零 早前有朋友問我:「作為攝影新手,該怎樣提升自己的功力呢?」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我們普遍都認為,應該先掌握好相機的基本操作,然後學習在不同環境下拍攝,之後才談創作。然而,參考自身經驗,我卻想提出一條... (繼續閱讀)
【長野行】DAY5 –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內有影片) 阿零 就這樣誤打誤撞之下,我便來到「深山莊」了。 深山莊是位於「新穗高」的其中一座溫泉旅館。新穗高對我來說,是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不單是初次到訪,連事前地從未讀過它的資料!在對此地毫無概念下,就誤打誤撞地來... (繼續閱讀)
【攝影隨筆】攝影師的兩種能力 -- 阿零 阿零 原本應該順應前文繼續談構圖,不過突然想談談這個話題,就打岔一下吧。 我覺得,攝影師應當追求兩種能力。 第一種是「能拍出讓人驚艷瞠目的傑作」的能力。也就是一旦發佈,就會引來大量迴響的爆like大作。以我所... (繼續閱讀)
【長野行】DAY4 – 一步一步行上頂 穗高岳上看山嶺(內有影片) -- 阿零 阿零 溫暖的晨光,為第四天的旅程揭開美好的序幕。 前一天從上高地河童橋出發,走至涸澤留宿一夜,遇上了燦爛的星空。在寒夜中拍著拍著,不知不覺便到了凌晨四時,曙光開始滲到天邊,原本隱沒於黑暗的山野也漸漸展現...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