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老字號:書法生招牌 》
發表: Thomas Mui  發表時間: 2013-05-07 22:43:24

《 香港老字號:書法生招牌 》

店主:胡丁強先生及文錫先生。

地址:九龍旺角亞皆老街朗豪坊對面。

一踏出家門,注定迎來五光十色不同招牌的美學衝擊。已故蘋果教主在選修過字型學後,曾說過「它在美學、歷史與藝術上的精湛之處是科學所無法精確捕捉的」。當過往那些優美的手寫招牌字體,逐漸被電腦字體所取代,我們更珍惜穿梭大街小巷,尋找漂亮手寫字體的機會。

打着這篇文章時,畫面上出現的是新細明體,跟刊在報上的一樣。我可以按一個掣,把它換成仿宋、黑體等,放大縮小、粗體斜體或加橫線,有無數罐頭字庫可選。走在街上,招牌上的字體,楷顏隸行草書樣樣不缺,但感覺不到溫度,它們不過是冰冷的印刷品,失卻造字的味道。外國人來香港很喜歡拍招牌,記得這現象還成為新聞熱過一陣子。

我最看不過眼那些引致光害的大型 LED 廣告招牌,太耀眼反而令我不想停低觀看,以前的霓虹光管招牌也很璀璨,卻不刺眼,令人看得舒服。一個亮眼的招牌會教人銘記於心,但更多時候,店舖職員手寫的價錢牌或促銷廣告標語,無關字體美與醜,讓人看着覺得窩心。

手寫招牌 街頭藝術 胡丁強先生

* 胡丁強先生。

看燈紅酒綠的招牌,去砵蘭街準沒錯,原以為這裏只有情色和消費,還容得下文化。七八十年代砵蘭街的字檔共有九檔,胡丁強是碩果僅存的一檔,他的檔口在旺角朗豪坊對面。胡先生不是家學淵源,但父親和舅父也愛書法,多看多寫便自學成才;小時候家裏經濟不好,有八兄弟姐妹,他排第五,寫字的毛筆,是父兄棄用的筆,有股傲氣要用最差的筆,寫出最好的字來。

胡先生 1979 年來港後打電器行工,一個月才九百元。一次參加比賽贏了優異獎,自此有人找他寫招牌,第一次收一百元,興奮難忘,雄心壯志印名片和買傳呼機,傳呼機月費八十大元!最初沒人脈,到舊區掃樓,試過被人走數壓價,但他沒所謂。其後以二千八百元頂讓旺角的字檔才叫安穩,一般字檔先收錢才寫,胡先生開檔以來從來是貨到付款,寫的字「對得起自己,也要對得起別人」。

當年全條街以他最年輕:「以前做到未停過手,酒樓、舖頭、地盤圍板都是我們這些字檔畫,酒樓冬天畫蛇宴、火鍋,中秋畫嫦娥奔月,過年畫一男一女燒炮仗、年糕,真係做唔切。」現時電腦取代了絕大部份的廣告,胡先生覺得可惜:「以前招牌廣告是知識交流和傳遞,會寫賣乜,如角鐵、五金,較有人情味。」胡先生當年膽正命平,畫大廈外牆招牌,每字數呎,沒起草,腰繫一條繩,腳繞棚架,一手提油漆,一手提筆,如表演特技般一氣呵成書寫!「現在寫三吋字,拿去放幾大都得,大筆留來紀念。」

自認「有眼不識胡丁強」,偶爾行經卻沒發現字檔的存在。胡先生說:「如果我淨係企喺度,你唔知我做乜㗎喎。」說時露出「四萬噤口」的招牌式笑容。

清拆危險及棄置招牌,間接讓充滿歷史的手寫招牌加速消失,只遺下有千篇一律的連鎖店。招牌是香港標誌性美學和本土文化,在瘋狂加租下顯得力量微弱。好旺角麵家、天后祥利冰室、銅鑼灣利苑粥麵陸續結業,直至多年以後,想起店裏收銀機、人味,還記得看了多年的招牌。假若以後只剩下百老匯、麥當勞、莎莎等大店舖,香港還剩下甚麼?

鑿字 留白的藝術 文錫先生

* 文錫先生。

旺角街頭還有一個書法家,七十多歲的文錫先生。文先生的字檔在朗豪坊對面,亦是胡先生的“拍檔”,就着圍欄掛起書法和鑿字作品。

鑿字常見於大廈樓層數字和噴漆警告標語「小心地滑」「不准吸煙」「不准標貼」。在街上,總會看過裝修師傅、通渠的噴漆廣告。

* 文先生每天九時多工作至五時,天黑即收檔,坐在他的小天地裏幹活,中午吃家人送來的住家飯。

文先生在街頭逾三十多年,主要寫顏體,字檔寫着「鑿過就知」。鑿字優美之處在於留白,留白是基於應用的操作,每字有留白位,鐵支才不會斷裂,頗符中國留有餘地的處世哲學。

看著文先生鑿字,赫見自中學以來很久沒見的量角尺和三角尺。鑿數字及英文時,在方裏畫圓,便可畫出完美的圖形,然後藉着不同弧度的金屬片,以人手鑿洞,因此每個數字和文字都像書法,有着個人氣息。

* 工具繁多。 電腦字興起,昔日旺角有多家字嘜檔(鑿字檔),現時尚存四檔,分別在朗豪坊對面和新填地街,招牌店店主狠批鑿字會消失,鑿字會有另一個復興期嗎?

文先生的商業登記證上,業務性質寫書法家,他雖不是書法名家,卻是街頭書法家。他笑稱社會跟紅頂白,大商舖自然喜歡找區建公等名家,但他做擺街檔的,是為人民服務。問他擔心書法會被電腦取代,他說不:「書法昇華藝術層面,給人欣賞,電腦一按就有,唔係叫寫字!」遊走在不同的街道,我們嗅到不同形式的墨水和人氣,只是,舊的,總有一些如新製街牌般刻板的東西來取代。

手寫招牌和鑿字其實不限書法,碩果僅存的「字檔」提醒我們有著這個摩登書法年代。他們沒有書法字的老氣橫秋,在還未有 Macintosh 的時候,每逢廣告人要做巨型外牆海報或設計招牌時,需要人手逐筆勾畫大字。由酒樓、冰室、髮廊、藥房、雜誌名稱、唱片封套、邵氏電影以至黃金年代的翡翠劇場,都充斥着這類摩登又有型的『間字』。手寫書法、鑿字和間字招牌,咬出來都有血有汗,獨一無二。字型學、文字設計的發揚方式不能只局限在設計界,政府做的只是短視的大方向,但又有甚麼方法令市民能夠參與?政府鼓勵創意工業,把創意稱為工業,凌駕於藝術創意,似乎過份功利主義,來個官商同心。

我的 Flickr 相簿:http://www.flickr.com/thomas_hfmui

你認為此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我的文章
《 香港老字號:廖同合荳品廠 》 店主:廖全先生。...
《 街拍 Guide 拍:轉瞬即逝的挑戰 Jul 2013 》 ...
《馬壯。人強:馬場拍攝分享 Jul 2013 》 ...
《 香港老字號:德昌泰 》 店主:鄭鎮源先生。 地...
其它文章
香港人特別喜歡去日本旅遊,只要遇上合適季節,賞花...
四國之行來到德島就不得不提阿波舞(阿波踊り)了,...
近來一直想找一些既難忘,又可以挑戰自己膽識的活動...
星 ‧ 全部都係星,四年來的一份堅持,十張讓我最難...

  • 傳送私人訊息
  • 文章總數:10
  • 今日瀏覽: 28
  • 總瀏覽: 229,226
  • 達人資歷:約 5 年 3 個月
現在,香港政府常鼓勵本地企業打造香港品牌,其實所謂的香港品牌並不需要政府大力的「催谷」和宣傳,說要將香港打造成怎樣怎樣的國際城市,什麼什麼中心。其實,香港每一個地方都有本土品牌,或者有人認為這些品牌是不入流,欠缺市場潛力,它們是市場競爭下的淘汰者。 但假若一個城市連自身的本土民間產業也欠缺,只有一些大商家和大企業壟斷整個本土市場,他們將自己產品的外形非要弄得美輪美奐和精致無暇,刻意為產品營造舊本土味道,這一切都是故弄玄虛,只賣形象,不賣內涵,這樣的產品能幫助讓外來遊客認識真正的香港嗎?恐怕連本地的香港人也會漸漸遺忘 這些香港民間本土品牌。 也許,小店或式微中的老字號是旁人的眼裡只是名不經傳低廉的本土品牌,更會質疑它的品質和耐用度,但是這些產品是以一顆真誠專注的心去製造的產品能在名店購買到呢?誰敢保證老字號是比名牌產品的質量低, 也許這只是名牌效應的假象,商家肯花錢賣廣告,其產品自然能夠吸引人去購買,而沒資金能力的品牌 ,也隨之而被市場淘汰,實在非常可惜。 我承認人是貪新忘舊的,人追求的東西當然是希望得到最好的,但人在追求美好同時,也不能夠遺忘自己的城市曾經擁有的記憶與歷史,否則只會令自己的城市弄得無味,淡如白開水,香港亦從此無味。 成長在冷氣商場、超級市場和便利店的新一代便肯定不會明瞭老店獨特的個性及人情味。以前老街坊落 街買袋砂糖也可以跟老闆閒聊數小時,你忘記帶錢嗎?那就賒帳好了。反正都是熟稔的老主顧,一切講個信字即可。這種金錢以外的交情絕對是現今疏離的消費模式不能比擬的。 我希望在這些老店完全消失以前,將它們的特色記錄下來,讓下一代知道香港原來也曾如此精采光輝過。
搜尋旅遊分享
最人氣旅遊攝影達人
8 篇文章
32 篇文章
14 篇文章
17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