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真實,無作。 日系攝影中的「誠」。

漫談日本美學: 「無垢vs無作」,日系攝影中的真實之美。

 

 

上回提到「物之哀、物の哀れ」在日本美學中發揮的影響力,今次稍為淺白地再談在物之哀審美意識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美學觀點:

誠(まこと)-真實之美

日本美學多是在禪學中轉化而來,禪認為人應尊重自然萬物的形態,帶出其自然美。藝術家的工作便是要將這些自然的美培植,輔育它們並將其展現出來。放眼日本的庭園和書法藝術,日本庭園 ’’ 對於機械式僵硬設計有着抗拒性,不同於西方庭園,日本庭園不會以修剪植物來改變它們的形態’’ (禪和日本美學),在書道(しょど)中,亦見類似的特徵:禪學認為平方正式的書法是刻意造出來的,缺乏真實感,違抗了藝術家本身的創造性。

對日本美學來說,欣賞和感悟「自然美」,相比起創造完美的東西更有意義。在能劇中,新手能劇俳優會以模仿或是修習技巧來完善自己的技藝,這個層次稱為「物真似」(ものまね)。

15 世紀日本著名戲劇家世阿彌,在《花鏡》中的《上手的感知》一節中認為,戲劇表演藝術有三個層次:第一是“技藝”,技藝屬於“身體之姿態”的層面,技藝很高,也未必能成為“上手”或名家,有的人技藝有所不足,卻能名滿天下。因此高於“技藝”的第二個層次是“心”,他強調指出:“有了'心'才能達到永恆的'正位'。......以'心' 表演,雖然技藝上尚有瑕疵,但卻取得了上手的聲譽。可見,真正的上手的聲譽,並不在於舞蹈與技藝的熟練,而是依賴於使演員確立正位的'心',並由此而產生出藝術的靈感。只有真正的上手,才能理解技藝與'心'的區別。”而在“心”之上的最高的境界,則是“感”。

鈴木大掘在他的關於禪學的書藉中也有論及:在藝術之上最高的境界是從心中不自覺地發出“啊”的感嘆之聲,這就叫做 “感”。因為“感”超越了意識、是一種沒有經過理性判斷、純然直覺感動,達到 「無心之感」所練就的。

簡單的說,這種「發自內心的感動」,是最真實的,因為沒有經過任何理性判斷。而這種「無作、真實、誠」,在藝術之上,則成為了日本美學的重心。

 dcf-travel-img-30252

社會中追求的形式美-不但失去了可辨識性,也使鏡頭前的人失去了自然美和作為人的獨特性。

 

在內地網路,有一篇人氣不錯的文章《真實、不作,中日人像攝影的差異》,這個標題我抄考一下,也先推薦大家讀一讀。日系寫真給人的感覺,在於展現最真實的一面,照片里雖然保留着人物的瑕疵,但因為保留著人物最本質的「真面目、まじめ」,讓照片非常真實自然、無造作感。我認為這才是最貼近真正「日系」作品的解釋。

大家或許都有一個體會:多年前拍下的作品,只要屬於糖水類、擺拍類別的,不論是出自何者手上,多年以後再看大多不堪入目。

dcf-travel-img-30249

上圖:十多年前的中國和西方潮流雜誌封面,引圖出自該篇原文。

dcf-travel-img-30248

上圖:十多年前的日本潮流雜誌封面,現在看來仍毫不落伍。

 

真正的日系照片裹的人就是活生生的人。

所以稱之為人,是因為日本美學之中並不追求人物外形上的完壁無暇、或是犧牲個性而追求與大眾審美相似的東西。所以拍出來照片有故事,有情緒,就算擺拍也給人不經意的感覺,不會讓人感覺被拍在鏡頭裏刻意迴避真實的自己,也不避諱模特本身的「缺點」。所以即使經過多年,還是不落俗套。相反,在速食文化後犧牲「真實之美」和「獨特個性」的短暫審美潮流,其結果最終都是不耐看的。

 

網路上大部份文章都簡單介定「日系」為「高光、過曝、低對比飽和的小清新」,實在不妥當。

日系寫真的風格千差萬別,有的性感誘人,有的天真爛漫,有的瞠目結舌,有的溫暖心靈。但是所有日本攝影師遵循的準則是:真實,不作。不同的是風格,相同的是真實的情感。所以川內倫子的平靜暴力是日系、綣川實花的高飽和高對比是日系、荒木經惟的裸露、森山大道的黑白、東松照明的戰爭風景紀實,我認為全部都可歸納為日系。因為他們的作品都觸及了日本美學的重心:「誠」。真正的日系作品,並不是追求色調、畫面上的「形似」,而是捕捉拍攝對象在空氣中傳遞開來的「真實」,和作為個體的人必然擁有的「獨特性」。

dcf-travel-img-30253

川內倫子-拍攝日常不起眼的風景,卻又直擊觀看者的心靈。

dcf-travel-img-30254

綣川實花-以顏色建立起來的異世界

dcf-travel-img-30251

石川祐樹-一個我十分喜歡的攝影師,拍攝他那個死過翻生的女兒,作品充滿了真愛無私的父女之情,訴說著失而復得的美好。

dcf-travel-img-30250

荒木經惟:強調攝影應出自攝影家的本能與情感,拒絕形式化的作品,建立起「私寫真」的浪潮。

 

dcf-travel-img-30285

最後分享一個我最喜歡的instagram user 給大家:她是岩倉しおり。以日常生活、自然景色為主要題材。大家可能第一眼會先注意到她照片的調色。她拍的景物大多都很簡單,我想大家注意的是她的作品中難以名狀的真實感,你會感覺到作品中的自然、真實,沒有擺拍的感覺,這些比起她的調色更讓人覺得驚艷。沒有大山大水、沒有完美的曝光和構圖,但是真實則美。

 

網上有句形容中港台當下寫真攝影圈的話很貼切:「拿着相機的一方太急於去塑造別人,而被拍攝的另一方又刻意地拒絕在照片中呈現出真實的自己。」如果你希望學習日系攝影的本質,記得內容相較形式化的技巧重要得多。 

 

 

參考及引用資料:

 

《日系寫真為什麼這麼耐看》: https://kknews.cc/photography/m6l8jp.html

《真實,不作》https://read01.com/zh-hk/JzQyjL.html#.WlD4klT1VmA

《香港01-攝和日本美學》作者:區曉陽&劉金昊

https://philosophy.hk01.com/channel/%E8%97%9D%E8%A1%93/93844/%E7%A6%AA%E5%92%8C%E6%97%A5%E6%9C%AC%E7%BE%8E%E5%AD%B8

 

感謝瀏覽!下回再談一下日本美學的其他東西。

Find more on :  幸福照相館-https://www.facebook.com/everyphototellsourstory/

Instagram:      Littlered_hk -  https://www.instagram.com/littlered_hk/

 

 

 

 

 

分享感想
  • MAn
    @2018-01-14 09:44:53
    這是私人的回應
  • MAn
    @2018-01-13 10:03:20
    這是私人的回應
千紅 XDD 的其它文章
真實,無作。 日系攝影中的「誠」。 千紅 XDD .1 月 7 日 漫談日本美學: 「無垢vs無作」,日系攝影中的真實之美。     上回提到「物之哀、物の哀れ」在日本美學中發揮的影響力,今次稍為淺白地再談在物之哀審美意識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美學觀點: 誠(まこと)-真... (繼續閱讀)
富士Instax VS Impossible project -即影即有選邊種好? 千紅 XDD .12 月 27 日     富士的代表產品: Instax-Wide 和即影即有相機   (圖片來源自富士官網) Impossible Project 最新改版後的樣子  (圖片來源自impossible project 官網)   踏入數碼年代,大部份人日常接觸的都... (繼續閱讀)
日本美學內核-物之哀(物の哀れ) 千紅 XDD 物之哀(物の哀れ)   秋天,一隻死去的蝴蝶。 Polaroid 670S  by Ming CHAN   物之哀基本上是日本美學的重心。這個哀並非哀傷,而是「人的各種情感」。領會到世間萬物的千姿百態,把這些細微的情緒和無名...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攀登神山(mt .Kinabalu )和Sigma 14mm f/1.8 的不專業評測 千紅 XDD 京那巴魯山〈馬來語:Gunung Kinabalu,英語:Mount Kinabalu〉,是緬甸的Hkakabo Razi及印尼新幾內亞的Puncak Jaya之間東南亞第一高峰,海拔4095.2米。  神山目前山峰也每年以約0.5mm速度增高,鋸齒狀的山頂是...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成長 千紅 XDD 這是我最近的一輯作品,一張照片描寫一個成長的元素。  我們都曾是小孩,可是什麼時候我們開始 無法像孩子一樣肆意地大呼小叫了? 在成長的過程之中,實在有太多事情是我們想做而沒有做;想忘記卻又忘記不了,不...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日系攝影的「道」。 千紅 XDD 日系的「道」。   接著上一篇: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4395 ,這篇更深入地談談日系。 要了解日系,便要明白在日本文化之中,何之為美。 在眾多著作之中,直接描寫攝影美學的書少得可憐...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日系攝影的關鍵 千紅 XDD 日系攝影再定義。 在網路上搜尋日系攝影這關鍵詞,只會搜到一堆教人拍照後期低對比度,低飽和度,留白,要有一點過曝。 然而,那不是觀念上的東西,跟著做只會得到一堆 形似而不神似的照片。 日系不是矯情,不是空洞...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關西風景 - 日出日落華燈楓紅的生命之旅 千紅 XDD 我在二十一歲前,從沒踏足過日本,可就在這兩年間卻到了日本八次。後來選修了日本語作為我大學的副修科,之後又選了日本研究來修讀碩士學位。 人生開始與日本結下了不解的緣份。  第一次去日本,是一個非常寒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