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北彊阿勒泰冬季攝影之旅

說到北彊,不能不說阿勒泰,這裡有世界闻名的喀納斯旅遊景區,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節, 滿山都是金黃燦爛的白樺樹, 哈薩克小伙子,騎著駿馬在一大片草原上帶著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時而高歌,時而盡情地在沒有邊際的草原上放任地奔馳,但這段金秋的時間卻是最多人選擇到此地旅遊的日子,以至每年到了這個日子景區人頭湧湧,摩肩接踵,特別是我們這些喜歡攝影的人,每每發現所有取景有利的位置,被排得密密麻麻的好攝之徒所占據,長短火各種鏡頭,像戰場上的槍炮一樣,等待著適當時機,殺戮時刻隨時一觸即發.......

你可有想過冬季的喀納斯嗎?那時候再沒有摩肩接踵的人群,滿山的白樺樹都披上銀白色初冬的新雪,白雪皚皚的羣山像兩條胳臂一樣環抱著這裡寧靜的小村莊,也許寒冷的天氣隔斷了浮躁的人群,我認為冬天的喀納斯才是真正的 " 神的自留地 " 。

這次我有機會到冬季的喀納斯拍攝,是因為得到新疆某旅遊機構之邀請,該組織每年也會舉辦數次免費活動,邀請各地的攝影師和游記作者出席,同時以推廣新疆的旅游景點為宗旨,例如羅布泊沙漠、阿勒泰怪石林、和這次冬季喀納斯。

說到喀納斯景區的交通,首先可以從中國各地省份乘坐火車或飛機,到烏魯木齊後,再轉乘飛機到阿勒泰,飛行時間四十五分鐘,然後在阿勒泰機場坐出租車或面包車到布爾津,車程大概一小時。

如果選擇坐火車的可以在烏魯木齊買去北屯的火車票,車程大概十二小時,然後在北屯再坐出租車或面包車到布爾津,車程大概一小時,到了布爾津就可以相約好你們預先安排的越野車開展行程。

但我個人建議最好提前在烏魯木齊預約好你的越野車師傅開始你們的行程,雖然多了一天的租車費用,但可以省去很多交通銜接上所遇到的問題。


喀納斯景區主要是遊覽喀納斯湖、白哈巴村和禾木村這三個景點為主要目的。行程大家可以作為參考

DAY 1 布爾津~白哈巴
DAY 2 白哈巴~喀納斯
DAY 3 喀納斯
DAY 4 喀納斯~禾木
DAY 5 禾木~美麗峰 
DAY 6 禾木~布爾津 

DAY 1 往白哈巴的路上

dcf-travel-img-27539

dcf-travel-img-27540

早上十時在布爾津旅遊賓館大堂見到了大會主辨人和他的車隊另外三位師傅,然後一行二十人去吃了一個俄羅斯式早餐,差不多有二十多款小點,精緻又美味,特別是那些肉類,還有那些果醬,都是非常新鮮甜美,我最喜歡那些牛奶和俄式奶茶。

 

早餐後便出發去白哈巴,邊走邊拍照,路程差不多花了五個多小時。由於師傅們本身都是布爾津人,沿途都認識一些村莊的牧民,這樣就可以更親近地和這裡的哈薩克人接觸,也可以更了解他們的生活,當然也更多機會拍到一些人文的照片了。

dcf-travel-img-27537

下午接近六時到達白哈巴村,除了我們,只見到幾位旅客,還有就是在這裡居住的圖瓦人,黃昏的時候帶著牛到河邊喝水,沒有游人的白哈巴村,寧靜、潔淨、純樸,就像過往沒有發展旅遊業時的日子一樣,其實他們的生活並沒有被我們這些旅客所改變。

 

dcf-travel-img-27544

dcf-travel-img-27546

dcf-travel-img-27542

dcf-travel-img-27549

今天晚上住在圖瓦人的小房子,吃他們的傳統美食手抓羊肉,屋子內有暖氣,熱乎乎的美食十分美味,我們一邊吃一邊分享自己過往的旅游故事,交流攝影心得。雖然室外的溫度只有零下十六度或許更低,室內卻洋溢著溫暖之情。晚飯後我自己帶上三腳架到室外拍照,有位喝得醉醺醺的哈薩克大叔走過來跟我聊天,可是我都聽不懂他說什麼,只聽到幾句明白。

"你找到客棧沒有?找到客棧沒有?"

" 已經找到了 " 我回應他後, 然後他像很放心的離開,我看著他唱著歌,醉得步履蹣跚,非常不穩的在雪地上消失在黑暗中,心裡擔心他如果醉倒在雪地上會否十分危險。

dcf-travel-img-27548

 

DAY 2 從白哈巴到喀納斯

早起的團友,各自在白哈巴村自由拍攝,這裡的小山丘不高,爬上山上取景,可見到裊裊炊煙,晨霧把一個靜謐的小村莊掩映成一片世外桃源之地,村莊雖小,卻令每一個人心生愛慕,靜謐的小村落,古樸的房舍,樸實的圖瓦人,延續著一個又一個平凡的小故事,串連成這小數民族鮮為人知的歷史。

從白哈巴到喀納斯只有四十五公里,聽我們師傅于大哥說,這裡有很多野生動物,有雪兔、狐狸、貂熊、马鹿和驼鹿,甚至有狼和野熊,經過那些足印時他還慢慢駕駛,細心研究一番,然後像專家般說 " 那是雪兔 " 。
想動物都是十分謹慎,因為很小人會見到它們的身影,但雪地上卻留下很多很多它們的足印,一個接連一個,從山坡延伸到公路上,再轉往森林,一直到那個世界最神秘的地方。


白哈巴到喀納斯路上風景

dcf-travel-img-27555

dcf-travel-img-27550

下午差不多二時我們才到喀納斯的圖瓦人村莊,今個晚上我們就是住在這裡。我們把行李背包等用不上的東西放在客棧房間後,便馬上到附近的喀納斯湖遊覽。喀納斯湖距離客棧不太遠,駕駛大概只要三分鐘的車程,所以師傅把我們載到湖邊,詳細解釋徒步回客棧的路線後,便讓我們自由拍攝。

dcf-travel-img-27570

冬天喀納斯是極寒地帶,一、二月份溫度甚至會跌到零下三十度以下,今天溫度算是暖和了,零下十度左右,但足以令整個湖面都結成冰,昨晚下了一場大雪,把喀納斯湖河岸的石頭完全覆蓋,美麗得像千千百百顆雪蘑菇一夜之間拔地而起,如童话世界般美。

沿著喀納斯河一直走下去三公里就可以回到客棧,邊走邊拍照差不多花了三個小時,黃昏將至,陽光把山頭一點一點的吻上金黃,喀納斯河的水蒸騰起來像跳芭蕾的舞者,節奏緩慢,儀態萬千,我選擇在這時候停下我的腳步,收起我的照相機,專心一致欣賞這一場大自然饋增的歌舞。

 

dcf-travel-img-27558




DAY 3 喀納斯一湖三灣

喀納斯湖是喀納斯景區的重點,另外還有三灣,分別是神仙灣、臥龍灣和月亮灣,每個灣都各有特色,行程安排最好早上時段游覽三彎,下午時段登觀魚台看喀納斯湖全景,因為早晨時段神仙灣的晨霧相當震撼,令人有置身於仙境一樣的感覺,如果能碰上馬群在神仙灣畔出現,就必錦上添花。

早上的神仙灣,因為有足夠的水流動,河水並沒有結成冰,也因此更容易生成晨霧和霧淞,晨早溫柔的光線從樹叢中投射出來,神仙灣的霧氣慢慢蒸發,當水蒸氣上升時如同一條舞動著的薄紗麗。

dcf-travel-img-27561

dcf-travel-img-27563

幸運地給我們遇上了在神仙灣放牧的馬群

dcf-travel-img-27559

神仙灣前的大片草地,現在已經鋪了很厚的積雪,這裡的雪比中國任何地方的雪都來得更為雪白。

dcf-travel-img-27560

神仙灣、月亮灣和卧龍灣相距不遠,路上的風景同樣吸引,以至這短短的路程還是花了一個多小時。

dcf-travel-img-27575

dcf-travel-img-27576

dcf-travel-img-27577

dcf-travel-img-27592

dcf-travel-img-27571

吃過午飯後,我們準備出發到觀魚亭看喀納斯湖的全貌,從喀納斯的村莊到觀魚亭徒步要走上兩個多小時,而且都是上坡路,這次坐越野車只要十五分鐘就可以了,記得九月份來這裡的時候,這一段徒步路線的樹木一整片金黃,其中夾雜著翠綠和嫣紅,色彩斑斕豐富,而現在整個山頭,樹葉盡落凋零,那些盤旋山路和木棧道都被白雪所覆蓋,沒人看管的馬兒錯錯落落的分佈在山坡上,用那強壯的前蹄,翻開積雪,吃著草,不同的季節為喀納斯落下不同的注解。

‌登觀魚亭必須爬上那一千三百多梯級的木棧道,對於我這個因少年患上肺結核而只剩四分之三個肺的人來說,還是十分吃力,每爬幾分鐘,便需要停下來深深的吸一大口氣,補充血液中的氧分,然後再繼續,這種體能上的換氣模式對我來說已經習以為常,過去幾年,在藏區高原進進出出已有六次之多,相對高原上那些咄咄逼人,崎嶙怪石滿佈的山路,這台階顯得溫柔多了。

登上觀魚亭的木棧道

dcf-travel-img-27565

整個喀納斯湖面已經結了冰,湖面應該是當地圖瓦人開的電動雪車走過留下來的痕跡。

dcf-travel-img-27567

下午我們回到圖瓦人村莊,這裡是拍攝人文攝影的好地方。接近黃昏的時候,小朋友下課還沒把功課做完便跑到雪地上互擲雪球,馬幫把馬兒繫好踏上歸家的路,婦人勤快地增添柴火,每一戶人家炊煙依依,意味著晚上將有一頓足以感恩的晚宴。

他們是那樣悠然自得,懂得珍惜、感恩、發現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也就找到了幸福的路。

dcf-travel-img-27568

dcf-travel-img-27569

DAY 4 喀納斯去禾木

今天早上大家還是很早便起床,各位師傅為了准備我們的早餐,比我們更早起來,而當我們吃早餐的時候,四位師傅又走去檢查車輛,清理汽車上的積雪,帶著我們十六人,就像帶著十六個自己的孩子一樣,總感覺他們為了這次活動勞心又勞力,曾經很想對他們說些感激的說話,但看見這幾位身型彪悍的北方哥們,又怕他們說我們這些南方人太過婆媽而作罷。

吃過早餐後,九時便向禾木出發,昨晚我用百度地圖搜索了一下,喀納斯到禾木大概只有八十多公裡的路程,心裡盤算著一路走一路拍攝,大概中午三時應可到達。
從喀納斯到禾木是經852縣道而前進,這裡的道路非常陝窄,再加上前兩天整個阿勒泰地區下了一場非比尋常的大雪,各位師傅都聚精會神地在駕駛,我們四輪越野車一直保持在一公裡的範圍之內,以便大家相互照應,以沈師傅為首,沿路一直用對講機和其它三位師傅溝通, 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即使是再好經驗的駕駛者也不能掉以輕心,聽沈師傅說,每年冬天,在這段公路都會有些意外發生,有些人對自己的駕駛能力過份自信,高估了自己的技術,以為對雪地駕駛有經驗便貿貿然開著越野車跑到喀納斯來,殊不知這裡下的雪卻遠遠超乎他們想像中的大,還有就是對這山區的路面情況不熟悉,在覆蓋了積雪的士路,隱藏著很多凹陷的坑洞,很多外來車輛,由於從沒到過這裡,一個不留神就掉入這些坑洞而被困,這些時候往往需要跑慣這路段的師傅經過時出手相救,用吊索把車輛從坑洞中解救出來。

825縣道入禾木的風景是相當漂亮的,沿路也修建了多個觀景台,其中一個觀景台是在巴契羅伊附近,巴契羅伊是一個圖瓦人聚居的小村莊,這裡距離禾木大概還有四十多公裡的路程,村莊住著十多戶人家,房子錯錯落落的分布在幾平方公裡的範圍內,這裡的房子都是用粗大的原木所搭建,兩邊是傾斜成三角型的屋頂,堆積了厚厚的白雪,感覺有點像北歐田園風格的小屋,每一戶人家的屋前都用木籬笆圍成小圈,圈養著幾頭牲口,高大筆直的松樹和白樺樹三三兩兩分散在每個角落,村莊背靠公路,而正對面是被白雪完全覆蓋的小山,山上長滿了耐寒的松樹,松樹茂密成林,一條結了冰的小河在樹林下靜靜的凝固著。

dcf-travel-img-27608

小河凝固了,水也不再流動,村莊也凝固了,甚至不見一個人影,感覺連時間也因酷寒的天氣而靜止下來。這裡的雪很深,腳一踏進去已被積雪深埋至膝蓋,想再往前走一步,又要很費勁的把另一條腿從積雪中抽出來。我背著個大攝影包,身上又穿上抓毛衣、羽絨,然後在外面又加一件軟殼外套,頭套頸巾一件也不缺小,這身裝束,就連把頸項轉動一下也有點笨拙,在這種雪地行動起來就笨拙再加笨拙。

dcf-travel-img-27611

我一直走到一戶煙囪冒著炊煙的人家,這樣寧靜的村莊,就只能憑著這幾縷炊煙才能感覺到還有人在這裡生活的氣息。雪地上有幾頭異常沉默的小牛,它們剛才經歷了些甚麼 ? 緊緊地靠攏著,像受驚的孩子,然而我這個粗心大意的家伙,想拿相機為它們拍些相片時卻再把它們驚嚇多一次,害得這些小牛在冰天雪地上拔腿狂奔。此時我身後的木屋主人推門探究,看見我這個不速之客肆意在他的莊園踐踏,充滿歉意的我正不知如何解釋,可兩位老人卻一點也沒有生氣,還面帶笑容的向我招手,然後又用手指指向那些牛,示意我去繼續拍照。

dcf-travel-img-27593

dcf-travel-img-27612

dcf-travel-img-27609

我沿著雜亂的小牛足印在雪地上前行,一直來到另一間小屋前空地,這裡有多頭公牛在雪地上正享受著冬日的陽光,還是大牛世故,氣定神閑的瞟了我一眼,計量過我對它們不會構成威脅,然後又繼續進行日光膜拜,對我這不速之客完全不屑一顧。
.
拍完照後我回到小屋跟主人道別,好客的男主人還邀請我到屋內喝杯熱乎乎奶茶,但是礙於其他團員都已回到車上准備出發,我只好說明原因婉拒了他的好意。小地方的人都是好人,旅途中美麗的風景不單單在於一草一木,往往那些純樸善良的百姓,還有一張張像陽光般熱情的面孔,更能令遠方而來的旅客享受著賓至於歸的感覺。

離開巴契羅伊,慢慢的更靠近這次喀納斯旅程最後的一站--禾木。想起很多年前,禾木只是個模糊的名字,在西藏的旅館,一些資深的旅行人士,手捧著剛泡起的熱茶,喋喋不休的説中國的最北面,有個地方如何的與眾不同,天空是粉筆刷上的淺藍色調,地上是白樺樹灑下無數的金片,小河流淌著寶藍色的冰川溶水, 為數不多圖瓦人安居在這片小小土地,過著鮮為人知的生話,唱著遠古留傳下來的牧歌, 後來為了追逐著這傳説中的世外挑園,在某一個秋天我與她邂逅了,然後又一個秋天對她念念不忘再次與她私會,聽說她的冬裝只要有足夠虔敬就可以看到,終於今天我再一次重臨這片土地,對美的追求,人有時是可以不顧一切,就好像你愛上一個人一樣,有時連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

本來預期下午三時到達,卻被沿途美麗的風景吸引著而延遲到六時才到這裡,車開進禾木村前一公里的小路,沈師傅把車停下來,我們從溫暖的車廂踏進這片純白色的世界,對於我們生活在南方的人來說,雪,在過去的北方旅行中也已經見過很多次了,然而在我們面前所呈現的雪境,眼睛接觸那一刻,我們都變得鴉雀無聲,即使在行程中坐在我旁邊總是滔滔不絕的行攝師兄也變得沉默不語。

師傅點了根香煙,咀角叼著煙,神情凝重的說 :

" 好了,我們到禾木了。"

他的眼神,就像賣寶物的商人,曾經告訴過你很多遍,他收藏了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長久地經過多番描述後,終於要從百寶袋裡拿出來,那一刻,眼見各人面上被感動而驚嘆的表情,然後發自內心那種自滿的微笑。

是的,禾木是師傅的寶物,是這裡圖瓦人的寶物,是這裡哈薩克人的寶物,也是在這裡長期生活著的人的寶物,這是屬於他們的,無容異議。

dcf-travel-img-27596

冰雪中,寧靜的村莊, 除了那條進村時被訪客踏出的小路,所有影物完全被白雪重重覆蓋著,像白色的海洋一樣,只是海洋是善變的,叵測的,白色的海洋,卻只會令你想把它擁抱在懷裡,這裡的山丘不高,村莊被周邊平緩的小山群繞著,前幾天下的一場暴雪,沒有人走過的雪地,完美得沒有半點瑕疵,兩位師兄,徐霞客和行懾已經急不及待的向小山丘跑過去,兩個人像北冰洋的探險船,在雪地上一直向前航行,留下了像小孩子的笑聲,還有兩條倘大的破冰之路,各人又沿著這破冰之路一起走上小山丘的高處,我記得以往曾經從這小山丘遠眺過秋天時一大片黃葉包圍的村莊。我卻選擇沿著小路向村莊走去,幾匹長著棕色鬃毛的馬兒向我迎面走來,當我正想舉起相機時,它們又跑到小路旁的雪地上去,我跟著追上去的時候,牠們又向更高的山丘跑,像有意跟我玩捉迷藏一樣,在這片土地上,牠們自由自在地奔馳,本來這就是牠們的世界。

dcf-travel-img-27600

dcf-travel-img-27603

DAY 5 禾木村

禾木的冬天真的是冷得要命,雖然我們的房間都有暖管在不斷為我們補充溫暖,清晨的房間內仍會感到絲絲的寒意, 這樣的環境,人就特別貪戀溫暖的被窩,我撥開了蓋著頭的綠色軍用棉被,看見窗外仍是潻黑一片,沒有些微光缐,心裡慶幸黑夜在這裡好像流逝得比以往緩慢,之後又再倒頭大睡,睡得像胚胎在母體中那樣幸福,但確確切切這裡的一天依然只有24個小時,1小時依然只有60分鐘,而1分鐘也只得60秒,只因黑夜在這裡直到早上七時多還沒有退下來的意圖,以至我誤會時間尚早,來多一個夢之後,當我再次醒來,睡眼惺忪的推開木屋小門,才發現所有人已經出發去禾木村的觀景臺了,登時焦急得我連臉也沒洗,牙也沒刷,把所有大衣也穿上身,挽著攝影包和三腳架,像風一樣向屋外飛奔追去,希望抓著隊伍的尾巴。

‌這裡晝短夜長,都已經八時多了,天色卻依然昏暗。 灰灰的天,寂寞的小路,新的一天似乎在這裡還沒拉開序幕,在深厚的雪地上行走,路旁全是一式一樣的房子,沒有名顯的路標指示,除了幾頭特別耐寒的家牛歪著頭,以奇異的目光看我,就再沒有人可提供適當的指引,一直走了二十多分鐘,感覺有點不對勁,像迷失方向的小羊,猶疑著前進或是退回的方向,想起秋天時曾到過這裡,只要一路向前走,在村莊的右前方應該是有一條大鐵橋的,穿過大鐵橋對面有一條上坡路,沿著上坡路走半小時就是觀景平台,有了這個大方向,錯不到那裡,頂多就是天沒亮誤闖人家後園被罵幾句。


dcf-travel-img-27613

dcf-travel-img-27581

‌走了不久果然就看見了大鐵橋,當我經過大鐵橋時好奇低頭下望,湖面飄著很多大塊小塊的浮冰,小的像皮球,大的甚至有一平方米,在白哈巴和喀納斯的河流也沒有見到這種境況,可知禾木的溫度比前兩者更為寒冷。過了橋便是一片茂密的白樺林,此時已是玉樹瓊枝,銀裝素裹,林中的木棧道積雪及膝,好不辛苦才能穿過,這時觀景臺的伙伴看見了我,呼叫我趕快上來,我也擔心錯過拍攝日出最關鍵的時間,可前方上行還有五百多梯級的棧道等待著我。梯級的積雪被兩旁的木扶手保留成高及腰間的雪路,中間被路人反復不斷踏過的雪平整得像滑梯一樣,我一時大意,腳一踏便人往後翻, 像洗澡完不小心踏在肥皂一樣, 還好掉在雪堆中沒有絲毫痛楚的感覺,就狼狽點而已,走這段階梯簡直就是手腳並用爬上去的,假如穿上冰爪,相信會有登雪峰的感覺。


dcf-travel-img-27614

又要經過非一般的艱辛終於到了觀景台,看見各人各自各的忙著,有全神貫注單起眼晴緊盯著觀景屏的行攝和霞客,有不斷跑來跑去保持體溫的長跑手鳥語花,有正在猶疑著選取最佳拍攝位置的老馬哥、喬師傅和鄭大師,我最喜歡傍著西安詩人菲利浦先生,因為從機場出發到烏市時,自從繳了打火機後,便一直問這位好好先生借用著火機用,我倆的友情真的因打火機而起。

今天氣溫零下32度,在這裡每個人忍受著嚴寒,衝著禾木村的晨霧美景而來,雖則觀景臺已是熱熱鬧鬧,村莊仍然在酣睡中,每個人依然耐心等候,慢慢地,我細心看著這寧靜村莊,思緒像回到五百年前圖瓦人初次發現這裡的時候一樣,在很久很久以前,這片荒野,周邊被平緩不高的數座山丘包圍著,中間一片的小小平原,被一條小河從南向北貫穿,最初吸引了動物來這裡尋找水源,不久幾個圖瓦人來到,開始在這裡狩獵,繼而放牧,開拓土地農耕,自給自足,不久更多人在這裡聚居,繁衍後代,漸漸形成部落,中國圖瓦人的故事就從此開始。對於我,攝影假如說是要把美麗的風景拍下來給大家欣賞,我更願意說是把他們的文化和傳統記錄下來,傳承給更多人去了解和認識,面對文明的入侵,傳統不斷在退讓,相片除了可以被審美,更深一層的意義,是它可以把一些會隨歲月而改變的人文和風景記錄下來,作為時代替換的見證。

dcf-travel-img-27615

dcf-travel-img-27616

在禾木觀景台,我們待了一個早上, 今天的風景沒有預期中的漂亮,只有幾縷炊煙陪著晨霧縈繞的村莊,因為太少旅客在冬季來這裡旅游的關系, 店家也少了生火弄炊,一直待到太陽上升過了村莊背靠著的山頭,已經是十一時了,我們欲去還留,還是用照相機有意識的、無意識的拍照,心裡總感到這塊風景拼圖還是缺了一角,總不能就此離開,不知道下次再站在這寒冷的觀景台,會是何年何日,更大可能不會再來,當下只好珍惜此時此刻,誰都不願意帶著遺憾離開。

dcf-travel-img-27617

美麗峰

師傅們吩咐大家中午十二時回到旅館,我還以為這是午飯的時間,但回到旅館看見門外已有多部雪橇和馬匹,才明白是為我們安排了雪橇去探訪美麗峰居住的牧民。雪橇已往是牧民冬天時常常使用的交通工具,但時移世易,隨著環境的改變,現在已經被摩托車和電動雪橇所替代,但近年隨著冬季喀納斯旅游的興起,這種富有特色的傳統交通工具得已再次復出舞台。雪橇兩米長,近一米闊,以白樺木為原料,支架柔韌而堅固,兩顆三米長的原木左右連上馬匹的肩帶,撬內鋪上厚厚的毛毯, 坐起來可舒適一點, 加上駕御馬匹的牧人,每部可坐二至三人。 米爾別克是這傳統交通工具的傳承者,還沒到四十歲的他,是村內制作雪橇的能手,他說每一台雪橇最重要是那接觸地面的部份,必需要用上最堅硬的白樺木打磨光滑,馬拉起來才會更省力氣。

dcf-travel-img-27590

dcf-travel-img-27582

dcf-travel-img-27584

我和幸福師兄跳上了尾二的一台,雪橇加上我們兩人,負重最少也有二百五十公斤,雖則我們的馬看上去十分強壯,雄糾糾,氣昂昂,但我倆還是有點不忍心把這苦差交給牠,但當米爾別克吆喝一聲,把韁繩一甩,馬便快步的拉著雪橇走起來,在沒有准備下我倆像葫蘆一樣在座位上滾作一團,十分狼狽。
.
美麗峰距離禾木村還有十公里的距離,即使是旅游旺季,還是沒太多游客到訪,秋天時我曾經騎馬到過美麗峰,一來一回差不多花了三個多小時。雪橇穿越村莊和樹林,經過結了冰的小河後便是上坡路, 旅舘的小狗一直锲而不捨的跟著我們跑,可是馬的步伐大,一步抵上小狗五步,好幾次牠都消失了蹤影, 當我想牠已經放棄追來, 可每次停下來拍照時,這小狗又會出奇不意, 吐著舌頭喘著氣, 搖頭擺尾的再次在我們身邊出現,這小東西真不能輕視呀 ! 幸福師兄是兵哥,心腸卻比小孩還軟,問我有沒有吃的?我那包餅干,本來留來自用,現在也心甘情願的交給他打賞這小可愛,沒有甚麼比這獎勵更實在了。身旁的馬在急速的喘吁著,呼出的氣在嘴的周圍結成了冰,然後馬又大口大口的喫著雪止喝,小狗在喫餅干充飢,唉 ! 在這樣的極端環境,人和動物生活過得真不客易。



翻越了幾個小山嶺後,進入了眼睛不能盡覧的雪域,偶爾有一顆小樹在雪地中崛地而起,遺世而獨立,彰顯著它的孤清,同時又突顯出山嶺的空靈。

dcf-travel-img-27618

dcf-travel-img-27589

這裡的雪有一米深,前面的馬群走過時翻起了雪,冰屑飛楊,陽光折射成一閃一閃的小星芒,隨風飄蕩,人和馬穿梭其中,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處身在這種原始生態,過往獵人的歲月,穿起獸皮毛裘,背上弓箭,在野外狩獵時的場景,活靈活現的浮現在我的腦海。

差不多一個半小時來到美麗峰,米爾別克吩咐馬夫把馬繫好,便帶我們到他家裡作客,午飯是傳統的手抓飯和馕,奶茶香氣四溢,經過長途跋涉,各人胃口特別的好,大盆的手抓飯不一會便被大家清空。飯後我們各自到村莊附近採風,尋找各自喜歡拍攝的題材,我在路上遇上挽著滑雪板的哈薩克少年,彼此好奇各自手中的玩意。

dcf-travel-img-27587

dcf-travel-img-27586

" 你一個?" 少年問。


" 還有同伴在大屋 " 我微笑地回答他。


" 嗯 , 我住在大屋旁,這裡八戶人家都是親戚 。


" 可看看你拍的相片嗎?" 少年再問我。


" 可以。" 然後我們一起看著相機的顯示屏。


" 你們這裡很美呀。 " 我看看遠方的山頭,然後問少年。


" 嗯 , 春天到處都是野花,夏天綠綠的,秋天黃黃的......... " 他用手指劃向遠處的山頭,自豪的像介紹自己家園一樣,聊不了多久,他的同伴就帶著馬匹把他接走了。


我看著少年消失在茫茫白雪當中,心中莫名地感到婉惜,他們的青春,他們的美麗,平平淡淡的在美麗峰渡過,也許沒有太多人知道,沒有成為傳說,但確確實實他們存在過,青春啊,美麗啊,夢想啊,在這裡一切都是寂靜無聲。

雪開始下,我們走了,這大地上穩秘的一道摺痕,就跟從前一樣,生活著的人繼續生活著,並沒有因為我們的離開而改變,牧民呼吸著山谷亙古不變的氣息,馬幫唱的牧歌依舊滄涼, 我向村莊再一次回望,這裡和我們的世界依然十分遙遠。

dcf-travel-img-27619

https://www.facebook.com/man.hi.50

愛背包旅行,足跡全中國,非洲,全東南亞,印度,斯里蘭卡.

 

分享感想
  • SkyBlueLAW @2017-06-07 08:18:28
    師兄太正,其實中國都有好多美景等待發掘
    manwong 
    @2017-06-08 17:21:57
    謝謝師兄美言鼓勵
manwong 的其它文章
編輯推薦
布拉格遊記 manwong         不管清晨或是黃昏,晴朗或是晦暗,布拉格廣場無時無刻為遠道而來的客人獻上笙歌妙舞的氣氛。游人把吉卜賽女郎團團的圍成一圏,淩亂的頭髮散蓋著她精緻的五官,她身上穿戴著傳統的波希米亞服飾,當... (繼續閱讀)
華沙游記 manwong          我沒有到過波蘭,不知其它人對波蘭有怎樣的印象。一些地方,你不一定到過,你也能從各種途徑不知不覺間預設了一些想像,正如你不一定要到過法國,你可以想像到塞納河畔的風景與歷史建築,那裡...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古橋與十字架 ( 波斯尼亞 ) manwong   進入了波斯尼亞的邊陲不久,一轉眼城市景觀和建築物漸漸消失,連綿不絕的公路兩旁的風景乏善足陳,大多是長滿了青青黃黃雜草的平原,東一塊、西一塊,像染了皮膚病掉毛掉得狼狽不堪的野狗,接下來駛上一些...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春節帶著小相機去老朋友故鄉 manwong 這個新年,去了一位老朋友的鄉下,老朋友小時候在英德市黎溪鎮出生,大概在十多歲便來到香港生活,在七八十年代,這是很普遍的事情,就我身邊的朋友中也有幾位都是這樣的背景,在香港,平常大家日常交往中, 很少...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埃塞俄比亞部落探險之旅 manwong     上一次介紹了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達納基勒窪地的火山地帶,這次為大家介紹埃塞俄比亞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達納基勒窪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連結重溫。   從香港有直飛到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直... (繼續閱讀)
埃賽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manwong 埃塞俄比亞,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飢荒、貧窮、疾病、還有連綿不斷的內戰,但關於它的人文、地理、還有旅游資源,我想除了一些喜歡尋找冷門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便沒有太多人會去深究這東非國家,其實它的...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北彊阿勒泰冬季攝影之旅 manwong 說到北彊,不能不說阿勒泰,這裡有世界闻名的喀納斯旅遊景區,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節, 滿山都是金黃燦爛的白樺樹, 哈薩克小伙子,騎著駿馬在一大片草原上帶著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時而高歌,時而盡情地在沒有邊...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3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3 )18/6 阿瓦薩收拾一切,今天要暫時離開亞的斯亞貝巴向奧莫低地出發,車程分幾段時間,第一天先坐大巴到Awasa阿瓦薩,停兩天後再坐大巴到Arab Minch阿爾巴門奇,在阿爾巴門奇停留兩天再坐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