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華沙游記

 
dcf-travel-img-41588
 
     我沒有到過波蘭,不知其它人對波蘭有怎樣的印象。一些地方,你不一定到過,你也能從各種途徑不知不覺間預設了一些想像,正如你不一定要到過法國,你可以想像到塞納河畔的風景與歷史建築,那裡彌漫著文藝都市的氣息,美麗而歡欣。至於波蘭,它流傳的故事從來不是這樣,它更容易令人聯想到人類在生活中所承受著最苦痛的一面,戰爭與苦難與它的歷史不能分割,國土多次被瓜分、被鄰國所滅亡,在地球版圖上消失了一百二十三年,曾經一段黑暗的日子裡,人命如草芥的大量被屠殺,數量多得駭人聽聞,對於大部份人的記憶,除了這些傷痛,不知道還有甚麼會令人聯系在一起。
 
     九月的時侯終於置身此地,在南半球的炎夏,兩天前還是三十多度的高溫,北半球這裡的天空卻陰霾的飄著冷雨,凄凄戚戚的,一切是我意料之外,但倒更切合我所為它而預先勾畫得來的波蘭形像。
 
    我住在華沙的老城區,這裡大都是些四層樓高的公寓房,赭赤色的外牆蓋上三角型的樓頂,每一個樓層都有三扇窗戶,正對著中央廣場,工工整整如同小積木被人精心地一塊一塊安置在棋盤上,美輪美奐。
 
dcf-travel-img-41586
 
    中世紀時期的漢薩建築主導著老城內的建築風格,很多建築物十分美麗,但觸景傷情的事物同樣俯拾皆是。今天的老城是浩刧過後重生的城市,原先建於十六世紀,但在二戰時華沙被納粹德國徹徹底底地夷平,頓成廢墟,能幸免於難的建築物寥寥無幾,現在的建築物都是按照當時的模樣復刻出來,一些經歷了戰機狂轟濫炸後仍幸存下來的頹垣敗瓦,盡可能地被再次應用於重建當中,通過一些平面紀錄的參照,例如相片、書刊、圖畫,還有人們的記憶,舊城有接近九成以上的原貌再次展現於世人眼前。華沙人究竟對重建有多執著?他們甚至連過往一些牆壁上的裂縫也照版煮碗的復制出來,如此竭盡所能重建的不只是一個老城,與此同時,也是修補了浩劫過後災民心靈上的創傷。
 
dcf-travel-img-41593
 
    二十米的高齊格蒙德圓柱在廣場的入口處,要細看這位波蘭黃金時代統治者的風采必須恭恭敬敬地抬起頭,是要我們不要忘記波蘭也有過一段輝煌的過去嗎?在十六世紀齊格蒙一世至三世的時期,波蘭王國是東歐第二大的強國,地位僅次於當時的奧斯曼帝國,但在十七世紀中葉,波蘭的皇朝國勢日下,屢屢被鄰國所侵略,同時因地理位置處於西歐與東歐的之間,兩種不同社會形態的分歧,碰撞時總會產生兵荒馬亂的對峙,它就像兩個區塊門前的一塊地毯,經過的少不免要刷刷雙腳,一旦這區塊爆發戰爭,波蘭雖非戰爭中始作俑者,它仍避免不了哀鴻滿路的局面。
 
dcf-travel-img-41590
 
    在老城和維斯瓦河畔都會看見美人漁銅像,這是華沙的城徽,沒有丹麥美人魚的溫婉,它手執劍和盾,傲然挺立,像徵波蘭人為了追求自由、獨立的堅毅意志。在一九三九至一九四四,納粹恐怖統治波蘭的第五年,華沙市民聯同波蘭保衛軍開始反抗,這是波蘭近代史中有名的“華沙起義”事件,可惜歷時六十三天的起義以失敗告終,希特拉憤然下達不留活口的命令,要將華沙從地球上抹走,最終波蘭憑藉著蘇聯紅軍的介入才得以扭轉敗局,身心俱疲的波蘭人期待否極泰來的日子降臨,可惜事與願違,事實上只是換了另一個侵略者,布爾什維克在波蘭垂簾聽政五十三年,黑暗管治依然冰泠,直到一九九一年蘇聯的解體,波蘭才得以解凍,人民才真正討回自己國家的主導權,對於波蘭人來說,真正的二戰其實結束在一九九一年,反觀今天波蘭所擁有的自由和民主,確確實實付出了相當沉重的代價。
 
dcf-travel-img-41604
 
    維斯瓦河平靜的水流像暗綠色的綢緞,只有當船駛過,它又宛如迎著光線泛濫著氣泡的葡萄香檳。在美麗的環境看著另一種美麗被摧毀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感覺。
 
dcf-travel-img-41601
 
dcf-travel-img-41602
 
    二戰時華沙古城正被納粹軍隊大肆殺戮的時候,本應是來增援的紅軍就是在這裡一直袖手旁觀。斯大林並不認同波蘭起義軍的地位,他們屬意扶植另一個親蘇的共產政權掌管以後的波蘭,對岸是殺戮戰場,另一邊卻在按兵不動,只有一隊蘇軍中波蘭藉的小隊看不過眼,擅自渡河支援同胞,最後全部犧牲。蘇軍借德國納粹軍把波蘭起義軍消滅得八八九九後才加入戰缐,不費吹灰之力而坐享其成。
 
    河流把城市分成兩邊,西岸是中產階層的生活圈子,激情四射,夜生活熱鬧,是市政府樂於向旅游人士展示城市中絢麗繁華的一面,而東岸卻是另一種景像,那是一種更貼近真實生活的情調。這裡仍保留著共產主義時期已經存在的一些蛛絲馬跡,零粉飾的混凝土民宅,剝落的牆身露出紅色的磚塊,要不是看見有婦人抱著嬰兒在窗戶沉思,我會感覺這裡是生產小型金屬的小加工廠,或者根本就是加工廠,只是荒廢後被一些人占用了而已。
 
dcf-travel-img-41596
 
    有著雙憂怨眼晴的老人坐在東正教堂外的長凳子上,與野鴿分享手上一小塊的白面包,一個婦人從民宅出來,她將鐵罐子的水潑到街道上然後便轉身回到民宅內,這些人一眼也沒有看我,就像我根本沒有存在一樣。
 
    我在這裡還找到便宜的勞工食堂,在共產黨政權管治的年代曾經在每個街區也有這種非常獨特的食堂,在這裡我吃了一份有羅宋湯和六只波蘭餃子的早餐,價錢只是六羅茲,相當於1.5美元,價格只是老城區的三分一。共黨執政的時候人民的收入是相當拮據的,每個家庭最大要應付的問題就是糧食,關心食這問題大到足以令人可以漠視其它心理或精神上的需求,對於獨裁的當權者來說也樂意見到這樣局面。波蘭在二零零四年加入歐盟的自由經濟體系後仍保留這種特色食堂,對收入不多的窮苦大眾實在是一種惠澤。同樣是一種社會上的需要,當權者基於不同的動機,可以是一種對群眾的制約,也可以是一種對群眾生活上的支援。
 
dcf-travel-img-41603
 
    波蘭人是否已經原諒了德國和蘇聯人曾經加諸於他們心身上的傷疤嗎?我認為不全是。我不是波蘭人,不知道宗教式的寬恕是不是真的就能讓人抹掉一個人或一個民族的傷痛,在東岸 Prague 區(與捷克的布拉格同名)的行人隧道內有控訴納粹黨的塗鴉,在另一些破敗牆身上也有反德國的海報,這是受害人血淋淋的控訴,表明有人依然一年復一年、一日復一日,被仇恨的情緒籠罩著地過日子。
 
dcf-travel-img-41599
 
dcf-travel-img-41597
 
    有人來過波蘭旅游,形容波蘭人冷漠,欠缺笑容,在波蘭短短的兩個星期,我也有相同感受,今天的波蘭,由兩個不同的社會組成:一個是在共產主義中長大並且遭受著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的人,有部份人曾經歷過戰爭,或經常聼到長輩敘述過戰爭時的悲慘境況;另一半是在蘇共終結後享受著自由的年輕人,受惠著加入歐盟後所提供的各項政策,他們受到良好教育,逐漸受西方思潮影響,向往西方的普世價值和生活水平,但相比起歐洲先進國家,波蘭仍有很大的差距,在還沒具備足夠條件下的年青一代急於求變,沒有衡量本身國情卻懷有很多過高與及不切實際的期望,無力感由此而生。由共產主義轉變到民主和資本主義社會,兩代人正努力從快速變化的經濟中謀求生存之道。
 
    或許在邁進新歐洲的蛻變時代的陣痛做成波蘭人常常于人一種冷漠是其中原因,但他們的冷不是那種自負、傲慢、拒人千里的冷酷,而是那種壓抑、內斂、謙卑、常常自我審視的冷靜,幸運地我也曾接觸到冷峻的面孔背後那顆溫熱的心,在我第一次買地鐵車票的時候,一位一點英語也不懂的老太婆用手指很費勁的在屏幕上比劃示意,教我弄清楚售票機的操作;在公寓的保安員被我詢問乘車的路線時雖面有難色,但仍然竭盡所能讓我明了後才放心讓我離開,他們是那種對人不太熱情,笑容不會持久,但只要你主動尋求幫忙,他們絕對是會樂意協助的人。
 
 
分享感想
manwong 的其它文章
編輯推薦
布拉格遊記 manwong         不管清晨或是黃昏,晴朗或是晦暗,布拉格廣場無時無刻為遠道而來的客人獻上笙歌妙舞的氣氛。游人把吉卜賽女郎團團的圍成一圏,淩亂的頭髮散蓋著她精緻的五官,她身上穿戴著傳統的波希米亞服飾,當... (繼續閱讀)
華沙游記 manwong          我沒有到過波蘭,不知其它人對波蘭有怎樣的印象。一些地方,你不一定到過,你也能從各種途徑不知不覺間預設了一些想像,正如你不一定要到過法國,你可以想像到塞納河畔的風景與歷史建築,那裡...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古橋與十字架 ( 波斯尼亞 ) manwong   進入了波斯尼亞的邊陲不久,一轉眼城市景觀和建築物漸漸消失,連綿不絕的公路兩旁的風景乏善足陳,大多是長滿了青青黃黃雜草的平原,東一塊、西一塊,像染了皮膚病掉毛掉得狼狽不堪的野狗,接下來駛上一些...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春節帶著小相機去老朋友故鄉 manwong 這個新年,去了一位老朋友的鄉下,老朋友小時候在英德市黎溪鎮出生,大概在十多歲便來到香港生活,在七八十年代,這是很普遍的事情,就我身邊的朋友中也有幾位都是這樣的背景,在香港,平常大家日常交往中, 很少...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埃塞俄比亞部落探險之旅 manwong     上一次介紹了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達納基勒窪地的火山地帶,這次為大家介紹埃塞俄比亞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達納基勒窪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連結重溫。   從香港有直飛到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直... (繼續閱讀)
埃賽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manwong 埃塞俄比亞,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飢荒、貧窮、疾病、還有連綿不斷的內戰,但關於它的人文、地理、還有旅游資源,我想除了一些喜歡尋找冷門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便沒有太多人會去深究這東非國家,其實它的...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北彊阿勒泰冬季攝影之旅 manwong 說到北彊,不能不說阿勒泰,這裡有世界闻名的喀納斯旅遊景區,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節, 滿山都是金黃燦爛的白樺樹, 哈薩克小伙子,騎著駿馬在一大片草原上帶著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時而高歌,時而盡情地在沒有邊...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3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3 )18/6 阿瓦薩收拾一切,今天要暫時離開亞的斯亞貝巴向奧莫低地出發,車程分幾段時間,第一天先坐大巴到Awasa阿瓦薩,停兩天後再坐大巴到Arab Minch阿爾巴門奇,在阿爾巴門奇停留兩天再坐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