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wong 旅遊札記:這裡曾經如同地獄一樣, 即使現在你聽到天堂一樣的詩歌。( 盧旺達 )

我沿著 KN3 路一直步行到 KN8 路,這裡的街道都是以數字來命名。我並沒有坐五百盧郎摩托車去基加利大屠殺紀念館,而是選擇以步行一小時的方式慢慢去靠近這記載著人類慘絕人寰事件的建築物,我不想太快到達紀念館,因為思緒仍然為那一九九四年四月六日至七月中旬的一百日大屠殺為何發生的事情而陷入迷思。
 
dcf-travel-img-46123
 
dcf-travel-img-46122
 
dcf-travel-img-46074
 
在1890年之前,盧旺達還沒被德國人所佔領及殖民,當時的盧旺達就只有「農民」與「牧民」的區分,德國人為了要更好地統治這些非洲人,硬生生地將北部移民,而且人口較少的牧民人口稱為圖西族,而佔據人口大部份的南方移民稱為胡圖族;德國人這樣執行的方式是為了製造殖民地人民之間的互相對立。
 
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在路上我嘗試去分辦胡圖族人和圖西族人之間的分別;在1890年之前,盧旺達還未被德國人所佔領及殖民,盧旺達就只有「農民」與「牧民」的區別。然而,德國人為了要更好地統治這些非洲人,硬生生地將北部移民,而且人口較少的牧民人口稱為圖西族,
這種方式的目的在於,製造殖民地人民的矛盾,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agriculture/qqzqvjr.html
而佔據人口大部份的南方移民稱為胡圖族。執行這樣方式的目的在於製造殖民地人民之間
這種方式的目的在於,製造殖民地人民的矛盾,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agriculture/qqzqvjr.html
這種方式的目的在於,製造殖民地人民的矛盾,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agriculture/qqzqvjr.html
的矛盾,  
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

比利時被聯合國託管盧旺達及周邊地區之後,採取了身份證制度。他們通過測量當地人的鼻子寬度、身高、膚色、受教育程度以及財富的多寡將胡圖人、圖西人正式分為兩個種族。每一個盧旺達人的身份證件上,都標明了種族,並且,這種標記也向後代延伸,只要身份制度存在一天,這一種族的劃分就永遠存在。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agriculture/qqzqvjr.ht
防止他們團結起來,共同對付殖民者
二戰後德國戰敗,盧旺達成為聯合國託管地,改由比利時所統治,比利時統治時期實行分而治之的政策,更加偏袒人數較少的圖西族人成為政治、經濟、權力的中心,讓圖西族人佔有大部份的土地。在學校裡,比利時當局不斷給圖西族人灌輸這樣一種思想:「他們較高貴,而胡圖族人較低劣,天生下賤,圖西族人註定要管治人數較多的胡圖族人。」沒甚麼原因,只因為圖西族人相對胡圖族人沒那麼黑和身材較高大,鼻子也較高。目的是加強兩族人的對立,防止他們團结起來對抗殖民者,這種階級觀念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盧旺達人民。
 
dcf-travel-img-46120

然而以少人數的族群控制多人數的族群,這國家一定會產生民族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仇恨的種子由此被埋下 。一九六二年比利時退出,盧旺達獨立,兩族經常發生種族仇殺。直到一九九三年時任盧旺達胡圖族總統哈比亞利馬納乘坐的客機被擊落後身亡,胡圖族人認為是圖西人的所作所為,胡圖族對圖西族的大屠殺報復一發不能收拾。
 
dcf-travel-img-46078
 
當我經過 KN9 路、 KN11 路 、KN13 路這些主要道路,二十多年前那個火一樣炎熱的下午,胡圖族軍人就是在這些路口設置了關卡,為每一個想離開的人確認身份,軍人的職責就是確實這人是圖西族還是胡圖族, 當確定那人是圖西族後便當場處決。當時除了胡圖族軍人,政府高層主導制造滅絕種族外,更大部份是胡圖族的平民參與了這場大屠殺,胡圖族軍人用槍、用手榴彈、胡圖族平民用大刀、矛、棍棒、一切能置人於死地的凶器,在一百天內有一百萬圖西族人被殺害,死者當中也包括少部份的胡圖族溫和派人士,他們都是出於人類的良知,擔護圖西族人而被殺害的胡圖族人。
 
【 基加利大屠殺紀念館 】
 
dcf-travel-img-46079
 
來到了 KN14 路,這是紀念館所在地,即使今天接近三十度的高溫,我頸項仍感到有一股寒氣纏繞著。
 
館內有當事發生大屠殺時的圖片,記錄了當時慘絕人寰的證據。
 
dcf-travel-img-46063
 
除了一些遠道而來的旅遊人士,還有當地學校帶著學生認識這一段他們還未來到世界前,盧旺達曾經發生過震驚全世界的悲劇。
 
dcf-travel-img-46066
 
我注意到一位經歷過這一段可佈日子的婦人邊看邊哭泣。
 
dcf-travel-img-46062
 
 除了圖片,還有一些經歷了大屠殺而幸存下來的生還者憶述當時情況的文字記述。
 
dcf-travel-img-46068
 
" 屠殺者常常會先肢解了他們的手或腳後才會殺死他們。
 
" 受害人先被斷了手和腳的筋不能走動,然後被縛,要他們絕望地等待著即將要受到的棒打、強暴、刀砍。"
 
" 家庭成員被迫看著自己的父母或子女被施刑,毒打和被強暴。"
 
" 受害人被掉到坑內,然後向他們投石頭,一直至他們慘叫變為沉默。"
 
" 又或是將大數量的人掉到坑內,讓他們互相堆積踐踏至死,有時坑內人數堆積可達到十人的高度。"
 
然而最令我感到可怕是強迫受害人親手殺死自己的愛人然後再被殺。胡圖族和圖西族也有很多是通婚的,胡圖族人必須要親手殺死自己生下來帶有圖西族血緣的子女,這是對他們與外族通婚的懲罰。
 
dcf-travel-img-46064
 
dcf-travel-img-46065
 
dcf-travel-img-46061
 
dcf-travel-img-46125
 
dcf-travel-img-46124
 
dcf-travel-img-46128
 
dcf-travel-img-46127
 
dcf-travel-img-46126
 
dcf-travel-img-46059
 
展館最後有一個大房間,這裡掛滿了受害者的生活相片,我坐在凳子上細看那些相片,相片中的人坐在辦工室工作,有人是在結婚時拍下的相片,有人坐在自己家外的花園逗小孩,有一家五口在公園散步,他們就像你和我的生活沒有任何分別,只是突然間他們都消失了。
 
【 恩塔拉馬教堂 】
 
dcf-travel-img-46121
 
之後我坐摩托車去了離基加利市區二十公里郊外的恩塔拉馬教堂,這裡曾經有五千多人被殺。大屠殺期間,他們都逃避到這教堂,因為他們認為教堂是最安全的地方,然而這次卻不一樣;當時教堂胡圖族的神職人員出賣了他們,牧師暗中通知軍人,殺紅了眼的軍人將五千多人全部殺死,這裡除了移除了當時死者的屍體,一切原封不動被保留下來,過千的頭蓋骨放在架上和長桌上展示,從頭蓋骨的裂陷,可以知道都是被利器和棍棒所襲擊致死,還有很多受害人當時穿著的衣服,血跡班班,堆積在教堂的一角。
 
dcf-travel-img-46060
 
dcf-travel-img-46057
 
dcf-travel-img-46058
 
這裡還有一個專為幾歲的小孩上課學習的教室,現在還殘存了當時小孩帶來所用的書本和文具,紅色磚牆上有一片特別深色的痕跡,講解員告訴我是當時胡圖族人用力將小孩頭部撞到牆上致死時所流下來的血跡。
 
dcf-travel-img-46067
 
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盧旺達已經改變成一個城市化的先進小國,很難會令人聯想到曾經在這裡發生過如此不人道到極致的慘劇。政府刻意要人民忘記這段悲痛的歷史,現在再沒有胡圖族和圖西族之分,統一稱盧旺達人。每天任何時間,你只要走到大街上,一定會聽到天主教教徒在唱著詩歌,當我經過每一座教堂時都會被教徒邀請入教堂內和他們一起聽牧師講道,你會感到這小國充滿了愛與和平,每一個人都想把這傷痛忘記,不再憶起,確實,最痛的傷口,觸碰也只會帶來痛楚。
.
這裡曾經如同地獄一樣, 即使現在你可以聽到天堂一樣的詩歌。
 
以下有更多文章分享

 

 

分享感想
manwong 的其它文章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這裡曾經如同地獄一樣, 即使現在你聽到天堂一樣的詩歌。( 盧旺達 ) manwong 我沿著 KN3 路一直步行到 KN8 路,這裡的街道都是以數字來命名。我並沒有坐五百盧郎摩托車去基加利大屠殺紀念館,而是選擇以步行一小時的方式慢慢去靠近這記載著人類慘絕人寰事件的建築物,我不想太快到達紀念館,...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火車穿越坦桑尼亞與贊比亞 下篇 ( 坦桑尼亞 ) manwong 由於長期欠缺維修與及保養的關系,列車只能以緩慢的速度行駛,感覺只有時速四十公里,有些路段更會慢到只能維持二十公里,比摩托車還要慢,原因是這些路軌和路基日久失修,以免行車太快路軌承受不了,發生意外。其...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火車穿越坦桑尼亞與贊比亞 上篇 ( 坦桑尼亞 ) manwong   在達累斯薩拉姆,今早旅館代我找了一輪出租車去坦桑尼亞的火車站Tazara Railway,花了我兩萬五千仙令。假如我在外面隨機找一輪,兩萬仙令就可以有交易,或許更便宜些。但我住的旅館房間門上有一塊特別的告示聲...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詭異、神秘,魯文佐里峰 ( 烏干達 ) manwong 烏干達旅遊資源並不豐富,比較多人認識的是到烏干達西部跟蹤銀背大猩猩和沿著尼羅河參加各種的水上旅游活動。但我卻另有所圖,要是能爬一爬烏干達與剛果交界的魯文佐里峰,那烏干達之旅著實不枉此行。   我被這...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依依不捨帕蘭甘 ( 伊朗 ) manwong       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四個國家接壤的邊界,有一處塊鮮為人知的區域,它被劃為庫爾德斯坦,庫爾德斯坦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在這片廣大的土地有三千五百萬的庫爾德人生活著,他們的歷史可...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 布拉格尋找卡夫卡 manwong         不管清晨或是黃昏,晴朗或是晦暗,布拉格廣場無時無刻為遠道而來的客人獻上笙歌妙舞的氣氛。游人把吉卜賽女郎團團的圍成一圏,淩亂的頭髮散蓋著她精緻的五官,她身上穿戴著傳統的波希米亞服飾,當... (繼續閱讀)
Manwong 旅遊札記:新舊交替中的華沙 manwong          我沒有到過波蘭,不知其它人對波蘭有怎樣的印象。一些地方,你不一定到過,你也能從各種途徑不知不覺間預設了一些想像,正如你不一定要到過法國,你可以想像到塞納河畔的風景與歷史建築,那裡...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Manwong 旅遊札記:古橋與十字架 ( 波斯尼亞 ) manwong   進入了波斯尼亞的邊陲不久,一轉眼城市景觀和建築物漸漸消失,連綿不絕的公路兩旁的風景乏善足陳,大多是長滿了青青黃黃雜草的平原,東一塊、西一塊,像染了皮膚病掉毛掉得狼狽不堪的野狗,接下來駛上一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