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9 日 (星期四) | 會員登記|會員中心
Fillens 頻道    |   所有文章   |   作品發表
因矛盾而迷人的國度 — 印度
發表: Yeeship  分章分類: 旅 ‧ 情  發表時間: 2014-10-26 12:00:00

印度是一個奇妙的地方,大眾對她的評價似乎分成兩個極端。要麼會痛心疾首地討厭她 ,要麼會無可救藥地迷戀她。我對印度的認識,大概是源自那幾套印度製作或取景的電影吧。「少年pi」印度教慶典的華麗畫面,「三個傻瓜」中壯美的自然風光,「貧民百萬富翁」中的孟買貧民窟;又或是源自友人們口中那個髒亂卻華麗,物質貧缺卻心靈富足的國度。

近年的印度,總是讓人聯想到混亂、貧窮、多垃圾與治安差。會選擇到印度旅行的旅人,或多或少心裡已有準備,期待與落差不致過大。只跟旅行團去了印度八天的我,也許沒資格說對印度所知甚多。現在對於印度的喜愛,我也無法分清是因為了解,抑或是美麗的誤會所致。也許生命途中,總是有一些人事物,會讓人在膚淺的認知或錯覺中迷戀著。



旅行過後仍鐘情印度的,大概有著這麼一點樂觀與大無畏精神。親自到訪印度,並非都看不見滿街的垃圾,並非聞不到「路邊廁所」的尿騷味,並非聽不到馬路上響過不停的喇叭聲。但我感謝攝影賜予我,一雙可以過濾負面事物的眼睛,一顆願意接納更多文化差異的心。

記得以前曾看過一個熱愛印度的旅行作家說過,在印度旅行是抱著「what you focus on will grow」;在印度旅行,如果你只在意垃圾,那你可能就只看到垃圾了。我慶幸自己能在印度的短短幾天,憑著那麼一點點的樂觀主義,在印度的髒亂貧瘠中,看到當中的美好。當我看到滿街的牛兒都在垃圾群中覓食,心裹想的是牠們強大的生命力;看到馬路兩旁的開放式男廁,佩服他們的創意;在華麗宮殿中,看到了浪漫故事,感動於當中的深刻感情。有關印度的種種,在八天行程中留下滿滿的回憶;而印度對於喜歡攝影的人來說,更提供著絕佳的素材庫,因著文化的差異,很多人事物看起來都是那般的耐人尋味。



印度的霧 — 危情與夢幻

12月的北印度,不時有大霧,大霧讓這個原本就蘊含著危險因子的地方,更讓人感到畏懼。在凌晨,車子在夜霧籠罩的高速公路上慢速前進,能看到的,只有前方的車尾燈和路旁因撞毀而停靠的車輛。在那個大霧的平安夜,我的心卻在誠惶誠恐中度過。

但當看到白天迷霧中的油菜花田, 日出陽光伴隨霧氣照耀著的水上皇宮,便讓我瞬時忘卻對霧的畏懼,重新戀上她。在旅行當中,我並不只眷戀藍天,在有霧、雪或雨的氣候狀況下,我更有按下快門的衝動。而霧在印度,更起了美化的作用,霧讓街道上的垃圾也消失了。那時那刻的畫面,就像在睡眼惺忪的一瞥中,如夢境般醉人。
 



喀什米爾 — 險地與仙境


喀什米爾位於印度的北部,有著連綿的高山、如詩如畫般的湖泊,如果對他的歷史背景與局勢一無所知,這個有著絕美自然景色的地方,無疑仿如世外桃源般。我們入住在斯里納卡建於英國殖民時期的水上船屋,房間內精緻的木刻傢俱,漂亮圖騰的麻布被單與窗簾,窗戶外靜謐動人的達爾湖,盡眼所見都是讓心動心的。在沒有匆忙行程的兩天中,我在這裡度過印度行中最愜意自在的柔軟時光。


 
貢馬則是印度行的一大驚喜,這個位處海拔高度2700公尺的高原,在年末起便被白雪覆蓋,連綿的雪山與高挻的杉樹,讓人忘卻正置身於印度。我們騎上走得比我們步行還要慢速的小馬,到達了山坡的盡頭,走到了與巴基斯坦接釀的山脈旁。那裡有厚厚的積雪、冰川、湖泊,也暫時看不到每數步便荷槍實彈守崗的軍人,仿如走進桃花源的感覺,心裡盡是感動,遺憾是小馬走太慢,我們才剛到達便得與其他團友集合。



喀什米爾讓我著迷的,不僅是美景,在那兒遇見的人們,也讓我大有好感。當地人的五官輪廓較深,皮膚比印度人白晢,男的俊朗,女的嬌美,這亦算是行程中遇到過的美麗風景吧。與他們接觸後,更是感受到他們的純真。在船屋附近的小山坡,遇見了很多小朋友,我們一起跳舞,一起拍照,一起聊著童言童語;我亦遇上友善有趣的小販,在歡樂的叫買與殺價後,我付了錢卻忘記把東西帶走,幸好帥氣的小販跑了幾百米,在我正要登上小客車離開之際把東西交還到我手中。



僅僅二三天的停留,與受限於旅行團的緣故,喀什米爾仍有很多待發掘的美麗景緻與特色影像,我也期許能再次踏足,但事實上在這片美麗的淨土,動盪的戰亂與衝突一直重覆上映著,對自由行的旅客來說,確實有一定危險性。有人說喀什米爾是「受傷的天堂」,對當地居民而言,縱然能生活在這片被自然美景眷顧著的土地上,但卻在這些年來飽受著冤屈、戰火與死亡威脅,讓人無不感到到惋惜。離去的我會想著回來,但願留在喀什米爾的人們能平安地生活著。 



齋浦爾 — 浪漫粉紅以外的體驗


老實說,從寧靜優美的斯里納卡來到這個吵鬧多彩的城市,起初確實有點適應不良。要在人潮眾多的旅遊景點靜心欣賞實在有些困難,不過觀察當地人也是有趣的。記得一本印度旅行書曾寫著「印度,那裡是人間森林。 就像不碰到樹,便無法穿越森林一般, 不與人相逢就沒辦法在印度旅行」。讓印度旅人又愛又恨的,大概是指這個吧。雖然我們因為參加旅行團的緣故,與當地人打交道的機會已大為減少。

離開喀什米爾,好像才真正踏觸上印度的土地。尤其在古天文台、風之宮殿、城市宮殿和傳統市集裡,遇上很多很多印度本地的旅客或學生們,他們不管是男生女生,只要遇到外國遊客,也愛拿著照片拍拍,也邀一同合照。拍照成了彼此間交流的起始點,他們大部分都是友善,而且總是說著讚美的話。在齋浦爾,感受最深的不僅僅是城堡與宮殿的漂亮華麗,更多的是屬於印度特有的熱情,如同冬日陽光般,在那微涼的國度,熾熱著旅人的心。

近日相關文章

  Yeeship

現職職業治療師,喜歡工作,喜歡旅行,喜歡攝影,也喜歡日常生活當中一切美好微細的人事物。攝影之於我,並不只是為了拍出滿意的照片而已,而是之於自我療癒的過程與生活的重新體驗 —「生活不是缺少美,而只是缺少發現」。而我對生活中「美」的定義,絕不僅限於人事物表面的漂亮,更多是用心所感受到的美,攝影正正給予我一個媒介,去與這些美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