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最新消息

謝至德專訪︰等待與思考才能看懂攝影

文︰ansel

今次 DCFever.com 找來攝影師謝至德(Ducky Tse)進行專訪,講講他如何拍攝最近一輯《看懂、看不懂》作品,記錄了居港少數族裔的情況。我們談到 Ducky 喜歡攝影的理由,他說︰「我想用攝影幫助別人」,聽起來有點老土,然而他利用影像作為工具,傳遞不同的訊息,卻又真的做到。

用影像表達自己、攝影最簡單

原來 Ducky 在中學時期已經接觸攝影,第一部相機是哥哥送的 Olympus OM10,還配搭一支 Vivitar 的 28-105mm 鏡頭。那時候 Ducky 跟大多數初學者一樣,甚麼都拍,風景、花草、人像等,他說希望利用影像去表達自己,相比起畫畫,攝影則相對容易掌握,而且在大多數人的眼中,攝影是較為直接寫實,有助於反映自己對世界的看法。

Ducky 拍過不少香港社會大小事件,例如是皇后碼頭、菜園村、蘇屋邨的清拆、搬遷。他說自己希望以影像講故事,叫大家的關心,並希望能夠用攝影幫到人。曾任職攝影記者多年,也許是 Ducky 有此想法的原因之一,工作時「種落的人情」亦令 Ducky 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這類型的拍攝項目。然而他說攝影記者的拍攝手法一般都是要捕捉事件最震撼一刻,突顯某個瞬間,才能在有限的篇幅中吸引到讀者的注意;Ducky 於2006 年辭職後,則可以擺脫這樣的限制,用另一種的手法去表達,把更多不同觀感呈現給觀眾。

為捕捉孩子們的生活點滴,Ducky 走訪了十個少數族裔家庭,在展覽內呈現了其中七個少數族裔學生的中文學習生活,以及少數族裔族群多姿多采,豐富多元的文化面貌。
為捕捉孩子們的生活點滴,Ducky 走訪了十個少數族裔家庭,在展覽內呈現了其中七個少數族裔學生的中文學習生活,以及少數族裔族群多姿多采,豐富多元的文化面貌。

中文程度欠佳,令他們往往局限於所謂 “3D jobs” 的工作選擇:Dirty, Dangerous, Demeaning(骯髒、危險、低下)<br> 圖為巴基斯坦裔少女何雅珊(Afsa Fathima)擔任模特兒展示此情況
中文程度欠佳,令他們往往局限於所謂 “3D jobs” 的工作選擇:Dirty, Dangerous, Demeaning(骯髒、危險、低下)
圖為巴基斯坦裔少女何雅珊(Afsa Fathima)擔任模特兒展示此情況

資訊泛濫令影像的意義更難得

現時相機的技術大為提升,幾乎人人都有手機、便攝 DC,要製造影像實在容易不過,在現今資訊泛濫的世界,每日拍攝的相片多如繁星,影像變得愈來愈無意義。因此要拍到好的作品,值得流傳、甚至對歷史有價值的相片,就顯得更具挑戰性。「影相要有主題,要有目的,透過分享你的想法,令人有所改變。」Ducky 認為很多人只知道不停拍攝,連續按下快門,但對於「好」、「不好」卻只有模糊的概念,不懂得判斷,在漫無目的拍攝中,亦會喪失自己的風格,成為單純的一部錄像機。

看不懂、讀不通中文令少數族裔朋友在處理生活大小事上都面對重重困難。然而如果能夠配合有利的學習環境,一樣可以培育出鼓舞人心的成功例子。圖左官仔骨骨的印度裔大男孩是Sunny,今年 17 歲。Sunny在香港出生,自小在家裡説廣東話,但英文和旁遮普語一樣流利,甚至懂得聽印地語、尼泊爾話和烏都語,各色人種大都難不到他。現時逢周六在中國銀行做兼職,在較多外籍人士的尖沙咀分行提供大堂接待服務,利用自身文化優勢貢獻社會。 看不懂、讀不通中文令少數族裔朋友在處理生活大小事上都面對重重困難。然而如果能夠配合有利的學習環境,一樣可以培育出鼓舞人心的成功例子。圖左官仔骨骨的印度裔大男孩是Sunny,今年 17 歲。Sunny在香港出生,自小在家裡説廣東話,但英文和旁遮普語一樣流利,甚至懂得聽印地語、尼泊爾話和烏都語,各色人種大都難不到他。現時逢周六在中國銀行做兼職,在較多外籍人士的尖沙咀分行提供大堂接待服務,利用自身文化優勢貢獻社會。
充滿理想的少數族裔孩子,夢想成為醫生、老師和建築師。但學不好中文大大限制了他們的工作選擇。現實中,很多少數族裔畢業生最終從事低工資、長工時和欠缺勞工保障的工作。 充滿理想的少數族裔孩子,夢想成為醫生、老師和建築師。但學不好中文大大限制了他們的工作選擇。現實中,很多少數族裔畢業生最終從事低工資、長工時和欠缺勞工保障的工作。

攝影要用時間去等待

他認為應該放慢速度,要思考,在攝影當中,用時間去等待是十分重要。Ducky 說攝影的本質是透過觀察,運用自身的經驗,經過思考後進行預測即將發生的事情,在有心理準備之下,再去按快門。如果只知道不斷拍攝,少了思考的過程,其實跟在一段 60 分鐘的錄像中擷取某格影像沒有分別。

他又補充攝影與攝錄的分別︰拍片時,當按下錄影掣後,拍攝者基本上都是全神貫注在 LCD 上面,對於身邊事物的變化,則難免會少了關心與交流。相比之下,攝影在拍攝兩張相片之間,可以稍為放下相機,用眼睛親自去觀察大環境,之後才再次舉機。當然,如果大家習慣了經常於 LCD 上重播相片,而不去進行觀察,則是浪費了攝影的先天優勢。

莫柏謙(Ibrahim)被問到有多不喜歡中文時,這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小男生第一次豪邁地一擲五字 – 「超 – 級 – 憎 – 中– 文。」少數族裔學中文,比很多人想像的難。中文的「形、音、義」是割裂的, 而且缺乏統一的拼音系統,必須一個字接一個字的強記。 莫柏謙(Ibrahim)被問到有多不喜歡中文時,這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小男生第一次豪邁地一擲五字 – 「超 – 級 – 憎 – 中– 文。」少數族裔學中文,比很多人想像的難。中文的「形、音、義」是割裂的, 而且缺乏統一的拼音系統,必須一個字接一個字的強記。
Zain 現時已經升讀主流中文中學中一年級,圖為 Zain 正在專心完成功課。 Zain 現時已經升讀主流中文中學中一年級,圖為 Zain 正在專心完成功課。

以影像引公眾關注

近日 Ducky 跟樂施會合作,舉行了一個《看懂、看不懂》展覽,展出 Ducky 拍攝一些居港少數族裔家庭的小朋友在學習中文時的情況。由於各種的客觀環境因素、他人的誤解,少數族裔小朋友在學習中文上有諸多的困難。其實不少小朋友都能夠以廣東話進行日常溝通,但於讀、寫方面仍然追不上本地學生,這是語言環境所致,並非單靠自身努力可以解決。此外,現時的香港的教育、升學制度十分重視中文科的成績,令這些少數族裔的小朋友在升讀大學、求識方面都有諸多限制,畢業後很多時只能夠做「3D」工種。「3D」在這裡不是指三維立體,而是「Dirty(骯髒)、Dangerous(危險)以及 Demeaning(低下)」,即使他們的家庭移居香港已有幾代,但仍然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

Aysha Bibi 今年五歲,一家從巴基斯坦來港已經第三代。 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困難重重,圍繞中文而生的陰霾令孩子們的每天陷入大大小小的困窘,亦被剝奪了社會流動的機會。
Aysha Bibi 今年五歲,一家從巴基斯坦來港已經第三代。 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困難重重,圍繞中文而生的陰霾令孩子們的每天陷入大大小小的困窘,亦被剝奪了社會流動的機會。

Ducky 希望利用相片引起更多人對居港少數族裔的關注,他花了三個月時間拍攝,一共拍攝了 10 個家庭,由於要對拍攝對象有充分了解才能真切表現社會實況,三個月時間其實並不充裕,更為考驗 Ducky 的經驗與技巧。Ducky 除了記錄小朋友做功課的情形之外,更大玩「角色扮演」,他讓少數族裔的少年擔任模特兒,打扮成地盤工人、洗碗工、保安員等,以表示他們大多只能夠找到學歷要求相對較低的職業。

巴基斯坦男孩何忠仁(Zain)視中文科為大頭痛。初小時最怕中文,哭過吵過也詐過病。猶幸他升上四年級時遇上陳老師,用生動教學法令他不再討厭中文。

巴基斯坦男孩何忠仁(Zain)視中文科為大頭痛。初小時最怕中文,哭過吵過也詐過病。猶幸他升上四年級時遇上陳老師,用生動教學法令他不再討厭中文。
巴基斯坦男孩何忠仁(Zain)視中文科為大頭痛。初小時最怕中文,哭過吵過也詐過病。猶幸他升上四年級時遇上陳老師,用生動教學法令他不再討厭中文。

(謝至德作品)
(謝至德作品)

擺拍一樣可反映現實

筆者就問,這豈不是擺拍,不是真實紀錄嗎?Ducky 就認為這些相片雖然是擺拍,但卻是經過深入的了解,亦乎合居港少數族裔的實際情況,只是加強訊息傳遞效果的手法。並指出只要內容乎合現實情況,會自然發生,並無扭曲事實的話,利用擺拍方式達至反映實的目的,並無不妥。

除了以展覽引起大家的關注,謝至德和樂施會亦舉辦多個工作坊,有興建可以按此了解。

Ducky 於展覽中加入不同的視覺元素,部分文字訊息互相同疊,要帶上特製眼鏡,才可以清楚見到隱藏的內容。 Ducky 於展覽中加入不同的視覺元素,部分文字訊息互相同疊,要帶上特製眼鏡,才可以清楚見到隱藏的內容。
Ducky 於展覽中加入不同的視覺元素,部分文字訊息互相重疊,要帶上特製眼鏡,才可以清楚見到隱藏的內容。

 

謝至德 Ducky Tse

從事新聞及專業攝影工作十多年,現時為獨立攝影師及視覺藝術家。多年來有計劃地記錄香港城市變遷及人和城市空間的關係,如西九龍填海工程及香港政治地景攝影系列。近年屢次返內地拍攝不同的民工系列作品。

自 1994 至 2005 年間獲香港攝影記者協會頒發多個獎項,亦曾出版攝影集包括《酒吧工廠.打造現代身體》(2003)及《十年.一日:明周生活紀實系列》(2006)等。作品為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

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 Ducky Tse 的作品,可以到他的網站瀏覽。

最新消息
2 日前
HUAWEI 近年以 XMAGE 作為移動影像的副品牌,於亞洲區啟動 HUAWEI 影像 XMAGE 全球巡迴展。全球巡迴展先後於上海 (5 月 22 日) 及馬來西亞 ( 5 月 2... (繼續閱讀)
2 日前
維修機構 iFixit,在 2022 年開始在海外跟 Samsung 合作。Samsung 為客戶提供原廠零件、 iFixit 提供維修工具與維修指南,方便顧客自行維修 Galaxy ... (繼續閱讀)
2 日前
自從 Hyundai 在 2022 年 7 月發表 N Vision 74 概念車以來,一直都是車迷之間的話題,而且要求量產的聲音不斷。之前 Hyundai 雖然說沒有量產計劃,... (繼續閱讀)
3 日前
作為〈100% 多啦 A 夢 & FRIENDS 巡迴特展(香港)〉的序幕,今個周末(5 月 25 日)晚上,多啦 A 夢將首次以無人機匯演的方式,在維港上空與香港粉... (繼續閱讀)
3 日前
小米旗下的 Poco 手機,公佈了新成員 F6 及 F6 Pro,兩款中階機都以應用高效能 SoC 作賣點,不過從規格看來,應用新一代 Qualcomm 準旗艦 SoC Snap... (繼續閱讀)
3 日前
要數今年 Samsung 最令人期待的智能穿載產品,相信會是 Samsung 首款智能戒指 Galaxy Ring。最近網上再流出 Galaxy Ring 售價,大約為 $300-$350 ... (繼續閱讀)
3 日前
Leica 突然毫無先兆下發表 D-Lux 8 固定鏡頭輕便數碼相機,硬件規格屬 2018 年登場的 D-Lux 7 的小改款,不過操控方面就全面 Leica 化。雖然官方表... (繼續閱讀)
3 日前
對於未來的應用科技,大家都充滿期待,今日 (23 日) 本網受邀到澳門 Beyond Expo,就看到不少未來概念產品的實物及應用方式,同場更有「萬人迷」碧... (繼續閱讀)
3 日前
Nikon 在剛剛宣佈,其可換鏡頭相機專用的 NIKKOR 鏡頭之總生產量在 2024 年 4 月時已達 1 億 2,000 萬支,距離上次達成 1 億 1,000 萬支時間不足 6 ... (繼續閱讀)
3 日前
山梨縣河口湖站附近的一家便利店突然爆紅成為打卡熱點,大量遊客為拍到「富士山下的便利店」相片而湧到小鎮。可是當地居民卻不堪遊客「迷惑行為」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