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埃塞俄比亞部落探險之旅

 

dcf-travel-img-30013

 

上一次介紹了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達納基勒窪地的火山地帶,這次為大家介紹埃塞俄比亞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達納基勒窪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連結重溫。

 

從香港有直飛到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直航班機,再轉內陸機飛阿爾巴門奇,然後在阿爾巴門奇的旅館,很容易便可找到當地的旅行社安排奧莫低谷的部落探險旅行,當然最方便的方法是在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背包客集中地區Piazza参加旅行團,但費用會比較昂貴,六天全包要九百美元,如果像我一樣自己坐巴士到阿爾巴門奇再包一部麵包車四日三夜,全程花費大概是五百美元,費用已包括了司機和導游。

 

我這次的路線,大致上是參考LP旅游書所提供的經典線路:


Arba Minch → Konso → Turmi → Korcho → Omorate →Jinka → Mago NP→ Jinka → Key Afar → Arba Minch。


其中五個特別吸引的部落是:


Turmi 的 Hamer 族
Korcho 的 Karo 族
Omorate 的 Dassanech 族
Mago NP 的 Mursi 族
Key Afar 的 Benna 族

 

Day 1. Turmi 的 Hamer 族

 

早上七時,二十三歲導游Wacha和二十五歲司機Mame已經到了旅館與我會合,這對拍檔非常年青,但一點也看不出來,特別Wacha,感覺十分成熟,其後的相處我發覺他比很多成年人還更老練及世故。

 

部落之旅正式開始,我們駕車先到阿爾巴門奇的高地,看看這城市背後的森林全貌,前方一望無際,眼底下全是茂盛的森林,我內心立時興奮起來,已往我所了解的非洲,都是在電視的紀錄片或互聯網的資訊中所認識到,非洲給我的印像是原始而美麗,同時地它也充滿著很多神秘的事物。

 

dcf-travel-img-29923

 

" Man,感覺如何? 準備好了去探險嗎 ?"

 

Wacha 看著前面大片的森林問我。

 

人都活了差不多半個世記,今天終於能踏在這片土地上,對我來說,也算是我人生中其中一個夢想的實現。

 

" 嗯,出發吧 "。我充滿期待的回復Wacha。

 

第一日,我們將會從 Arba Minch直達 Turmi,這天路上最吸引我的是進入Konso之前的路段,Konso是相對靠近Arba Minch的部落,這範圍居住了特別多的族人,沿路會看見很多族人的日常生活情況,牧民在放牛,農民在收割,婦人背著乾草,還有很多小孩在車路兩旁跳 " 鱷魚舞 ",為的是要吸引來旅游的人停車打賞,但走在這條路上心裡必定會有點恐懼,因為無論是年青人或是老人,有一半以上的男人都會手持一米長的大刀,Wacha說這只是他們的一種傳統,無需過份恐懼。

 

dcf-travel-img-29986

 

dcf-travel-img-29984

 

dcf-travel-img-29988

 

再過了三小時到了Konso的市集,市集非常熱鬧,聚集了過百的地攤,數百的族人,售賣著各種日常生活用品和食品,還有各種牲畜,Wacha告訴我有些小販居住在二十公里外的部落,他們午夜或凌晨便開始攀山越嶺來市集做買賣。過了Konso後路上便鮮再有人出現,但如果有人出現一定會引得你興奮起來,因為出現的人都是穿著原始的土人服裝,有些還會穿著獸皮,拿著長矛,這裡是奧莫低谷的起點,溫度也比較乾旱和炎熱。

 

dcf-travel-img-29990

 

dcf-travel-img-29987

 


又過了兩個小時,我們到達第一天 Turmi 的住宿點Tourist Hotel,說是 Hotel有點不正確,其實只是設施十分簡陋的土房子,由城市的人在這裡建設來招待游客 。放下背囊後便有當地族人前來招待,向我介紹這裡的市集和傳統儀式 " 跳牛 " 。 " 跳牛 " 很值得觀看,因為不是經常可以遇上,所有男性在結婚前必須要完成這個儀式,也可以說是 " 成人禮 " ,而且可遇不可求。住宿一百比爾,看 “ 跳牛 ” 四百比爾,如果再加看市集和 “ 跳牛 ” 前族人的祭祀和化妝,一共是八百比爾。

 

" 跳牛 " 是 Hamer 族的古老傳統,男性結婚前是必須完成這種儀式,表演 " 跳牛 " 的村莊座落在森林深處,由Turmi步行來回共二十四公里。

 

儀式開始時是Hamer族人集合在距離Turmi四公里外的奧曼河岸,女性會用牛油和紅色的石粉研磨成顏料,把它塗在頭髮和身上,穿戴著很多飾物,貝殼做成頸鏈,腳上纏上銀器,年老的女性會不停背誦咒語,年青的女性會圍著跳舞,聲音十分嘈雜,因為跳舞時腳上的銀器會碰撞出聲音,而男性只有年青人,他們會另外集中在一個草叢中化妝,顏料也是用石頭研磨出來,有白色、紅色、橙色。親人會為參加跳牛儀式的青年面上塗上美麗的圖案,化妝前也會背誦一輪咒語。

 

dcf-travel-img-29925

 

dcf-travel-img-29928

 

dcf-travel-img-29927

 

dcf-travel-img-29926

 

dcf-travel-img-29929

 

一切准備好後男的和女的表演者便會出發到八公里外山上的神秘村莊,這段路程不能停留,因為族人不會等你,我差不多連吃奶的力氣也出盡也追不上他們,其中更要脫掉鞋涉水走過奧莫河。全程基本是要以跑步的方式進行,由於體能沒可能和族人相比,以至當我到達時已錯過了 " 跳牛 " 前非常重要的 " 鞭打 " 儀式,此儀式是其中一名被族人挑選出來的男子,手持長樹枝,女性會要求他用樹枝抽打背部,這些女性都是新郎的親人,對她們來説,被鞭打是代表得到重視,如果男的不鞭打她,也代表她並不受到重視, 那女性會一直埋怨那男子,甚至會追逐著他要求再次抽打,一直要他打至流血才滿意,這傳統儀式確實令人匪夷所思。

 

dcf-travel-img-29932

 

dcf-travel-img-29931

 

dcf-travel-img-29933

 

dcf-travel-img-29934

 

dcf-travel-img-29924


雖然我趕不上看這儀式,但看到很多女性背部已經皮開肉綻,之後又是一輪舞蹈,女性圍著牛逆時針方向唱歌跳舞,一直跳舞至太陽下山前半小時,“ 跳牛 ” 才正式開始,八頭壯牛打橫排列,新郎哥全身赤裸,在牛背來回跳過四次,整個 " 跳牛 " 儀式前後大概共五個小時。

 

之後我和Wacha沿著原路又跑回旅館,走到一半天已經黑了,還好我帶了頭燈,回到旅館已經筋疲力盡,只吃一點點炒羊肉粒便洗澡睡覺,第一天的部落探險,已經令我畢生難忘,明天去探訪遠在奧莫河大裂谷更為隱秘的Karo部落,據說這部落的紋身是所有部落中最為漂亮的,而且村莊又靠近奧莫河,只要天氣好,相信一定可以拍些好相片回來。

 

Day 2. Korcho 的 Karo 族


今天早上六時便要起來,還沒吃早餐便與Wacha一起推車,凌晨下了一場雨,車的引擎被弄濕不能啟動,再找了旅館兩名員工,在門外推了十分鐘才能把車啟動。


今天探訪的Korcho村莊,是擁有漂亮紋身圖案的Karo部落,這部族沒有太多人會造訪,也沒有旅行社向游人推薦,原因是從Turmi進入這部落並沒有修建公路,有的只是一條由車輪自然壓出來的土路,而且這土路要橫跨三條小河,天氣晴朗河床乾固,但只要一下起雨來便會立刻成為河流,暴雨時更會河水泛濫,在奧莫低地,大暴雨是相當危險的,直接影響到部落族人的生命和財產,對上一次特大暴雨,是二零零六年,奧莫低谷河水泛濫就做成四百六十多人死亡。聽Wacha說,另一原因是以往旅游人士到訪這部落曾經發生金錢上的糾紛,因此基於上述兩個原因,這部落便不多游人前來造訪。

 

dcf-travel-img-29946


入Korcho村莊的路特別荒蕪,這裡有一特別景觀,就是每距離兩三公里便會有一些很高的蟻窩,最高的甚至有七至八米,一般這個高度只要四至五個月便能築成,很難想像細小如芝麻的螞蟻,竟然有能力築起如此高的窩來,窩內螞蟻的數量一定相當驚人。路上還會碰到持槍的土人,他們在野外可以狩獵到羚羊、野免、野豬、大鳥,還有體型很大的狒狒,沿途行駛時確實看見很多大鳥,而且狒狒也看見兩群,為數達到十二至十五只,體型有一個小童般大,土人最喜歡是它們的皮和頭骨。 本來很想下車和土人拍張相片,但又怕拍照後會被土人亂索金錢,所以也就作罷。


大概兩個小時終於到了Korcho村莊,Karo部落在奧莫河之上,Wacha下車和部落的長老商量進村的價錢,一般會按一車有四人去收費,每人二百至三百比爾,雖然我一個人,他也要收取六百比爾,我也不想在這問題花去太多時間,也就馬上叫Wacha答應,然後開始探訪。

 

dcf-travel-img-29947

 

大峽谷為背景,下面就是奧莫河,相信奧莫低地這個位置必定是數一數二的美麗,還有就是Karo族人漂亮的紋身,金錢花了,對於我來說卻是物有所值,之後我再進入村莊,奧莫低地所有進入村莊的游人都必須找當地的保鏢陪同,費用二百比爾,這規矩我事前也很清楚,知道不能避免,之前知道了,心理上也就好受點,換個角度想,文明社會的旅游業不是也有同樣的事情嗎?我自己以前也是從事旅游行業,正如我一直認為,作為旅客,無論到世界各地,在異地被宰已經是一種潛在的規則,只是不要太過份就可以了。

 

dcf-travel-img-29949

 

dcf-travel-img-29948

 

dcf-travel-img-29950

 

dcf-travel-img-29952

 

dcf-travel-img-29951


Karo是一個人口十分少的部落,現在大概有一千五百人,族人喜歡以礦物磨成白色顏料塗上面上和身上作為裝飾,也會在身體上用刀割成的傷疤,女的為了增加美感,而男的代表曾經殺了多少敵人或猛獸,我好奇問Wacha他們為何擁有槍械,Wacha説 :


" 主要的用途除了狩獵,也是防止其它的部族入侵,部族與部族之間也是有敵人,他們的敵對部落是Nyamgatom,這也是一個人數很少的部族。"


大概游覽了一個多小時我們便離開,還帶上了幾個Karo族人一起出Turmi市集買日用品,在半路上,看見前方烏雲密布,肯定前方已經開始下雨,Mame立刻全速前進,因為下起雨來後果可大可小,可是我們擔心的問題仍然不能避免,在上一個斜坡時車輪打滑衝不上,後來我們和三個族人全部下車,Mame踏盡油門,左右不斷扭動駕駛盆像蛇一樣才衝上斜坡頂部,然後我們又跳上車,但開行不到半個小時更大的難題又遇上,其中一條乾固的河床現在已經變成小河,還好雨已經停了,Mame脫掉鞋子在河床上走了幾趟,正在猶疑泥土是否夠力承托汽車駛過,擔心如果在河中被泥土吮住輪胎,肯定不能脫身,剛好前面有一越野車停留不敢前進,我們商量後都認為如果不走,再下起雨來一定今天走不了,現在有其它車輛在,假使被卡在河中,也有越野車可借一臂之力把車拉出小河,決定後我們又再次全部人下車,Mame踏盡油門,一股作氣衝過去,汽車很順利的衝過小河,我和Wacha和那部越野車上的人也拍手歡呼,之後越野車也沿我們過河的路向村莊前進。

 

dcf-travel-img-29954


第二天的部落探險之旅又在這樣驚險的情況下完成了,回到旅館,我特意叫了半把啤酒獎勵Mame,我自己因為吃了預防瘧疾的藥丸不能喝酒,後來我們聊了一些自己的事情,我問Wacha怎樣當上這份工作,


" 我自己也是奧莫低谷的族人,所以和族人溝通很方便,母親以前是受僱於生活在阿爾巴門奇的白人當傭工,知道英語重要,所以從小要我學習英語,很幸運因此我可以找到一份導游的工作。"


Wacha還告訴我,現在每次回村莊也會為母親帶一些藥物回去,幫助一些有需要的族人,未來希望可以做一些對族人有幫助的事業,至於Mame剛剛轉到旅行社任職司機,最希望是自己能擁有一部二手的麵包車,太太剛剛生了一個女兒,他不懂英語,所以總是不多說話,但就喜歡拿手機給我看他女兒和太太的相片。兩個都是在人生旅途中剛剛起步的小伙子,同樣對未來充滿憧憬,可能是生活環境的關系,他們的夢想都是很簡單。這個晚上我們三人談了很多自己的事情,感覺我們彼此之間的友情現在才剛剛開始。

 

Day 3. Omorate 的 Dassanech 族

 


在奧莫低地迎接我的第三早晨,依然是烏雲密佈,對應了六月是它的雨季這事實,六月的奧莫低地本應就是孤孤寂寂、冷冷清清的,我也不想這個月份來到這裡,但對於其它東非國家,六月至七月卻又是另一回事,肯亞和坦桑尼亞正值動物大遷徙的季節,那是觀看動物最好的時候,六月也是烏干達的旱季,爬魯文佐里山是全年最適當的時機,盧旺達和贊比亞是冬季,天氣沒那麼炎熱,在權衡得失後,最終我還是決定六月中旬開始我的旅程,只希望其後去其他國家不要遇上暴雨就心滿意足了,世事本來就是很難十全十美的。


埃塞俄比亞與肯亞接壤邊界的Omorate,是Dassanech部族聚居的地方,離開Trumi大概一百二十公里, 這是埃塞俄比亞最北的一個部落, 歸功於中國的援建工程,一路的柏油路面極之平坦,即使今天雨勢很大,汽車還是前進得十分穩當。


" 這公路是最近一年才由中國援助建造,已往走這段路程要三個小時,現在一個半小時就可以了。"


Wacha邊咀嚼著Khat恰特邊跟我說。

 

dcf-travel-img-29955


Khat恰特是一種植物,埃塞俄比亞很多人都喜歡咀嚼這種植物的嫩葉,它的汁液有興奮作用,在歐美國家和中國都是禁止入口的,但在這裡卻是合法而且非常普遍,甚至青少年也很喜歡,公交車司機總是有一大把放在身旁,邊開車邊咀嚼,酒吧、咖啡店都常常會看見很多人咀嚼這種植物。


" 你要來一點嗎?試試吧。"


Wacha轉過身來,手裡拿了一大把恰特葉給我。


我接過後試了一口,感覺十分苦澀,然後Wacha又給我一些白糖,他們一般都是伴著白糖來咀嚼,但我還是不太習慣,但不好意思拒絕他的好意,靜俏俏的把恰特草放在胸前的口袋內。


差不多到Omorate,因為接近肯亞邊界,我需要在邊界的警崗做了簡單的登記才能進入,離開時也要回到這裡再做記錄。雨越下越大,我們找了一間很破爛的餐館坐下來吃早餐,Wacha點了一份魚給我,這裡的魚非常鮮美,都是在奧莫河剛剛捉上來的,魚的名稱叫 Lebleb,一塊一塊用番茄煮熟,然後伴青辣椒醬,這是我在埃塞俄比亞食過最美味的食物,忍不住這美味,我們三人又再多要了一份一起分享。


一直在餐館坐了一個多小時,身後幾位當地人早已吃過早餐後離開,兩個小孩仍在我面前用雙手不斷的嬉耍著雨水,我已經喝了兩杯黑咖啡,雨細了點,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便叫Wacha和Mame繼續出發。

 

dcf-travel-img-29963

 

dcf-travel-img-29962


去Dassanech村莊必須要坐當地的一種木伐,這是名符其實的 "木伐 ",是由原原整整的一棵大樹把中間掏空而造出來,過河時搖晃得很利害,必須用兩手捉緊船身。參觀這部落和其他部落一樣,都是要收進村費和保鏢費,坐木伐三百比爾,進村三百比爾,保鏢二百比爾,加起來就是八百比爾,大概是三十六美元。

 

dcf-travel-img-29956


雖然這是埃塞最遙遠的部落,但卻是游人最熱愛探訪的,族人現在還保留著穿獸皮和赤裸上身的傳統,而且他們臉孔長得特別漂亮。 族人有一特點是喜歡烙印,很多女性手臂和背上都會有很整齊的疙瘩,像鱷魚身上的甲紋一樣,應該是在皮膚底層植入一些東西弄出來的。 年青的男性都不會留在村內,一般都會在野外狩獵,女性在農地耕作,但由於近年多了游人探訪,他們的生活模式已經徹底改變,旅游淡季時還會進行一些農務工作,而旅游旺季時女性會留守在村莊,讓來訪的游客拍照,售賣一些自制的飾品,那男性呢?我看見都是聚集在村莊不遠的空地上聊天和喝酒。

 

dcf-travel-img-29961

 

dcf-travel-img-29958

 

dcf-travel-img-29959

 

dcf-travel-img-29957


這裡特別多小孩,只要有游人進來,便會像蜜蜂看見蜜糖一樣,纏著你一直不放,之所以村莊要求游客雇用保鏢,其實也不是怕會發生甚麼意外,主要是驅趕那些特別頑皮難纏的小孩,本來小孩我也很喜歡,但每當我想和他們玩耍時,他們卻只對着我說 " Photo Photo " ,那實在令我十分頭疼。


" 要不要買一個漂亮的美女回去,只要十五隻牛就可以。"


村莊保鏢跟我開玩笑的説。


我記得Wacha告許過我一頭牛要三百美元,那樣算起來一個女性就是四千五百美元。這裡的女性有些長得確實很漂亮,但 " 美 " 在這裡的定義跟我們不一樣,一個能夠為家庭分擔更多體力勞動的女性或許比 " 美 " 來得更為重要。其實 " 美 " 是甚麼?可能都要經過其它人來評價才有價值,當有人懂得 " 美 " ,那就可以身嬌玉貴,如果沒有人懂得 " 美 " ,再 " 美 " 的軀殼也不值分文。

 

dcf-travel-img-29960


離開時看到有一個女人坐在地上,腳被割傷不斷流血,剛好有兩片創可貼給了她,Wacha此時拉著我離開,因為雨又開始落下,再不走就沒法坐木伐回去,我立刻穿上雨衣,但走到河邊時卻滑下斜坡,一直滑到河邊才停止下來,弄得全身衣服都沾滿了淤泥,狼狽不堪。


坐上木伐在奧莫河上漂流,雖然只是一河之隔,河的左方已受文明所影響,長長的電線干上,電纜縱横交錯,有混凝土建起的矮樓房,有Bob Marley的牙買加樂曲,有可口可樂,單單一條奧莫河短短一公里距離之隔,完全可以像相隔數百年光景的兩個世代,是族人對傳統的堅持?又或是有心人的刻意保留?天知道,但我相信不久將來,不會是那種遙不可及的將來,奧莫河的右方一定會產生巨大的改變,文明的入侵,傳統在退讓,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這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能留下來的自然會留下來,不能留下來的,必然消失。

 

Day 4. Mago National Park 的 Mursi 族

 

今日會從Jinka駕駛兩個半小時跨越兩個高山到Mago National Park,Mursi莫西族是我最期待探訪的部落,部落隱藏在高山的森林深處,一九七三年才被探險家發現,距今只有短短四十三年。


進入國家公園的路上會見到一些野生動物,有野豬,狒狒,在小河邊還看到一條巨蜥。兩小時後到了第一個村莊, 探訪Mursi族又要花一筆費用,首先是三百比爾進入國家公園,然後把汽車駕駛進國家公園又要加收三百比爾,中途會有一持槍保鏢上我們的車上,這又要二百比爾,國家公園內分布了多個Mursi族的村莊,每進入一個村莊都要收取二百比爾進村費和二百比爾導游費,算起來單單看一個村莊便要付一千二百比爾,假如要多看一個村莊得再加付四百比爾。當我聽到那麼多收費心裡很不爽,感覺好像被坑的感覺,我便質問Wacha,


" 為甚麼會有那麼多收費的?為向不一早對我說清楚?Wacha "


" 我以為你已經知道的 " 他回答後便低頭不語。


後來我自己再想一想,他確實昨晚臨睡覺時,來過我房間,問過我一句關於進入國家公園的收費是否清楚,我也有回答他在網上已經了解過了,然後他也沒有再向我詳細解釋便離去,在此事件上, 孰是孰非我也攪不清,因此我也沒有再與他糾纏在這個問題上,我倒希望是我錯怪了他,因為我已經把他當做朋友看待,如果是應要花的錢我絕對不會介意,我只是不想我自己看錯了人,更不想被朋友欺騙。

 

dcf-travel-img-29964

 

dcf-travel-img-29967

 

dcf-travel-img-29968


交了二百比爾進村費和給了二百比爾村莊的導游後,我們便進入村莊內參觀,莫西族有一特征是唇盆,女性由少女開始便會拔掉下顎前面整排牙齒,再把下唇割開,穿上一個圓盆,圓盆由小一直增大,最大的圓盆有十寸直徑,這習俗源於很久以前部族與部族之間經常衝突,莫西族為了不想讓女性被敵人俘虜,便以這方法去弄醜自己的女性,防止她們被敵人搶走,後來這卻成為了他們部族的一種獨有特征。他們也很喜歡用牛和羊的角,疣豬的獠牙來裝飾自己,從外觀看十分獨突。

 

dcf-travel-img-29965

 

此時莫西族人剛剛屠宰了一只山羊,幾個婦人檢來柴枝生火烹煮一大鍋肉,年老的婦人在樹蔭下用小刀刮去羊皮上的脂肪,除了那個鐵造的鍋,感覺他們的生活習慣,和幾百年前好像沒有太大分別。

 

dcf-travel-img-29966


一個小時後我們離開,在駛離村庒不多遠,我看見有婦人和小孩用膠桶在路旁的水氹收集下雨時積存下來的雨水,我好奇問Wacha她們收集這些水有甚麼用途。


" 這就是她們食用的水。"


我不能相信這個回答,心想這樣的黃泥水怎可能用來食用,但想深一層,離開村庒最近的小河駕車也要兩個小時,如果步行來回可能要花上一天時間,這樣我就能夠理解了。

 

dcf-travel-img-29969


在這個急速發展的世界,未來人類生活在外太空已經不是沒有可能,但卻有一些人因為種種原因,依然停留在原始得沒有些微寸進的階段,對於這些部落,他們是地球上最脆弱的一羣,是需要保留又或是把他們同化?讓他們接受文明的洗禮, 我們其實是沒有發言權,發言權應該是他們自己。


曾經看過一套紀錄片,巴西亞馬遜河深處的部族,會走出森林,去到一些靠近城市生活的部族,找那些已經接觸到文明社會的同族人要求分享食物和一些碗盆等器皿,而靠近城市生活的同族人還會給他們一些斧頭,錘子,鏟等金屬工具,正如那些接觸了文明社會的亞馬遜河族人所說 :


" 我們是沒有權利去要求他們改變,如果他們認為需要改變,當他們來找我們時,我們是願意接納他們的,但我們一定不能以拓展為借口而侵佔了他們一直生活的土地。"

 

Day 4.  Key Afar 的 Benna 族

 

探訪完了 Mago National Park內的 Mursi族人後,便要駕車直接回到阿爾巴門奇了,路程差不多有三百多公里,首一百二十公里都是土路,估計出到阿爾巴門奇也要晚上八時至九時,中途在Key Afar 停下來吃飯,剛好碰上星期四是 Key Afar 每星期一次的大型市集,我也花了半小時看一看,這市集以Benna族人為主,也有小部份Hamer族人,售賣的貨品都是日常生活用品,例如衣服、鞋、飾物、生活器皿,還有族人的自家制食品,例如牛油、羊奶、咖啡、煙草、茶葉、蜂蜜,Wacha叫我試試Benna族人很喜歡的一種酒,我打開瓶蓋嗅了一下,味道跟Injera一樣,都是很酸的。這個集市沒Konso那個大型,Konso市集甚至家禽,牛,羊,騾,駱駝也有售賣。

 

dcf-travel-img-29981

 

dcf-travel-img-29976

 

dcf-travel-img-29973

 

dcf-travel-img-29972


我和Wacha回到車上的時候,發覺車上多了一個青年人,Mame說是他朋友,問可否帶出阿爾巴門奇,既然是朋友我也不介意了,但去村口時那個剛上車的小混混又叫幫忙多帶四人,這時我便拒絕了他,很明顯是拉客人賺外快,事情弄得很不愉快,那小混混還不肯下車,想搶走Mame汽車鎖匙,我們三人喝止他才停下來,合力把他推出車外。


" Mame,到底發生甚麼事?" 我很嚴厲的責問他。


他此時從實招來,說好帶兩人出阿爾巴門奇,想賺點外快,沒想到那小混混得寸進尺。Wacha因此事和Mame在車上爭吵起來,Wacha很明顯害怕我回到旅館會向老板投訴,坐在車尾座位飲泣起來,畢竟他是二十三歲的年青人,怕會丟失了工作。Mame二十六歲,面對金錢受不起誘惑,犯了錯誤,後來我叫Wacha坐回車頭對他們說 :
" 我可以當作之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而且我很滿意首三天的一切安排,你們做得非常好,今天的過錯我可以忘記,Mame,你現在只要專心點駕駛,ok?"

 

dcf-travel-img-29979

 

dcf-travel-img-29980

 

dcf-travel-img-29982

 

dcf-travel-img-29977

 

dcf-travel-img-29975


之後由 Key Afar一直馬不停蹄的到另一小城鎮Sodo,Key Afar到Sodo這一段路經過很多鄉村,可以看到很豐富的人文生活,Mame需要在這裡喝咖啡休息一會,之後由Sodo至到Konso 也是農村,一整片山頭連綿十多公裡都是梯田,正值六月是收割季節,路上全都是婦人背著谷物,騾子背著乾草,農民在田野收割,小孩帶著幾十頭的牛羊,在夕陽西下之前回家,這些景像,就算是中國或是印度,我敢說都沒有埃塞俄比亞如此盛大,這樣的農村生活景觀可以一直在路上出現維持五至六個小時而不間斷,我其實很想吩咐Mame停下車來讓我拍攝,但我也知道沒這個可能,因為他已經駕駛得比之前速度快了很多,當太陽下山後,鄉村道路完全沒有燈光,對於駕駛是十二分的危險,沿路我們也見有很多撞毀的汽車,甚至有撞毀的大型巴士棄置在道路兩旁,這個遺憾只希望有機會重臨埃塞俄比亞時再去填補了。


終於晚上十點回到阿爾巴門奇,今天在路上單單是駕駛的時間加起來,應該有十二個小時,很感激這兩個小伙伴陪伴了我四天,整體上我很滿意他們的表現,我給了他們應得的雙倍小費,而且對他倆說我再到埃塞俄比亞時一定再找他們。


雖然今天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兩個小伙伴在金錢利誘下犯了些過錯,但我可以體諒的,畢竟我自己以前也是從事旅游行業,對這些事情見怪不怪,相對香港對待中國的旅行團,老實說,這真是小巫見大巫,從心底,我很希望這兩個年青人能在這次事件上好好反省,特別是Mame,我知他是很善良的人,每次到村莊,他都會和族人一起合照,然後很快樂拿給我看,在路上,我看見他給了三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小孩原子筆。相對我自己,為了生活,我也常常做著一些自己也不想做的事情,要像聖人般不受利益引誘,又有多少人可以?

 

一星期部落之旅完結,下一段旅程是非洲東正教之旅。

 

本人FB有我最近五年一百多篇旅游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man.hi.50

另外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關注以下小弟的FAN PAGE 我將會把過往旅游文章重新發表

https://www.facebook.com/himan1970/

色達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2958

北彊阿勒泰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4641

埃塞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4652

 

 

分享感想
manwong 的其它文章
編輯推薦
春節帶著小相機去老朋友故鄉 manwong 這個新年,去了一位老朋友的鄉下,老朋友小時候在英德市黎溪鎮出生,大概在十多歲便來到香港生活,在七八十年代,這是很普遍的事情,就我身邊的朋友中也有幾位都是這樣的背景,在香港,平常大家日常交往中, 很少...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埃塞俄比亞部落探險之旅 manwong     上一次介紹了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達納基勒窪地的火山地帶,這次為大家介紹埃塞俄比亞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達納基勒窪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連結重溫。   從香港有直飛到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直... (繼續閱讀)
埃賽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manwong 埃塞俄比亞,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飢荒、貧窮、疾病、還有連綿不斷的內戰,但關於它的人文、地理、還有旅游資源,我想除了一些喜歡尋找冷門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便沒有太多人會去深究這東非國家,其實它的...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北彊阿勒泰冬季攝影之旅 manwong 說到北彊,不能不說阿勒泰,這裡有世界闻名的喀納斯旅遊景區,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節, 滿山都是金黃燦爛的白樺樹, 哈薩克小伙子,騎著駿馬在一大片草原上帶著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時而高歌,時而盡情地在沒有邊...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4 manwong 0天東非自助旅遊 ( 4 )18/6 阿瓦薩其實從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是有大巴可以直接去到阿爾巴門奇,大概十二個小時,之所以我選擇繞一個大圈經阿瓦薩再到阿爾巴門奇,是因為我想看看阿瓦薩湖和這裡的漁市場。昨天到達...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3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3 )18/6 阿瓦薩收拾一切,今天要暫時離開亞的斯亞貝巴向奧莫低地出發,車程分幾段時間,第一天先坐大巴到Awasa阿瓦薩,停兩天後再坐大巴到Arab Minch阿爾巴門奇,在阿爾巴門奇停留兩天再坐小...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2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2 ) 17/6 亞的斯亞貝巴 昨日下午六時便上床睡覺,一直睡到早上七時才蘇醒過來,算是彌補回之前三十六小時沒有睡覺,但早上下大雨,卻又不得不使我再次回到床上,一直又下了三個小時,直到早...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1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1 )17/6 亞的斯亞貝巴經過了十九個小時航程,從香港出發經曼谷和肯亞轉機到了埃塞俄比亞,辦落地簽證很順利,海關職員只要我提供第一晚下蹋的酒店名稱和地址,然後交五十美元 (1美元兑22比爾...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