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魔鬼本質 @ 潮流反動

這些年,提到鯉魚門魔鬼山,你會想到甚麼?是漫天彩霞的日落景致?還是維港的璀璨華燈?

不錯,這些都是近年在網媒上熱門的魔鬼山景色。但靜心一想,那其實只是從魔鬼山拍攝維港,嚴格來說,是維港景色,拍的並不是魔鬼山。 魔鬼山,從歷史上看,是戰時遺址;從地理位置上看,是先人的依傍;以名字而言,是黑暗的化身 ……。無論如何,橫看直看,左看右看,魔鬼山都不應該是華麗璀璨,相反,沉鬱、蒼涼而略帶神秘,才是它的本質。

它,俯覽塵世 ……

dcf-travel-img-21797

它,超然物外 ……

dcf-travel-img-21798

飽經歲月風霜,山上的戰時遺址,只餘一堆頽垣 ……

dcf-travel-img-21799

敗瓦 ……

dcf-travel-img-21800

在大自然跟前,無聲消逝。

dcf-travel-img-21801

不禁令人懷疑,幾道鐵索,能夠圍住多少塵封往事?

dcf-travel-img-21802

一個神龕,可會令人懷念幾許忠魂?

dcf-travel-img-21803

似乎只有生生不息的野花,願意耐心聆聽歷史的教誨。

dcf-travel-img-21804

的而且確,而今太平盛世,魔鬼山大概只是又一個的消閒景點,又或者是拍攝熱點。腳踏炮台遺址,有誰會憶記起先輩守護的艱辛?

dcf-travel-img-21805

但倘若你用心去感受,去領會,便不難想像,在漫天煙硝的歲月,曾經有人盯着厚牆上的小草,盼望着和平的到來 ……。這一刻,你彷彿聽得到歷史的聲音。

dcf-travel-img-21806

夜幕低垂,魔鬼山的背後,舉目所見,盡是沉、鬱、蒼、茫。有時,歷史的深沉,調子低得使人透不過氣來。

dcf-travel-img-21807

這時候,我們或者只需別過頭來,看看現實中繁華的燈光,便可輕易舒解心中的鬱結。然而,別忘記,就在這山頭,曾經有着連年不斷的寒冬。

dcf-travel-img-21808

入夜之後,維港再度繁華璀璨。而魔鬼山,卻依然俯覽塵世 ……

dcf-travel-img-21809

超然物外 ……

dcf-travel-img-21810

 


 

這次魔鬼山拍攝,其實是個名為「探古尋源──東西炮台山」外拍活動的一部份;東炮台就是鯉魚門魔鬼山,西炮台則是西環龍虎山。從字面看,探古尋源明顯是主題,但實質上,更重要的潛主題是以非流行觀點拍攝潮流景點;要求參加者還原基本步,觀察先行,感覺先導,然後配合攝影技術詮釋演繹,而不是把印像中的網上照片複製。因此,活動之前,建議參加者自行搜集一些關於魔鬼山的資料。

活動集合時間是下午二時正。這本來己足夠清晰地表明維港落日只是活動的配菜,但相信部份參加者仍是慕魔鬼山日落之名而來的「潮流派」。不消說,這些拍友不一定會按活動的設計意圖去想、去拍;火燒雲、鹹蛋黃、萬家燈火,仍是他們心目中的魔鬼山標準影像。之不過,天公造美,活動當日雖有陽光,但多雲、大霧、晦暗天色仍佔主導,「潮流派」惟有放棄拍攝火燒鹹蛋的奢望,疊埋心水另謀出路,儘管口裡不時埋怨著:有難度喎!

結果呢?無論是潮流派還是與非潮流派,拍出來的非潮流作品都有不錯的表現。

 


 

往魔鬼山一點也不難,由於網上相關資料已相當充足,很容易找到,在此不贅,只附簡單地圖一幅。從油塘地鐵站出發上山,到山頂炮台,步行需時大約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

dcf-travel-img-21811

(M) – 油塘地鐵站 A2 出口起行 (取道上下兩路均可)
(1)  – 山徑入口處 (衛奕信徑三段)
(2)  – 山腰炮台 (歌賦山炮台)
(3)  – 山頂炮台 (魔鬼山堡壘)

 

 

相關文章 -
西山四韻 @ 潮流反動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2 月 10 日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1 月 29 日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
50mm 的寨城光影 攝光寫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 (繼續閱讀)
河北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若以貫穿大澳的大涌為界,位處大涌北面的區域,或可稱為大澳的「河北」景區。「河北」沿岸的主要街道包括西面的石仔埗街、中間的吉慶後街和東面的新基街。與大澳永安街、太平街所在的「河南」相比,河北區域保留着... (繼續閱讀)
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攝光寫影 在香港,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好攝之徒的社交媒體版面,總會充斥着來自四面八方,關於大棠楓香的消息;既有圖,亦有文。就其內容簡單歸納,大致而言,圖,多是騙人的,文,才是真心話。照片,百中選一,竭盡所能展... (繼續閱讀)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 (繼續閱讀)
舊機唔好嘥 ─ 窮玩 time-lapse 攝光寫影 攝影人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叫器材先決型,總要選用又新又先進,功能又勁揪的機種。然而器材先決是有潛前題的,那就是荷包先決。沒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器材先決只能夠是夢想。 但話得說回來,在數碼攝影年代,換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