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長野行】DAY5 –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內有影片)

就這樣誤打誤撞之下,我便來到「深山莊」了。

深山莊是位於「新穗高」的其中一座溫泉旅館。新穗高對我來說,是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不單是初次到訪,連事前地從未讀過它的資料!在對此地毫無概念下,就誤打誤撞地來到這裏了。

之所以會來到這裏,完全是一個突然的決定。話說昨晚在穗高岳山莊上渡過了愉快一夜後,一覺醒來,只見週遭皆被雲霧籠罩並下起細雨,因此只能被困於山莊內苦思前路。

雖然穗高岳山莊位處十字路口,但事前我只想過要走上高地至槍岳一帶,並沒有想過要往西走向新穗高。但面對眼前如此天氣,似乎不論往哪裏走,皆不見得特別明智。

一個人坐在山莊的大廳中發呆看地圖,再次遇到昨夜一起暢談的日本大叔。大叔他並不是住在山莊,而是在山莊外露營!能背著如此沉重的行李,在如此寒冷的環境中露營,實在令我佩服不已!

大叔問我有何打算,我也坦白說出我的迷惘。豈料他竟說:「要跟我一起下山嗎?我會到新穗高去。」面對如此天氣,老實說要我一個人下山,也實在會感到害怕。反正走哪條路分別也不大(我以為),那就不如結伴同行吧!

趁出發前的空檔,趕緊研究一下地圖,看看將要走的路線。看到一道橋旁邊標示了「大雨時不可橫渡」,似乎令人有點憂心,不過既然有熟知路況的日本大叔同行,應該沒問題的吧!然而稍後我才知道,跟最驚險的部分相比,那道橋根本是不值一晒。

待了兩個多小時後,天氣稍為好轉,我們隨即起行下山!原來還有另一位大叔同行,這就讓我更安心了!我跟隨著二人繞到山莊後方…咦?甚麼啊?這裏有路嗎?

眼前雖然被一片雲霧籠罩,但至少仍可看到十米左右的範圍。放眼望去,根本就只有一堆亂石啊!何來有路可走呢?這時,大叔已經率先走在亂石之中了!我趕緊跟上,原來在亂石之間,隱約還是有一條(似乎是)特意鋪搭的較為平坦的路徑,昨天在這裏拍照時,完全沒有留意到!

不過,雖說是特意鋪搭,但那些畢竟是亂石,當中不少更是浮石,一踏上去會整顆石頭搖動,隨時失平衡!另外,有時路徑也相當不明顯,有幾次,帶頭的日本大叔也不小心偏離了路徑,誤闖浮石陣。

走了一小時左右,從海拔3190米的穗高岳緩緩下降至2580米左右時,終於走出了雲霧區,視野總算清晰起來了。然而眼前所見的,卻是無止境的亂石下坡路,完全望不到盡頭,幾乎讓人跌入絕望谷底!這段路真的非常累人,因為走在凹凸不平的亂石上,不止大腿,全身肌肉都要不斷微調姿勢作平衡。別忘了身後還有一個十多公斤重的大背包!

兩位登山經驗豐富日本大叔看似緩緩而行,但其實要跟上他們的步伐,可是一刻都不能放鬆!他們採取碎步式走法,看似笨拙,其實這才是在浮石上最佳的走法。因為碎步一方面較容易平衡,同時也能讓全身重量較平均地分散到兩腳,減輕大腿負荷。反觀像我這種性急的新手,總愛在亂石間跳躍式行走,看似身手很靈活,但其實消耗了不必要的體力之餘,也讓大腿徒添負荷,而且也增加滑倒的風險。每次彈跳,均要起動再急停,大腿很快就累了。而且,彈跳式的走法,其實並不比碎步走快!

為了不拖慢進度,即使疲累也不敢放鬆,要全神貫注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停下休息時才稍為回過神來,心中暗忖,我到底踏上了一條怎麼樣的路啊…不過事到如今,也只好咬緊牙關繼續走下去…

走了不知多久,漸漸傳來水聲潺潺,聲響更愈來愈大。至此,我們原來已不知不覺通過了第一關的「浮石下坡路」,轉而進入第二關「石溪峭壁」!

我們走在狹窄的步道上,右方是岩壁,左方則是兩、三層樓高的斜坡,下方是水流湍急的巨大石溪。

飛流直下的溪水撞向凹凸不平的巨石,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讓人不自覺地緊張起來。更嚴峻的是,溪流激起的水花在空氣中飄盪,讓腳下的石塊頗為濕滑,更加危險!某些路段,由於過於險要,岩壁上還裝上了鐵鍊以作輔助。

不過與其說是輔助,說是賴以為生可能更合適!在一個頗為崎嶇,需要較大力氣才能通過的位置,我那雙極為疲累的大腿突然發軟,整個人失去了平衡,幾乎就要跌下山坡。我雙手拼死抓著鐵鍊,雖然已戴了防滑手套,但面對濕滑的鐵鍊,根本毫無作用。我雙手猶如滑輪般沿鐵鍊一直下滑,雙腿一輪亂踏,只為跟上下跌的身軀,最後滑至錨點處才停下。

除了我這個新手,連兩位日本大叔也不時滑倒,有一次更幾乎滑下山坡,可見此段路之凶險。現在回想起來固然覺得驚險萬分,但當時其實倒沒有心神去害怕,因為疲累經已蓋過了恐懼,我只想快點走完這段路。再者,餘下的心神也全都用來處理眼前的處境,可說是沒有讓你可以害怕的奢侈。

這段路的相片和影片都沒有了 

走到某個點,我們沿路下降至石溪旁,並橫過了一道相當簡陋的木板橋到溪的另一邊。原來這就是地圖上所標示的那道橋了,難怪說大雨時無法通過啊!

稍事休息後繼續上路,地形突然又來了個大轉變。進入第三關「茂密叢林」了。咋聽之下,這裏應該比前兩關輕鬆吧!我原本也是這麼以為,可是原來,「少年,你太天真了」。

叢林的確沒前兩關那麼險要,卻有它獨有的難度。走在泥濘的下坡路,每一步都似乎要打滑似的,加上身後的負重,令你一打滑就一發不可收拾!

最後,在大約出發後的三個多小時後,我們終於穿越了叢林,抵達了一條寛闊平坦的行車道。雖然仍未知離目的地還有多遠,但總算脫離「險境」,可以稍為放鬆地走了。

至此,我的身軀已非常疲累,要不是同行的兩位大叔沿途照料,我真的不敢想像我會陷入怎樣的絕境之中。雖然這條路線遠比我想像中艱辛,但倒沒有中伏的感覺,反而慶幸有這兩位同行的日本人,助我完成了一件我自己大概不能完成的事!這一天雖然沒有拍到任何風景作品,卻絕對是旅程中數一數二的難忘經歷!

沿著易走的步道一直走,突然眼前出現了幾幢建築物!到達了!海拔1100米的新穗高!我們在一天之內,急降了二千米,這大概是我最艱辛的一次下山!

不過,由於我是即興而至,完全沒有找過住宿點,因此還未可以放鬆下來。新穗高是個溫泉勝地,可是該地最近的酒店,索價二萬日元一晚,我認為實在太奢侈了。於是兩位大叔超有愛地替我打電話到附近的旅館詢問,最後找到我現在入住了的這家「深山莊」,一晚一萬五千日元,雖然比我一般的住宿貴,但還算合理,而且還有溫泉可浸,就當是給自己的一次獎勵吧!

對於獨遊,其實一直有個「怪」想法,就是獨遊時毋須對自己太好。總覺得一個人生存,物質需要可以很簡單,住宿可以住多人共用房間的hostel,甚至連食物也只求填飽肚子便可。所以初到深山莊,看到自己可以獨霸一個大房間,竟倒有點不習慣。

其實我覺得旅行,跟著行程走固然有它的樂趣,但我更嚮往的,卻是不按計劃的隨興而行。我總認為旅程自會帶領你走下去,毋須計劃太多。旅途上遇到的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決定你下一站的關鍵人物。旅行就是為了走出原來的生活,而這種充滿未知的旅行方式,正是跳出固有生活模式的好方法!

歡迎大家在社交平台上,跟我交流互動喔!

FB: 阿零
IG: arling.hk
Youtube頻道: 阿零的攝影日常


文章分類

照片背後攝影隨筆影片文字補充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最新文章最新相片

分享感想
阿零 的其它文章
【照片背後】 – 《針山落日》 阿零 .11 月 15 日 前作《天際銀河》實在太讓我興奮,因此讓它插了隊搶先發佈。現在又回到早前的 老蛙 Laowa Hong Kong 10-18mm FE Zoom的超超超廣角風景系列作品。 承接早前《登頂之路》,在接近日落之時,登上了針山山頂。因為我... (繼續閱讀)
【照片背後】 – 《天際銀河》 阿零 話說早幾天才剛從澳洲回港。這次主要是去替一位即將結婚的好友拍些外地記念照,也順道一行人去玩玩。 這趟旅程我只留了5、6日,卻已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在眾多尚待整理的照片中,這攝於回港航機上的一張,卻讓... (繼續閱讀)
【照片背後】 – 《登頂之路》 阿零 我在這個位置拍了好久,因為在廣角鏡之下,稍移半步,前景梯級的形態也會很不同。我努力尋找梯級形態最好看,同時又能呈現它與遠方的針山頂的關係的構圖,來來回回試了很多遍。 說實話,其實在現場我也不是很能確... (繼續閱讀)
【照片背後】 – 《月夜大教堂》 阿零 《月夜大教堂》 拔地而起的科隆大教堂,確實氣勢不凡。想到從前的人,會花費如此心力和財力,去歌頌他們所信奉的神,實在感到由衷的讚嘆。 上一幅《科隆星夜》為了呈現大教堂的立體感,選了一個斜向的角度。這一... (繼續閱讀)
【鳥取拍攝任務】Day 1 - 夜闖砂丘拍星空 阿零 早前有幸獲鳥取市役所邀請,出發前往鳥取市及週邊地區,替他們實地拍攝當地不同景點。5天的考察行程,跟其他港、台的媒體及藝術家朋友一起走訪了很多地方,看到鳥取市的美麗景色、歷史遺跡、壯麗星空,還吃了不少...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照片背後】 – 《俯瞰九龍》 阿零 實在太幸運!早兩天跟幾位IG朋友登上飛鵝山,沒想到竟然給我遇上超級強烈的放射光! 雖然我曾在YouTube的執相Live Session中分享過強化放射光的後製技巧,但這次我幾乎都沒怎麼做強化,它現場所見就是那麼強烈了...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照片背後】 – 《印洲塘星夜》 阿零   前文《日落吊燈籠》提到我跟幾位相當特別的伙伴一同登上吊燈籠拍攝。這些伙伴的真正身份,就是……港台節目《自在八點半》的拍攝團隊!在吊燈籠頂拍完前作《日落吊燈籠》,再進行了一個簡短訪問後,導演見天色... (繼續閱讀)
【新手教學】濾鏡三部曲 — 濾鏡的三大作用(三之三) 阿零 漸變灰濾鏡介紹及用法   除了前文提及的「改變光線以改善畫面」,以及「拓展拍攝的可能性」以外,濾鏡的第三大作用,就是 彌補相機不足   理解動態範圍 這裏所指的不足,主要是指相機動態範圍的不足。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