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沒有燈塔與日落的三家村

提起鯉魚門三家村,人們或者會即時想到海鮮、燈塔、日落、人像、打咭 ……,似乎忘記了,三家村,本質上就是一條村,一條守在九龍東面一角的小村落。

dcf-travel-img-33528


從油塘地鐵站步行十數分鐘,穿過兩旁滿佈大大小小海鮮食肆的小巷,便到了著名打咭例景位鯉魚門燈塔,喜見石灘旁邊的大樹,熬過了不久前超強颱風山竹的吹襲,依然健在。再往前走,便進入了尋常旳三家村。

dcf-travel-img-33529

dcf-travel-img-33530

dcf-travel-img-33531

 
就如香港其他地方還沒荒廢的村莊,這裡的房子是為了村民生活而存在,樸實無華,多餘的雕飾近於零,驟眼看,似乎沒有駐足停留的價值,更遑論影靚相了。或者有靚女 model 同行是例外,可惜當日陪伴筆者的,只是相機與鏡頭!然而,平凡景致無損筆者的拍攝興緻,原因簡單,景觀平庸之處,正是鍛鍊攝影眼的好地方。更何況,若然在平凡中偶有所得,拍出一絲半點的不平凡,那種如穫至寶的感覺,實在妙不可言!

dcf-travel-img-33532

dcf-travel-img-33533

dcf-travel-img-33534

dcf-travel-img-33535

dcf-travel-img-33536

 
人們常以擁有「攝影眼」 來表示攝影高手可以拍出超乎常人眼光的作品,然而「攝影眼」一詞當中的「眼」字,卻頗有誤導性。撇開眼睛的生理差異不計,相同的景觀,投射於攝影人與一般人眼底裡的影像,是大同小異。有沒有攝影眼,分別在於兩者思考的不同。拍攝一幅照片,從取景選材到按下快門,除了用眼觀察,更需要用腦思考,相比之下,後者更重要。看到某一事物,一般人會較為留意它們的功能與表像,而攝影人,卻會更多着眼於抽象的方面;例如色彩、線條、規律、質感、像徵、關係等等。下面的一幅照片也許是個不錯的例子。一般人大都只看到架上晾着的幾條毛巾,以至毛巾上的污漬,卻忽略當中展現的規律,更不會留意投影於牆壁的線條與圖案。

dcf-travel-img-33537

 
「攝影眼」另一容易使人誤解之處,在於只強調觀察,而忽略了之後的拍攝與後製。其實我們觀看的每一幅精彩照片,都經過觀察、取材、拍攝,以至後製才展現於人前。攝影大師安素亞當斯 (Ansel Adams) 就有「You don't take a picture, you make it.」精彩的一句,說明了一幅照片之所稱得上好,不是單靠按下快門之前的獨具慧眼,而是需要貫串於整個拍攝與後製過程中的巧妙心思。正因如此,當某人拍攝與後製的能力達到了相當的程度,在按下快門之前已經可以預見得出的結果,便彷彿擁有「攝影眼」特異功能。

dcf-travel-img-33538

dcf-travel-img-33539

dcf-travel-img-33540

dcf-travel-img-33541

dcf-travel-img-33542

dcf-travel-img-33543

dcf-travel-img-33544

 

看不到看得見的;看得到看得見的;看得到看不見的。 

簡而言之,攝影高手之所以擁有「攝影眼」能力,是因為他們除了用眼看之餘,亦會用心去「看」;除了觀察眼前景物之餘,亦會運用攝影知識與經驗,去預見拍攝之後可以得出的結果。因此,除非是攝影天才,否則像我等平凡之輩,要具備攝影眼,就必須付出時間與辛勞,累積功力。曾經在一個攝影班中,將攝影人從初學到高手,攝影眼的進化過程簡單劃分成三個階段:一、看不到看得見的;二、看得到看得見的;三、看得到看不見的。不介意花時間,甚至刻意地抽時間去拍攝像三家村── 沒有燈塔與日落 ── 這樣的平凡題材,為的就是讓自己能朝第三階段進化!

dcf-travel-img-33545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11 月 27 日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11 月 14 日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 (繼續閱讀)
舊機唔好嘥 ─ 窮玩 time-lapse 攝光寫影 攝影人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叫器材先決型,總要選用又新又先進,功能又勁揪的機種。然而器材先決是有潛前題的,那就是荷包先決。沒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器材先決只能夠是夢想。 但話得說回來,在數碼攝影年代,換機... (繼續閱讀)
ND, or no ND 攝光寫影 即使最懶惰的人,也總有一樣事情不會懶,那就是積極努力找藉口,為自己的懶惰合理化。 為了拍出行雲似的流水,一般都會用上高減光度 ND (neutral density) 鏡,小弟當然也不例外。事實上,裝上 ND 鏡,拍出期望中... (繼續閱讀)
總有失手的時候 ─ PS Photomerge 全景合併救亡術 攝光寫影 現時很多智能耭都具備全景拍攝功能,拍攝全景,輕而易舉。但若要製作出高質素的全景照,說到底,還是要回歸高解像相片合併。 Photoshop 設有 Photomerge 相片合併功能,可以將多幅照片合而為一,製作成為全景照,... (繼續閱讀)
尖沙咀。幻彩佑香江 攝光寫影 九月,初秋,晚上八時許,尖沙咀天星碼頭,遊人疏落。颱風大雨的日子不計,印像中,自從有了每晚八時開秀的「幻彩詠香江」以來,這應是筆者曾經遇上遊客最少的一個晚上。本來是看中了這一帶入夜之後,熱鬧的遊人如... (繼續閱讀)
彩雲邨外彩虹路 ─ 光軌拍攝分享 攝光寫影 自從數碼攝影興起,很多以前被認為屬於高級組的拍攝題材,亦逐漸走入尋常拍友家,而拍攝晚間車輛行走時形成的光流跡(又稱光軌),當是其中之一。大概是五年前吧,曾經當過光軌攝影班的導師,那時候,光軌拍攝對不少... (繼續閱讀)
舞麒麟 @ 長洲太平清醮 攝光寫影 前文《走午朝 @ 長洲太平清醮 》介紹過長洲太平清醮的走午朝醮祭祀儀式,本文轉轉口味,介紹此節日中的另一傳統活動,舞麒麟。 在香港,舞獅舞龍見得多,舞麒麟比較少見,但長洲太平清醮卻是例外。究其原因,首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