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中計!」甫踏進大棠楓香林的範圍,心中不由自主地暗罵了一句。

「活該!」沿路走到近楓香林的涼亭,心中禁不住狠狠的多罵一句。

第一句是罵別人,罵那些將觀賞價值如此平凡的楓香拍得似層層的充滿美感,引誘小弟舟車勞頓走一趟。第二句是罵自己,一句警世之言「攝影人不可信」經常掛在口邊,竟依然中計。

dcf-travel-img-34221
 大棠楓香如此狀態。信?還是不信?

攝影人不可信的原因,在於經常造假。且別說那些PS組合多張照片移花接木,又或者用上諸如多重曝光、慢快門長曝、失焦搖鐿等特技拍成的照片,即使是只用最平實的方式拍攝,也可以選擇不同的鏡頭焦距及拍攝角度,以至等待光影條件適合、動態得宜的瞬間才按動快門。只要善於斷章取義,寮屋前的一道污水渠,也有着「小橋流水人家」的詩意;街道上半窪水氹中的倒影,也可盡顯波平如鏡,美不勝收。若然還懂得透過後製編修小題大做,則那怕原本只是灰朦中透着微紅的晚霞,也可以弄得輝煌絢爛。

dcf-travel-img-34229
▲ 斷章取義,總能找到合乎心意的片言隻語。

當然,現實中除了小部份別有用心的個案,攝影人的「造假」,主要還是出於對美的追求,可說是一種藝術的表現。然而由於攝影既可以用於藝術創作,又可以用作現實記錄,雙重性格的特質容易使人混淆,人們往往把藝術加工當作真實,搞不清甚麼時候是藝術,甚麼情況是造假,以至「Art」「 呃」難分。

dcf-travel-img-34230
▲ 適可而止的後製,往往比誇張不堪、味精濃重的更具欺騙性。

dcf-travel-img-34225
▲ 如此修圖,一年四季都可拍到紅葉了。然而又有何意思?

回說大棠拍攝當日,天氣清涼但不寒冷,雖略多雲但尚算明朗,一口氣上到大棠山路的閘口處,但見一片青蔥,已感不妙。臨近楓香林一帶,山林翠綠,部份樹木還吐着清新的嫩葉。幸而並沒有薄霧,否則還以為春天提早到來。再往前行,楓香可以有多紅已經心中有數。

dcf-travel-img-34226
▲ 這混雜的葉色,正是本港冬春難分的天氣寫照。

但若說今年的楓香不紅,又不盡不實,因為紅起來的幾株,色如鐵鏽,真箇是鏽色可餐,相比兩年前所見的片片淡紅,算是有所交代。只可惜,就只是那幾株而已。萬綠叢中幾株紅,便是今年大棠楓香林的真實面貎。

dcf-travel-img-34227

dcf-travel-img-34228
▲ 即使葉色夠紅,葉子夠多,卻又千瘡百孔,或者瘦骨嶙峋。大棠的楓香,總能呈現出一份缺憾美。

幸而隨遇而安,滿足現狀,有乜影乜,正是本地拍友可愛之處,筆者又何嘗不是感染了同樣的習性。如是者,熟練地運用各種「造假」功夫,為眼前每年一遇的大棠紅葉勝景加工潤色。若然現場加工還未能湊效,回家PS 搭夠就是了。

dcf-travel-img-34222

本性難移!攝影人真的不可相信。這一句,也是用來罵自己的。哈!哈!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夏荷小記。煩人密語 攝光寫影 .6 月 6 日 少又話少,多又嫌多,好麻煩呀你! 沒錯,人類是最麻煩的生物。初夏兩訪城門谷拍荷,花開零星落索,意興闌珊,於是轉戰粉嶺康樂公園。 到埗,還未看得見荷塘,已見池塘旁邊人影幢幢,此起彼落。心想:這回肯... (繼續閱讀)
騙子是怎樣煉成的?城門谷初荷 攝光寫影 .5 月 29 日 唔使問阿貴,肯定又係因為地球暖化。 每年五月,荷花攝影愛好者整裝待發。然而今年,時屆五月下旬,綜合探子回報,城中大小荷塘仍只是小花三兩,未成氣候。屈指一算,半信半疑,時候應該差不多了吧?於是翻查以往... (繼續閱讀)
Suno, 合作愉快!(有片,有 AI) 攝光寫影 一向都有興趣將多幅硬照組合剪輯成為影片,並且加上合適的配樂。然而這看似不大複雜的事情,卻有幾個實在的難題。 首先是版權問題。大部份現成的歌曲音樂,都有版權保護,不可胡作非為。其次是歌詞內容大都不能與... (繼續閱讀)
文化現像隨筆 攝光寫影 相對專業的人像拍攝,業餘興趣性質的,很多方面都是求求其其,得過且過,草根階級尤其如是。採用甚麼服裝、道具、化妝,主要看「貨倉庫存」而定。就以這次屏山文物徑拍攝為例,原本打算拍旗袍,然而庫存就只有旗袍...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繁花似咁 攝光寫影 去年底國內上映的電視劇《繁花》爆紅,紅的程度,以發紫形容還不足夠。因為那不只是紅,而是在相當程度紅出個文化現象。文學、歷史、政治、文化、流行音樂,一時間,網上媒體繁花競放,嘩啦啦的甚麼都被拉落水,沾...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春城飛花到人間 攝光寫影 「曾經滄海難為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九唔搭八的兩句,其實都與賞花相關,也能與今次小弟到南昌公園拍攝黃花風鈴扯上關係。 曾幾何時,南昌公園的黃花風鈴仿佛獨市生意,短短一段黃花隧道,導致萬人空... (繼續閱讀)
不拘一格攝櫻材 攝光寫影 今年春節姍姍來遲,急景殘年與梅花山櫻的花期重疊,加上過年前的一陣忙碌,便錯過了拍攝的機會。真的是那麼忙嗎?撫心自問,更大的原因還是懶。 去年年初,側聞有關當局計劃在城門河邊栽種更多的觀賞花卉。果不...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當心中的一切隨光 攝光寫影 著名的地標不易拍。困難之處,在於同樣的地點,如何才能拍得與眾不同?因此,拍攝一些具知名度的地點之前,小弟通常都會稍稍思考一下可以如何演繹。這次到粉嶺皇后山印度廟拍攝也不例外,大概思考了半分鐘。 曾...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