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中計!」甫踏進大棠楓香林的範圍,心中不由自主地暗罵了一句。

「活該!」沿路走到近楓香林的涼亭,心中禁不住狠狠的多罵一句。

第一句是罵別人,罵那些將觀賞價值如此平凡的楓香拍得似層層的充滿美感,引誘小弟舟車勞頓走一倘。第二句是罵自己,一句警世之言「攝影人不可信」經常掛在口邊,竟依然中計。

dcf-travel-img-34221
 大棠楓香如此狀態。信?還是不信?

攝影人不可信的原因,在於經常造假。且別說那些PS組合多張照片移花接木,又或者用上諸如多重曝光、慢快門長曝、失焦搖鐿等特技拍成的照片,即使是只用最平實的方式拍攝,也可以選擇不同的鏡頭焦距及拍攝角度,以至等待光影條件適合、動態得宜的瞬間才按動快門。只要善於斷章取義,寮屋前的一道污水渠,也有着「小橋流水人家」的詩意;街道上半窪水氹中的倒影,也可盡顯波平如鏡,美不勝收。若然還懂得透過後製編修小題大做,則那怕原本只是灰朦中透着微紅的晚霞,也可以弄得輝煌絢爛。

dcf-travel-img-34229
▲ 斷章取義,總能找到合乎心意的片言隻語。

當然,現實中除了小部份別有用心的個案,攝影人的「造假」,主要還是出於對美的追求,可說是一種藝術的表現。然而由於攝影既可以用於藝術創作,又可以用作現實記錄,雙重性格的特質容易使人混淆,人們往往把藝術加工當作真實,搞不清甚麼時候是藝術,甚麼情況是造假,以至「Art」「 呃」難分。

dcf-travel-img-34230
▲ 適可而止的後製,往往比誇張不堪、味精濃重的更具欺騙性。

dcf-travel-img-34225
▲ 如此修圖,一年四季都可拍到紅葉了。然而又有何意思?

回說大棠拍攝當日,天氣清涼但不寒冷,雖略多雲但尚算明朗,一口氣上到大棠山路的閘口處,但見一片青蔥,已感不妙。臨近楓香林一帶,山林翠綠,部份樹木還吐着清新的嫩葉。幸而並沒有薄霧,否則還以為春天提早到來。再往前行,楓香可以有多紅已經心中有數。

dcf-travel-img-34226
▲ 這混雜的葉色,正是本港冬春難分的天氣寫照。

但若說今年的楓香不紅,又不盡不實,因為紅起來的幾株,色如鐵鏽,真箇是鏽色可餐,相比兩年前所見的片片淡紅,算是有所交代。只可惜,就只是那幾株而已。萬綠叢中幾株紅,便是今年大棠楓香林的真實面貎。

dcf-travel-img-34227

dcf-travel-img-34228
▲ 即使葉色夠紅,葉子夠多,卻又千瘡百孔,或者瘦骨嶙峋。大棠的楓香,總能呈現出一份缺憾美。

幸而隨遇而安,滿足現狀,有乜影乜,正是本地拍友可愛之處,筆者又何嘗不是感染了同樣的習性。如是者,熟練地運用各種「造假」功夫,為眼前每年一遇的大棠紅葉勝景加工潤色。若然現場加工還未能湊效,回家PS 搭夠就是了。

dcf-travel-img-34222

本性難移!攝影人真的不可相信。這一句,也是用來罵自己的。哈!哈!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燈影如夢鏡中花 @ 香港花展 2019 攝光寫影 .2 日前 人類學中,有關於人類「江山易改,品性難移」行為特性的論述。人類學?!真定假? 這句話是否與人類學有關,請恕小弟才疏學淺未能求證,然而「人懶冇藥醫」是「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的一種體現,則是百分百的肯定... (繼續閱讀)
雨中咭影 @ 藝里坊 攝光寫影 .3 月 11 日 「依度唔錯喎 …… 可以去影下。」 WhatsApp 傳來 Jenny 的訊息,並轉發了一個介紹西營盤藝里坊的連結。對於她的建議,我的即時反應是接連的幾個問號:喺呢度開班影人像?會否變了影打咭相?點樣影先至唔係咁打... (繼續閱讀)
人約黃昏前 @ 烏溪沙 攝光寫影 .2 月 28 日 烏溪沙,於我而言,是個無比熟悉的地方。打從四分一世紀前遷居馬鞍山,烏溪沙石灘一帶的景色,就是我的日常拍攝的題材。曾經有過一段時期,差不多每個星期天的早上,都背着相機到那裡走一轉。甚至可以這麼說,總之... (繼續閱讀)
春來滿城花亂飛 @ 春城無處不飛花 2019 攝光寫影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這句話,既指出人人都愛妝扮自己,亦可解作人們都愛美麗的事物。若以後者解釋而論,則人類之中,除了女士之外,攝影人尤其愛美。可不是嗎?每個攝影人都致力於影靚相嘛!而在云云萬物之中,花卉... (繼續閱讀)
冬去春來攝梅時 @ 嘉道理農場 攝光寫影 在香港,種有梅花可供拍攝的地方不多。因此,隨着中港交通日益方便,近年不少拍友都選擇北上尋梅,近者鄰近的深圳,遠者汕尾的陸河;當然,還有更遠的。然而對筆者而言,由於工作關係,即使抽空到一河之隔的深圳也... (繼續閱讀)
拍岸驚濤 ── 龍蝦灣 攝光寫影 小時候聽人家說,龍蝦灣是香港的潛水勝地。自此,想像中的龍蝦灣,就如常見於典型旅遊宣傳的浮潛照片那樣,清澈的水,平靜的浪,珊瑚伸手可及,游魚就在身旁 …… 。直至初次到訪,只見巨浪滔天。再訪,驚濤拍岸。... (繼續閱讀)
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攝光寫影 「中計!」甫踏進大棠楓香林的範圍,心中不由自主地暗罵了一句。 「活該!」沿路走到近楓香林的涼亭,心中禁不住狠狠的多罵一句。 第一句是罵別人,罵那些將觀賞價值如此平凡的楓香拍得似層層的充滿美感,引誘小... (繼續閱讀)
冬至屏山 ─ 元朗屏山文物徑快閃拍攝記 攝光寫影 冬至,太陽直射南回歸線的日子。這天,日短夜長到了極限,過了冬至,白晝的時間又逐漸長起來,直到半年後的夏至。如是者周而復始,歲月在這不斷的循環中悄然流逝,歷史,也就一去不返。 天生是個讀不懂歷史的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