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燈影如夢鏡中花 @ 香港花展 2019

人類學中,有關於人類「江山易改,品性難移」行為特性的論述。人類學?!真定假?

這句話是否與人類學有關,請恕小弟才疏學淺未能求證,然而「人懶冇藥醫」是「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的一種體現,則是百分百的肯定。剛踏進花展會場,朋友打量一下小弟掛在身上的裝備,問:「有冇帶腳架?」答:「冇。」

dcf-travel-img-34719

dcf-travel-img-34720

dcf-travel-img-34721

▲ 用微距鏡頭拍近攝,天經地義。

過去幾年夜拍花展,攜帶的器材一年比一年少,腳架就是最早放棄的一項。最近的一次夜拍是前年( 香港花展2017 ),當時已進化到只帶單機單鏡,一支105mm 微距鏡頭橫掃全場。可能是潛意識告訴自己,再沒辦法可以攜帶更少的裝備,去年索性沒有出動拍攝。今年因為再辦花展夜攝活動,於是重出江湖。雖然依然沒帶腳架,但為求在實習課前能拍好幾幅像樣的示範照,這天場地視察,除了主力鏡百微之外,還多帶了廣角及遠攝變焦鏡各一。孭起沉甸甸的相機背包,臨出家門前,有過足足一分鐘的內心掙扎。結果在心理上成功戰勝懶惰,因而得以背着一機三鏡踏足展場。

dcf-travel-img-34722

dcf-travel-img-34723

dcf-travel-img-34739

dcf-travel-img-34725

▲  中等距離拍攝中等大小範圍的景物,中等焦距鏡頭當然勝任。

每年的花展,驟眼看,不一樣;多看幾眼,差不多;認真再看,又不一樣。大型花圃的設計及攤位設計,當然年年不同。然而,若你的拍攝目的收窄到只是花卉,那麼,每年的分別又似乎不太大。這也難怪,世間上花的品種固然有限,決不會層出不窮,攤位的設計、燈光裝飾的佈置,儘管外觀上每年都不重複,但除了小部份別具心思予人驚喜之外,其餘的,性質上是基本不變,多拍幾年便會覺得不外如是。

dcf-travel-img-34726

dcf-travel-img-34735

dcf-travel-img-34728

▲  花展的攤位很多都設計精美,然而並非是全都適合拍攝。識揀,梗係揀燈光火着的,容易拍攝嘛。

其實除了花展之外,很多題材都是拍多了便容易感覺厭倦,要維持新鮮感,除了被動地等待題材有所改變,亦可主動地改變自己。例如改變使用的器材,最常見的就是使用不同焦距的鏡頭,即使眼前景物完全一樣,拍攝出來已是截然不同。此外,亦可改變取材重點。很多的拍攝題材都存在着「次題材」,例如花展中的「花」,也至少可以分為花卉、花檔 (大型花圃及攤位)和花絮幾項。每年集中拍攝一項,已可保證三年不會沉悶。況且人類善忘,三年之後循環再用,或許又再感覺有如初次邂逅。

dcf-travel-img-34729

dcf-travel-img-34730

dcf-travel-img-34731

▲  展場中總有一些強調光影的設計,這類展品,於夜間更顯魅力。

然而對於某類人士而言,改變並不容易,小弟就是一例。首先是固執,除了起初拍攝的一兩年,之後的拍攝愈見眼光狹窄,大型花圃已有數年完全沒有入鏡。其次就是本文之前提到的,懶。只用一機一鏡,而且不是天涯鏡,可拍的當然大有局限。對於這樣頑固懶惰的人而言,由前年的一機一鏡,到今次不惜消耗大量體力,背負多個鏡頭,確乎是很大的進步;勇於求變的精神,絕對值得肯定。

dcf-travel-img-34732

dcf-travel-img-34736

dcf-travel-img-34734

dcf-travel-img-34738

dcf-travel-img-34737

▲  為甚麼喜歡夜攝花展?不就是為了那些日間找不到的璀璨、幽深、夢幻,以及意想不到的色彩。

只可惜,精神未必可以轉化為物質。一機三鏡出征的結果是:用作拍攝的依然是一機一鏡,其餘的兩個鏡頭,從進入展場到離開,原封不動。但請相信我,中途確實有過換鏡頭拍攝的念頭,只不過因為下着雨,所以 …… 。

多謝天雨給予絕佳的藉口,讓這懶人省卻換鏡頭的麻煩!下一年,若然不下雨,必定會換的。必定!信住先。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關文章 -
燈光色彩萬花筒 ─ 夜攝維園花展 2017
All We Need is Light ─ 夜攝維園花展 2016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尖沙咀。幻彩佑香江 攝光寫影 .9 月 9 日 九月,初秋,晚上八時許,尖沙咀天星碼頭,遊人疏落。颱風大雨的日子不計,印像中,自從有了每晚八時開秀的「幻彩詠香江」以來,這應是筆者曾經遇上遊客最少的一個晚上。本來是看中了這一帶入夜之後,熱鬧的遊人如... (繼續閱讀)
彩雲邨外彩虹路 ─ 光軌拍攝分享 攝光寫影 .8 月 31 日 自從數碼攝影興起,很多以前被認為屬於高級組的拍攝題材,亦逐漸走入尋常拍友家,而拍攝晚間車輛行走時形成的光流跡(又稱光軌),當是其中之一。大概是五年前吧,曾經當過光軌攝影班的導師,那時候,光軌拍攝對不少... (繼續閱讀)
舞麒麟 @ 長洲太平清醮 攝光寫影 前文《走午朝 @ 長洲太平清醮 》介紹過長洲太平清醮的走午朝醮祭祀儀式,本文轉轉口味,介紹此節日中的另一傳統活動,舞麒麟。 在香港,舞獅舞龍見得多,舞麒麟比較少見,但長洲太平清醮卻是例外。究其原因,首先... (繼續閱讀)
無添加夜燈人像 @ 南豐紗廠 攝光寫影 食過返尋味,但又不想照辦煮碗。這正是小弟不久之前,領教過南豐紗廠夜拍黑白滋味之後的想法 ( 請參看拙文《 黑白交織 @ 南豐紗廠》)。要得償所願並不困難,之前影黑白,可以改拍彩色;之前拍景物,可以改拍人物。... (繼續閱讀)
黑白交織 @ 南豐紗廠 攝光寫影 從荃灣地鐵站A出口步行前往南豐紗廠,先要走過通往愉景新城的一道長長的走廊。這長廊,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十多年前經常走過;陌生,是現在的裝潢比以前華麗得多。 曾經有過好幾年,工作地點在荃灣,從... (繼續閱讀)
走午朝 @ 長洲太平清醮 攝光寫影 在剛過去的香港國際旅遊展 (ITE Hong Kong),有幸獲一參展商提供時段,在其攤位作現場分享。老實說,當初接到負責人通知時,筆者的第一反應,是懷疑對方打錯電話。須知小弟極少外遊,在以旅遊為主題的活動中分享,... (繼續閱讀)
塘畔偶然留小景,荷花那復計東西 攝光寫影 一場風暴,到底可以帶來多大、多深、多遠的影響?看今年的新田河塘,或者可以略知一二。經歷去年山竹的洗禮,今年的新田荷塘,狀態是過去五年最差,是明顯的差。過去我曾在本欄先後撰文數篇,向讀者推介新田荷塘,... (繼續閱讀)
飛蝶留影 ─ 風中追風 攝光寫影 本月初發表的一篇《飛蝶留影 ─ 基本拍攝設定》 (以下簡稱前文),介紹了拍攝飛動中的蝴蝶的基本相機設定。採用這設定的成效如何,除了可以在實踐中驗證之外,亦不難從拍攝新手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不久前舉辦的一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