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塘畔偶然留小景,荷花那復計東西

一場風暴,到底可以帶來多大、多深、多遠的影響?看今年的新田河塘,或者可以略知一二。經歷去年山竹的洗禮,今年的新田荷塘,狀態是過去五年最差,是明顯的差。過去我曾在本欄先後撰文數篇,向讀者推介新田荷塘,今年是沒法寫下去。或者荷塘會問:怎可以肯定這是去年山竹的後遺症?答:看路旁欄杆邊大堆還未清理的樹枝,不是因為山竹,難道是蘋果嗎?於是,新田荷塘百詞莫辯,注定要鬱鬱寡歡地渡過這個夏天。

dcf-travel-img-35607
去年今日此塘中,人面荷花相映紅。荷花不知何處去,殘枝淒葉笑清風。
( 今年五月底的新田荷塘 )

曾經聽過一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原來,荷與河,都相似,只是相互逆轉的週期不用三十年,數年,足矣。正當新界東的新田荷塘強差人意,位處新界西,荃灣城門谷公園的荷花池卻是倍顯風華。結果,自五月底開始,城門谷荷塘邊持續上演着一幕接一幕的人面荷花相影紅,好不熱閙。

dcf-travel-img-35608

每個荷塘都有其特徵,新田荷塘貴乎自然,而城門谷,則勝在花靚葉翠,池塘企理。拍攝數小時,往往不用出動蚊怕水。 此外,交通方便亦是城門谷的一大優勢,從港鐵大窩口站步行前往,需時只略多於五分鐘。

dcf-travel-img-35609

dcf-travel-img-35610

dcf-travel-img-35611

dcf-travel-img-35612

單就拍攝荷花而言,城門谷較明顯的缺點是取景位置相當局限。若以上下池塘靠近荷花位置的欄杆長度計算,總和大概只有四十米。因此,在這裡拍攝時,特別需要留意一些標準位。特別留意是甚麼意思?那就是說,若你是希望拍到與別人所拍的相似,就要留意尋找相同的位置取景;相反,若你是希望與別不同的,就要儘量避免在那些位置拍攝。話得說回來,故意選取標準位置,但又自我要求拍出新意,也不失為富有挑戰性的嘗試。

dcf-travel-img-35613

dcf-travel-img-35614

dcf-travel-img-35615

在城門谷拍荷另一需要注意的,是池塘周圍容易干擾畫面的雜物。首先是公園旁邊的建築物。一般情況下,由於拍荷較多使用大光圏,景深較淺,散景鬆朦,遠處的景物不容易造成干擾。況且,建築物線條與色彩明顯,取景時不難察覺,避免入鏡就是了。然而明槍易擋,暗箭難防,容易忽略的是建築物在池塘的倒影,當以較短焦距納入較多景物時,稍不留神,便會把把干擾一併攝入。類似地,公園內位處池塘旁邊的一些設施,諸如欄杆、變壓箱、涼亭等,處理不善,亦容易使畫面顯得格格不入。

dcf-travel-img-35616

dcf-travel-img-35617

然而世事無絕對,一些本來帶干擾性的元素,若能適當利用,又可以變成令相片生色的配襯。別的不說,入夜後周圍建築物亮起的點點燈光,已可以為照片提供不少裝飾及變化。事實上,城門谷是個正規的,由康文署所管核的公園,設施足夠,不乏照明,塘畔亦平坦闊落,在這裡拍攝夜荷,既舒適,又安全。

dcf-travel-img-35618

dcf-travel-img-35619

過去幾年拍荷都情傾新田,儘管那裡是蚊多草亂路崎嶇。料不到今年因為疑似山竹後遺症,致使這份忠誠打開了一道缺口。唯有藉以下改裝了的蘇軾名句,為這趟移情別戀的合理性,牽強背書:

塘畔偶然留小景,荷花那復計東西。

dcf-travel-img-35620

 


相關文章 -
估佢唔到的考驗 @ 新田荷塘
估佢唔到的驚喜 @ 新田荷塘
路邊拾遺 ─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
還看殘荷亂舞 ─ 從欣賞到拍攝
影錯荷花會錯意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蓮蓬問 攝光寫影 .9 月 30 日 再過幾天就是中秋節,又是吃月餅的時候。提到月餅,又怎能不想起蓮蓉?雖然隨着時代的變遷,中秋節傳統有淡化的趨勢,月餅近年亦逐漸走樣。早些年已興起冰皮,今年當紅的似是流心奶黃,然而最經典的蓮蓉餡,至今依... (繼續閱讀)
細聽夕陽 攝光寫影 夕陽,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無論是從現今攝影人鍥而不捨的追捧,還是古代詩人向晚意不適的慨嘆,都不難看出,夕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的地位。是因為那取之不竭的金黃,還是源源不絕的溫馨?又或者,是因為那欲留還去...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FMPP #1 攝光寫影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有打算再覓主題,誠邀繼續合作。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總是未能成事。如是者,轉眼便是大半年。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偏偏又遇上「新冠」疫情反彈。本來屬意的拍攝... (繼續閱讀)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冬日南風 攝光寫影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人未見過,只看過幾幅照片,該如何拍攝,心中沒底,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或者,唯一要求就是百搭。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時尚古典兼備、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之不過,說到底... (繼續閱讀)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