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赤道之國:群島與山林攝影扎記

dcf-travel-img-36269

「加拉帕戈斯」這個名字時總會在自然旅遊及攝影愛好者之間引起許多想像和憧憬,這個由21個大小島嶼和逾100個島礁所組成的群島位於南美洲厄瓜多爾以西約1000公里,屬於厄瓜多爾的所管轄的領域。群島被東太平洋環抱,受著地理的分隔和洋流季風的滋潤,孕育了許多獨特的物種。千萬年來加拉帕戈斯的島嶼生成自海底火山活動,南美洲動植物遠渡重洋落地生根,隨著年月世代繁衍並漸漸適應不同島嶼的生境。加拉帕戈斯群島直到1535年才首次有人類踏足,其後於19世紀到訪的自然學家達爾文及其學說更讓我們進一步思考生物、地理與時間之間的微妙關係。

筆者自求學時期已經對生物地理和自然生態十分著迷,並希望可以到訪這個令人神往的奇妙領域。直到2019年終於有機會因為工作關係帶隊前往加拉帕戈斯群島,飛機著陸那一刻著實令人激動萬分,而接下來的海陸空探索帶給我無數難忘的經歷:除了群島的奇岩怪石和壯麗地貌,天空的飛鳥,陸上的巨獸,海中的游魚,沒有一種不令我一次又一次的比對以往所聽所聞,並啓發更多對生命的領會。 

厄瓜多爾政府於1959年設立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將群島上未有人類聚居的97%土地(約8000平方公里)劃為受保護地區,旨在保護群島上及其海域的天然地貎和獨特的生物多樣性。由於長期的地理分隔,群島上的動物對人類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戒心,除了可以讓訪客在較近的距離觀察拍攝,有時甚至會好奇地主動接近人類。加拉帕戈斯群島之旅不只是生態愛好者追尋學者達爾文的足跡的朝聖之旅,這兒亦是自然攝影師的夢幻國度。

dcf-travel-img-36284

加拉帕戈斯的日落Sunset in the Galapagos
這兒的海域可以觀察到全球各種主要海鳥類別,包括企鵝目 (Sphenisciformes)、鸌形目(Procellariiformes 例如信天翁和暴風鸌)、鵜形目(Pelecaniformes)、鰹鳥目(Suliformes 例如鰹鳥和軍艦鳥) 和鴴形目(Charadriiformes 例如海鷗和燕鷗)。認識海鳥可以讓我們讚嘆海洋的浩瀚,也讓我們欣賞到生物的多樣性和適應性。圖中是軍艦鳥Fragatebirds (Fregata sp.)。

 

dcf-travel-img-36271

 

褐鵜鶘與紅石蟹
Brown Pelican (Pelecanus occidentalis) and Sally Light-footed Crab (Grapsus grapsus)
海岸環境的生物多樣性和數量皆十分豐富,為自然攝影愛好者提供了許多拍攝的題材。在加拉帕戈斯群島,我所到的每一個海島,所到的每一個觀察點,甚至是所站的每一個角落,見到的都是自然攝影師夢寐以求的畫面。

 

dcf-travel-img-36272

 

赤道毛皮海獅Galapagos Fur Seal (Arctocephalus galapagoensis)
赤道毛皮海獅主要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繁殖,其較厚密的毛皮可以適應受寒冷海流影響的地區。人類於19-20世紀濫捕赤道毛皮海獅取其毛皮,引致其種群數量幾近絕種,1959年加拉帕戈斯群島國家公園成立並推行禁獵和和種保育工作,令其種群數量回升至約10000-15000頭左右,但仍然未脫離瀕危物種之列(Endangered)。

 

 

dcf-travel-img-36277

黑海龜Galapagos Green Turtle (Chelonia mydas agassizii)
在加拉帕戈斯群島交配產卵的綠海龜亞種體色近乎黑色,所以亦稱為黑海龜。黑海龜的分類暫時仍具有爭議,有學者將其歸入綠海龜的一個亞種,亦有學者主張將其列為獨立一個種,不管是否作為獨立一個種,由於其較慢的繁殖速度(雌海龜要逾30年才達至性成熟)以及生境消失和人為捕獵,黑海龜/綠海龜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瀕危物種。

 

dcf-travel-img-36283

「加拉帕戈斯」(Galapagos)是西班牙文「陸龜」的意思,而在群島上生活的巨型陸龜亦為群島有了十分貼切而著名的名字:加拉帕戈斯群島The Galapagos Islands. 
加拉帕戈斯的巨型陸龜可能曾經有多達15種,分佈在群島上不同地區,然而由於自16世紀人類首次踏足群島之後,人為捕獵、外來物種的威脅以及生境的消失,已經令部份巨龜種類絕種,餘下的亦極受絕種威脅(2012年6月24日死亡的'Lonesome George' 宣告Pinta Island 的巨龜Chelonoidis abingdonii 的滅絕)。圖中的是攝於 Santa Cruz 島上的野生陸龜 (Chelonoidis porteri),是極度瀕危的物種。

 

dcf-travel-img-36280

加島信天翁Waved Albatross (Phoebastria irrorata)
加島信天翁是分佈在熱帶水域的信天翁,繁殖於南美洲赤道國家厄瓜多爾以西的海島,已知的群落絕大部份於加拉帕戈斯群島營巢,覓食時亦有於秘魯和哥倫比亞的大陸架海水域錄得。雖然繁殖數量仍有約34700對,但其種群在過去數十年正在不停減少。由於其高度密集於細小繁殖區,加上延繩捕魚Long-line Fishing 對其可能的傷害,世界自然保育聯盟於2007年將加島信天翁的評級由易危(Vulnerable)調整到極度瀕危(Critically Endangered)。

 

dcf-travel-img-36279

加島短耳鴞 Galapagos Short-eared Owl (Asio flammeus galapagoensis/Asio galapagoensis)
無論在任何地方,在野外遇到貓頭鷹都會成為自然愛好者的重要時刻。加島短耳鴞是日行性的鴞類,以捕捉海島上的海鳥作為主要獵物。這種貓頭鷹的分類仍有不同說法,有學者將其納入短耳鴞的一個亞種,亦有學者主張將其提升為獨立種。不論如何,這亦是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的特有類別生物之一。

 

dcf-travel-img-36274

美洲礪鷸American Oystercatcher (Haematopus palliatus)
加拉帕戈斯之行除了群島上的特有物種之外,南北美洲的沿海物種也有機會分佈在島上。清晨時份在岩岸搜尋海鬣蜥和海獅時觀察到許多不同的鳥類,包括圖中的美洲礪鷸。美洲礪鷸是加拉帕戈斯不常見的鳥類,在岩岸生境活動,捕食貝類和牡蠣。

 

dcf-travel-img-36275

 

黃頂夜鷺Yellow-crowned Night Heron (Nyctanassa violacea)
鷺鳥是我其中一個喜歡拍攝的類別,牠們是食物鏈較頂層的成員,其物種的多樣性和數量反映著環境的健康。全球鷺科鳥類約有64種,除了南北兩極和沙漠地區之外幾乎分佈在全球所有的濕地、河岸和沿海地區,也包括許多地處偏遠的海島。黃頂夜鷺主要分佈在北美洲東南地區、中美洲和南美洲東部沿海地區,在加拉帕戈斯群島亦有分佈,並且是當地的留鳥。在觀察拍攝特有的海鬣蜥時遇到一頭位置十分理想的黃頂夜鷺,趁著微風輕吹婚羽揚起時拍下了記錄照,這張照片的光影有如舞臺效果,那飛揚的飾羽也彷如大老倌的裝扮。

 

dcf-travel-img-36273

加島綠鷺Lava Heron (Butorides sundevalli)
加島綠鷺是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特有鳥種,生活在群島上的潮間帶和紅樹林等生境,主要捕食蟹類和魚類,亦會捕食昆蟲。加拉帕戈斯群島之行在潮間帶潮池拍攝到正在守候獵物的一頭,拍攝時我身邊還有許多沒有入鏡的海鬣蜥呢!

 

dcf-travel-img-36276

冠嘲鶇Hooded Mockingbird/Española Mockingbird (Mimus macdonaldi)
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的嘲鶇屬鳥類祖先源自美洲大陸,在不同的島上經過了多年的演化發展出獨特的身體特徵並成為了各自獨立的鳥種。在小西班牙島 Española Island/Isla Española 的冠嘲鶇擁有較長的喙部和較深色的臉部,可以和其他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的嘲鶇區分。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生物多樣性和獨特性不只是生物學家的寶庫,也令每一位自然愛好者讚嘆大自然的奇妙!

 

dcf-travel-img-36270

秘鮋Pacific Spotted Scorpionfish (Scorpaena mystes)
加拉帕戈斯群島的海陸空自然生態都十分有吸引力,每一天的探索活動都有許多的拍攝機會。除了欣賞陸地及空中的生物多樣性,這兒的水底世界也十分迷人,輕裝浮潛亦可以觀察到許多有趣生物。圖中的秘鮋有極佳的保護色,如果從背後拍攝的話可以交代其天然生活環境和擬態能力,不過我還是更喜歡從正面拍攝,展現其有趣的表情。

 

除了加拉帕戈斯群島,我亦有前往厄瓜多爾境內的安第斯山脈地區進行觀察拍攝。「厄瓜多爾」(Ecuador) 這個名字源自西班牙語’República del Ecuador’(赤道上的共和國)。赤道地區常常予人炎熱多雨的印象。然而由於陸地板塊運動所造成的高山,在無數的世紀之中因為高山的走向和地理分隔,最終形成了安第斯山脈獨特的物種分佈。除了在赤道地區親自感受溫帶氣候,在每一個晨昏在濕冷的森林之搜尋高山鳥類,的確是令人難忘的體驗。 

厄瓜多爾除了西部海域著名的加拉帕戈斯群島和東部的亞瑪遜森林之外,南北走向的安第斯山脈亦是生物多樣性的寶庫。在高山的雲霧森林(Cloud Forest),潮濕多雨的氣候讓常綠森林茂盛生長,形成了獨特的生物熱點。厄瓜多爾錄得逾1500種鳥類,佔全南美洲鳥種(約3100種)幾近一半,由海岸到森林,由低地到高山,每一個生態區系都讓自然愛好者有許多驚喜。

森林的清晨時份是自然觀察的黃金時段,可以說是每一天都會有不同驚喜。雖然清晨時份的森林霧氣往往會對觀察和拍攝造成不少的挑戰,但這時我會專注聆聽並細心欣賞各種鳥類的大合唱,當中的每一個音節或每一段鳥鳴,都是對大自然生命力的歌頌,也為自然愛好者帶來另一種感動。日出之後霧氣漸散,各種色彩斑爛的鳥類陸續現身,雖然鳥音尤在耳邊,大自然卻馬上送上視覺的盛宴,讓我一方面舉起雙筒望遠鏡觀察,一邊又要拍攝進行記錄,忙個不亦樂乎。

dcf-travel-img-36285

緋腰巨嘴鳥Crimson-rumped Toucanet (Aulacorhynchus haematopygus)
厄瓜多爾有多種的綠色的巨嘴鳥,遇到圖中這隻鳥時只看到其背部,雖然腰部大部份被翅膀遮掩住,但仍然可以見到一些鮮紅的羽色,加上其尾部末端大塊的棕斑和綠色的喉部,可以確定是緋腰巨嘴鳥。不過無論是否辨認到物種,能夠在森林之中遇到巨嘴鳥,感受南美洲的鳥類多樣性和獨特性,已經是自然愛好者的最大收獲!

 

dcf-travel-img-36286

扁嘴山巨嘴鳥Plate-billed Mountain Toucan (Andigena laminirostris)
巨嘴鳥(Ramphastidae 鵎鵼科)是中南美洲原始森林的明星鳥種,全球有33種,主要取食果實,亦會捕食昆蟲及小型脊椎動物。觀察完加拉帕戈斯群島的海鳥和特有鳥類,置身在赤道中高海拔的雲霧森林搜尋鳥類,是全新的觀察體驗。清晨時份在住宿地的森林保護區欣賞了多樣的鳥鳴之後,在雲霧漸散,能見度稍佳的時候便要把握機會觀察和拍攝。扁嘴山巨嘴鳥在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海拔1200-2500米的森林地區,由於森林生境的減少及被人為捕捉作為籠中鳥等威脅,本種已被IUCN 列為「近危」(Near Threatened)。

dcf-travel-img-36282

黑臉美洲咬鵑Masked Trogon (Trogon personatus)
咬鵑目(Order Trogoniformes) 之下的咬鵑科(Family Trogonidae)全球有39種,分佈在美洲、非洲及亞洲的熱帶森林,大部份成員顏色鮮艷,在林中遇到時會為觀鳥者帶來很大的驚喜。咬鵑雖然有奪目色彩,但行蹤隱秘,對於觀察和拍攝都是一項挑戰,而且不少種類長相相似,辨識時亦要留意細微特徵。厄瓜多爾的森林共錄得15種咬鵑科成員,當中綠胸紅腹的也有10種,辨認本種時除了要注意胸部的白色橫斑,更重要是注意那具有明顯大塊白斑的尾羽。清晨時份在樹林之中光線較弱,加上背光拍攝,對手持拍攝有一定挑戰。使用了ISO 3200 仍然只有1/50s 快門速度,拍攝時除了要屏息靜氣以求穩定器材,亦要在主體較少動作或等候搖晃樹枝停頓時才使用快速連拍。

 

dcf-travel-img-36287

 

白臉鴷White-faced Nunbird Hapaloptila castanea) 這種外型獨特的鳥只分佈在秘魯、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的高地森林的狹小區域,亦是許多觀鳥者南美洲之行的重要觀察品標。能夠連續兩天在林中遇上並拍得記錄照片是我厄瓜多爾高地森林之行的重大收獲之一。

  

從熱帶島嶼到高地森林,一個夢幻旅程造訪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態環境,豐富了我的生態視人生有許多選擇,生活也有許多種方式,不同的種子種出不同的果實。萬卷書和萬里路,兩者皆令我的人生更豐盛,能夠分享這份感動更是重大的喜悅。感謝DC Fever 提供平台讓我可以分享一些在加拉帕戈斯群島和厄瓜多爾高地森林的觀察拍攝記錄,希望大家亦可以在自然旅遊之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Samson So 的其它文章
赤道之國:群島與山林攝影扎記 Samson So .8 月 12 日 「加拉帕戈斯」這個名字時總會在自然旅遊及攝影愛好者之間引起許多想像和憧憬,這個由21個大小島嶼和逾100個島礁所組成的群島位於南美洲厄瓜多爾以西約1000公里,屬於厄瓜多爾的所管轄的領域。群島被東太平洋環抱... (繼續閱讀)
我的 EOS 80D 印象 Samson So 對於喜歡旅遊和拍攝自然生態的用家,器材的便攜性和功能是選擇重點之一,以相機而言,中階相機是選擇最多的系列。Canon 新推出的EOS 80D,許多網站都有詳細功能介紹,有機會在婆羅洲實地使用拍攝了一些作品,在這... (繼續閱讀)
淺談望遠鏡攝影 (Part III) Samson So 淺談望遠鏡攝影之三 圖/文 蘇毅雄  「望遠鏡攝影」能夠兼顧觀察與拍攝的要求,在自然攝影的範疇有許多應用的地方,其驚人的放大率讓攝影師在拍攝野生動物和鳥類等主題時有焦距上的優勢。選擇了合適的單筒望遠鏡...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淺談望遠鏡攝影 (Part II) Samson So 「望遠鏡攝影」兼顧觀察與拍攝的要求,其驚人的放大率讓攝影師在拍攝野生動物和鳥類等主題時有距離上的優勢。然而採用超高倍數拍攝的背後亦有一定代價,除了影像更容易受到器材的輕微抖動所影響,狹窄的視角也令搜...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淺談望遠鏡攝影 (Part I) Samson So 筆者喜歡各類自然觀察和攝影,除了傳統攝影器材之外,多年來也一直以「望遠鏡攝影」方式記錄所見所聞。這種焦距可達2000mm-3000mm而又輕巧靈活的拍攝方式不只是應用於觀察記錄,亦為有意嘗試鳥類攝影的朋友另闢蹊... (繼續閱讀)
我的G3X 肯亞攝記 Samson So 攝影是許多朋友鍾情的活動,也成為了旅遊生活之中不可或缺的部份,我們到境外的保護區或國家公園考察,以身心感受大自然氣息,觀察並拍攝各具特色的野生動植物,深入了解當地文化及生活更加是寶貴的學習經歷。 ... (繼續閱讀)
我與G1X Mark II 的川藏之旅 Samson So 攝影和旅遊已經成為許多人生活中的經常活動,而且兩者往往相輔相承,互相帶動。旅遊攝影,器材的機動性是攝影師考慮重點之一,所以外遊時我會儘量減少攝影器材的體積和重量。對於體力要求較多的在高海拔地區活動,...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一機走天涯」的旅遊隨拍 Samson So 「隨拍」並不是隨隨便便按下快門拍攝之意,隨手拈來的拍攝題材,經過細心思考,認真構圖,發揮器材的性能以配合個人風格,各種器材都可以成為個人觀感的延伸。對於喜歡旅遊的朋友,一台讓攝影師可以輕身上路,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