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上的羽衣天使

赤道上的羽衣天使 圖/文 Samson So

東非的國家公園及生活其中的眾多野生動物,已為這個地區奠下了非常鮮明的「野生動物王國」的形象。我們對群獅出動撲殺牛羚的驚險鏡頭、斑馬群橫渡河流時被鱷魚伏擊的震撼場面等應該不會感到陌生。或許你響往獵豹那驚人的奔跑速度和追捕瞪羚時那矯健的身手,另一方面郤又正在替那頭剛剛逃離土狼之吻的小長頸鹿暗捏一把冷汗。在這個大草原舞台上上演的一幕幕猛獸生態大觀確實令人眼界大開。然而,如果閣下以為這些就是東非這個野生動物王國的全部的話,那麼你將會錯過大自然中一些最精彩吸引的奇妙生物──鳥。

2001年我首次踏足東非國家肯亞,行程之中我和嚮導談及有關肯亞的生態觀光活動,發現原來許多遊人初到肯亞時只對獸類感到興趣,對這兒的豐富的鳥類資源反而認識不多。然而在經過親身的野外體驗之後,人們往往便開始認識鳥類的吸引之處,有的後來甚至還經常的重遊肯亞(包括我自己),細味觀鳥之樂。多年前在肯亞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已經在我的生命畫布上劃上了深刻的一筆,也為我的工作定下長遠目標,包括逾五十次帶隊到非洲多個國家進行自然觀察和拍攝。

dcf-travel-img-49115

蕉鵑是非洲特有科鳥類,圖中的是沙氏蕉鵑 Schalow's Turaco (Tauraco schalowi), Massai Mara, Kenya

不論是以何種性質或何種方式到訪東非,這兒的豐富鳥種都會讓我們對這個迷人的野生動物王國有全新體會。肯亞位於赤道之上,地跨南北緯約4度,面積三千一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鳥類總數超過1100種,這不但是全球約10,000種鳥類的約九份之一,種類亦是東非地區約600種大小型哺乳類動物的近兩倍。這些鳥類分佈在不同的生態環境中,有的生活在廣闊的稀樹草原,朝夕與獅子羚羊為伍;有的生活在濕地之中,天天欣賞著水天一色的美景;也有的生活在原始森林,以美妙歌聲宣示其領域。可以說,來到肯亞,我們與鳥為伍的時間比遇上任何野生動物的機會都多。

dcf-travel-img-49114

紫胸佛法僧 Lilac-breasted Roller ( Coracias caudatus), Amboseli National Park, Kenya.

 

dcf-travel-img-49133

非洲鵟 Augur Buzzard (Buteo augur) , Lake Nakuru, Kenya

 

dcf-travel-img-49134

紫藍飾雀 Purple Grenadier (Uraeginthus ianthinogaster), Lake Elementaita, Kenya 

在肯亞觀鳥和拍攝是一令人十分興奮的活動,除了因為這裏的鳥類種類繁多、各具吸引,令人目不睱給之外,這兒的鳥類亦並非「可望而不可及」一族,相反更可以容許我們較為接近的觀察。由於肯亞的多數原居族人對野生動物都抱著尊重和敬畏的態度,所以並不會對其濫捕濫殺,再加上保護區的設立及政策上對野生動物的保護,在沒有受到人類捕獵的壓力之下,鳥類亦因而願意與人類更加親近。我還記得在穿越馬賽馬拉草原的馬拉河河邊,和各種鵯類(Bulbuls)、椋鳥(Starlings)及織布鳥(Weaver Birds)分享著和暖的陽光及桌上豐盛早餐,也在夕陽下的奈瓦薩湖畔,和巨鷺(Goliath Heron)一起守候著水中的獵物,也曾試過穿越樹林,為了一睹東非特有的肯尼亞角鴞(Sokoke Scops Owl),以及在印度洋岸邊守候著潮水帶來的各種涉禽(Waders)。如果閣下是對觀鳥或鳥類攝影情有獨鍾,肯亞豐富的鳥類資源一定會讓閣下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如果閣下有興趣嘗試從鳥類認識大自然,這兒平易近人的鳥種亦為我們提供了上佳的觀察和學習機會。如果閣下是觀鳥或鳥攝愛好者,非洲特有的科屬鳥類亦絕對值得大家一再踏足這片大陸。

dcf-travel-img-49132

鼠鳥是非洲特有科的鳥類,圖中的是斑鼠鳥 Speckled Mousebird (Colius striatus), Lake Elementaita, Kenya 

當然,觀鳥或鳥攝不一定要刻意追求鳥種,隨心觀察可以是非常寫意的活動:在首都內羅比酒店大堂外那片小花園,我趁著午後的小休時間,一邊呷著肯亞的特式咖啡,一邊欣賞著太陽鳥(Sunbird)在花間採蜜,此刻悠然自得的我,和忙碌的鳥兒相映成趣;在清晨的納庫魯湖畔,旭日金光的映照之下,岸邊的五十萬隻小紅鸛(Lesser Flamingo)和我一起迎接新一天的來臨,是我所經歷過的最熱鬧的日出;拂曉時份的奈瓦薩湖邊,在冷雨寒風之下,吼海鵰(African Fish Eagle)佇立枝頭傲視其領域,其颯颯風姿足以驅走四周的寒意;在一望無際的馬賽馬拉草原上,一群白鸛(White Stork)正在為險阻重重的長途遷徙養精蓄銳,其冒險精神讓我不禁肅然起敬。在廣闊的天與地之間,我一再凝視這群羽衣天使,感受著生命的讚禮,這一切一切,已遠遠的超越了一個生態學家及自然愛好者的野外觀察記錄,在婉然的鳥鳴聲中,我為大自然的姿色而讚嘆,在亮麗的飛羽之間,我為生命的瑰麗而悸動。

dcf-travel-img-49118

小紅鸛 Lesser Flamingo (Phoeniconaias minor), Kenya

 

dcf-travel-img-49130

在營地拍攝的線尾燕 Wire-tailed Swallow (Hirundo smithii), Massai Mara, Kenya

 

肯尼亞熱門觀鳥地點

肯亞幅員遼闊,觀鳥地點亦多不勝數,較為人們所熟識而且交通便利的,有位於首都內羅比,距離市中心只有約十五分鐘車程的「內羅比國家公園」(Nairobi National Park) 。想認識非洲不同海拔原始森林的鳥類,「埃爾貢山國家公園」(Mount Elgon National Park) 、「卡卡梅卡森林保護區」(Kakamega Forest Reserve) 和「肯尼亞山國家公園」(Mount Kenya National Park)等是理想地區。肯亞東部的辛巴山國家保護區(Shimba Hill National Reserve)、碩果僅存的沿岸森林「阿拉布科索科凱國家公園」(Arabuko Sokoke National Reserve)和毗鄰印度洋的「美達溪」(Mida Creek)亦是絕佳的觀鳥地區。如果希望能夠在一睹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Mount Kilimanjaro (5895m),肯亞南部的「安博塞利國家公園 (Amboseli National Park) 是不二之選。大裂谷地區的各個湖泊包括鹼性咸水湖「納庫魯湖」(Lake Nakuru)和「柏哥利亞湖」(Lake Bogoria)是著名的火烈鳥群聚地點,而淡水湖「巴林哥湖」(Lake Baringo)和「奈瓦薩湖」(Lake Naivasha)則是觀察各種水鳥的勝地。 佔地近一千七百平方公里「馬賽馬拉保護區」(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當然是觀察獸類的著名地區,這兒的鳥類物種也相當豐富,不容錯過。 

dcf-travel-img-49116

肯尼亞角鴞 Sokoke Scops Owl (Otus ireneae), Arabuko Sokoke National Reserve, Kenya

dcf-travel-img-49121

非洲冠鵰正在吞食紅尾猴的尾巴
African Crowned Eagle (Stephanoaetus coronatus) swallowing the tail of Red-tailed Monkey(Cercopithecus ascanius), Kakamega Forest Reserve, Kenya

dcf-travel-img-49117

白鵜鶘 Great White Pelican (Pelecanus onocrotalus), Lake Naivasha, Kenya

 dcf-travel-img-49137

非洲體型最大的翠鳥是大魚狗,圖中這隻捕獲了外來引入的美洲小龍蝦 Giant Kingfisher (Megaceryle maxima) devouring an introduced Louisiana Crayfish (Procambarus clarkii), Lake Naivasha, Kenya

dcf-travel-img-49131

灰頭叢鵙 Grey-head Bush Shrike (Malaconotus blanchoti), Shimba Hill National Reserve, Kenya

dcf-travel-img-49119

蟹鴴 Crab Plover (Dromas ardeola), Mida Creek, Kenya

dcf-travel-img-49128

麻鷹 Black Kite (Milvus migrans parasitus), Nairobi, Kenya

dcf-travel-img-49136

東非啄木鳥 Nubian woodpecker (Campethera nubica), Lake Bogoria, Kenya

dcf-travel-img-49135

黃昏時拍攝鳥群與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馬扎羅山(海拔5895米), Amboseli National Park, Kenya.

 

器材小錦囊

在觀察鳥類時,一支8-10倍的雙筒望遠鏡是不可以缺少的工具,它讓我們在相當距離之下仍然可以把鳥兒看得一清二楚,充份享受觀鳥的樂趣;而當在野外觀察到各式各樣美麗的鳥兒時,我們更會有把其攝入鏡頭的衝動。拍攝鳥類時一般會使用400mm或以上的長焦鏡頭,現在各品牌都有焦距達500mm-800mm 等的定焦或變焦鏡頭,如果再配以1.4倍或2倍的增距鏡,已足以讓我們應付許多拍攝鳥類的需要,近年流行的高倍變焦變攜式數碼相機亦是不錯的選擇。當乘坐國家公園專用的吉普車或開蓬客車時,使用一個簡單的豆袋或單腳架作為支持器材的工具,便可以更輕鬆的穩定器材。由於肯亞的自然景觀及野生動植物極為吸引,往往令人拍得不亦樂乎,拍攝量肯定會大大增加,喜歡攝影的朋友應多攜帶記憶卡及後備電池以方便在野外使用。

篇幅有限,想認識更多非洲或其他地區的自然之旅,可以瀏覽本人的 Facebook Page Samson So PhotographyInstagram 專頁 Samson So Photography ,謝謝大家支持

dcf-travel-img-49122

雙筒望遠鏡是觀察鳥類的重要工具,亦有助拍攝期間進行觀察,了解更多生物行為。

 

dcf-travel-img-49127

我的習慣是就算是用餐時亦會雙筒望遠鏡隨身,不錯過任何觀察的機會

 

dcf-travel-img-49126

選擇合適的圖鑑與觀察和拍攝工具同樣重要。

 

dcf-travel-img-49125

在營地休息時我常常會查閱圖鑑。

 

 dcf-travel-img-49120

定焦長焦或長焦變焦鏡頭皆適合作為鳥類拍攝之用。

 

dcf-travel-img-49123

在越野車拍攝時能夠手持使用的鏡頭較為合適。 

 

dcf-travel-img-49124

使用變焦鏡頭方便構圖。

 

dcf-travel-img-49129

肯亞東部面向印度洋,搜尋水鳥的過程中我也找到一串河馬的腳印。

 

 

分享感想
Samson So 的其它文章
東非動物大遷徙 Samson So 東非動物大遷徙   圖/文 蘇毅雄 Samson So 東非動物大遷徙 圖/文 蘇毅雄 Samson So 甚麽是東非動物大遷徙 東非是著名動物大遷徒的舞台,逾百萬隻草食性的牛羚、斑馬與及其他羚羊為了追逐雨水帶來的新鮮嫩... (繼續閱讀)
作品背後:向稀樹草原嚮導致敬 Samson So 作品背後:向稀樹草原嚮導致敬 圖/文 蘇毅雄 Samson So   清晨時分遷徙的牛羚集結,構成十分獨特的光影效果 無論曾否親身到訪過東非的稀樹草原,籍著優質的生態記錄片,廣泛流傳的雜誌書籍和互聯網資訊,以...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自然愛好者的水下及陸地世界 Samson So 自然愛好者的水下及陸地世界 圖:Samson So, Iris Yuen 文: Samson So 時光荏苒,我上世紀在大學主要修讀的科目是無脊椎動物、潮間帶生態學、濕地生態學、海洋學、魚類學、漁業學等,沒想到畢業後多年接觸了潛水...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赤道上的羽衣天使 Samson So 赤道上的羽衣天使 圖/文 Samson So 東非的國家公園及生活其中的眾多野生動物,已為這個地區奠下了非常鮮明的「野生動物王國」的形象。我們對群獅出動撲殺牛羚的驚險鏡頭、斑馬群橫渡河流時被鱷魚伏擊的震撼場面等...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赤道之國:群島與山林攝影扎記 Samson So 「加拉帕戈斯」這個名字總會在自然旅遊及攝影愛好者之間引起許多想像和憧憬,這個由21個大小島嶼和逾100個島礁所組成的群島位於南美洲厄瓜多爾以西約1000公里,屬於厄瓜多爾的所管轄的領域。群島被東太平洋環抱,... (繼續閱讀)
我的 EOS 80D 印象 Samson So 對於喜歡旅遊和拍攝自然生態的用家,器材的便攜性和功能是選擇重點之一,以相機而言,中階相機是選擇最多的系列。Canon 新推出的EOS 80D,許多網站都有詳細功能介紹,有機會在婆羅洲實地使用拍攝了一些作品,在這... (繼續閱讀)
淺談望遠鏡攝影 (Part III) Samson So 淺談望遠鏡攝影之三 圖/文 蘇毅雄  「望遠鏡攝影」能夠兼顧觀察與拍攝的要求,在自然攝影的範疇有許多應用的地方,其驚人的放大率讓攝影師在拍攝野生動物和鳥類等主題時有焦距上的優勢。選擇了合適的單筒望遠鏡...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淺談望遠鏡攝影 (Part II) Samson So 「望遠鏡攝影」兼顧觀察與拍攝的要求,其驚人的放大率讓攝影師在拍攝野生動物和鳥類等主題時有距離上的優勢。然而採用超高倍數拍攝的背後亦有一定代價,除了影像更容易受到器材的輕微抖動所影響,狹窄的視角也令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