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23 日 (星期四) | 會員登記|會員中心
Fillens 頻道    |   所有文章   |   作品發表
訓犬與動保的關係,這道話題,要是討論起來,甚難下筆,糾結之處在於:訓犬——狗通過重複性訓練過程,改變天性,達到訓犬師或... (繼續閱讀)
豬的命運一直很坎坷。它們的生活仿佛只有「吃」和「睡」,而最後的厄運就是被宰。由於城市急速發展,人們與豬的距離愈來愈遠。... (繼續閱讀)
當社區上的流浪貓狗被漁護署或愛護動物協會捕獲,經評估後,若不適合作公開領養,四天內便會遭「人道毀滅」。背後的含義是:當... (繼續閱讀)
最近,遇見一道難題,害我苦思好幾天,事情是這樣的:早前,電視台監製正籌備專題節目,內容大致圍繞「香港消失中的價值」。而... (繼續閱讀)

一張摺凳,兩支筆,但一個人,一支寫一支畫,時而神經質、行蹤飄忽。「豚聚一家」召集人、「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香港獨立媒體」特約記者,專欄作家兼漫畫家,一名動保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