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18 日 (星期二) | 會員登記|會員中心
Fillens 頻道    |   所有文章   |   作品發表
訓犬與動保
發表: Roni Wong   分章分類: 愛 ‧ 地球  發表時間: 2015-09-26 12:00:00



訓犬與動保的關係,這道話題,要是討論起來,甚難下筆,糾結之處在於:訓犬——狗通過重複性訓練過程,改變天性,達到訓犬師或養主(人類)的期望結果,實以 人為本的思想。與動保提倡的基本理念「動物為本」背道而馳,要是所有訓犬的行為,從動保的論述下,嚴苛地被邊緣化為錯誤、罪大惡極行徑的話,恐怕動保運動 必定寸步難進,而倡議動物平權的人則自居道德高地,實必開罪香港動物養主,人人成為「道德塔里班」。

然而,訓犬與動保,真的無可避免地永遠對立嗎?

早前,一名訓犬師何斐然先生於公開示範中,拳打腳踢一隻受訓中的狗隻,遭強烈遣責。明顯地,對狗或任何動物行使暴力,令其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傷害動物,在情在理是不可接受的。這種表演式的訓犬行為,目的在於訓練犬隻服從或攻擊,與警犬無異淪為戰鬥工具,訓練過程非常殘忍、目的也有違公義(儘管該狗被宣稱有攻 擊習慣)。再學術一點來説,是階級性的物種欺壓,完全妄顧狗的安危。我們固然可以振振有詞、口誅筆伐施虐者,但長遠來說,動保運動背後所爭取的,理應是取 締打著訓犬旗號為名、虐待為實的傳統訓犬文化,並聚焦運動方向,而非將事件單單歸納為個別的虐待動物案件處理。儘管,訓犬與動保關係千絲萬絲,至少,我們 必先讓文明推倒這門行業、讓文明先解放受虐動物,同時構成運動起點和基礎共識,而絕非作為終點。

說到這裏,將論述回歸現實生活,大家或許會非常疑惑:家中的狗狗吠叫,影響鄰居,我們要訓練嗎?

在「沒有教不好的狗狗、只有教不好的主人」的主流論調和教條下,接受妥當行為訓練的犬隻才是討人喜歡的狗狗;相反,無法融入城市生活的狗狗(如公眾地方便 溺、胡亂吠叫等),行為上遭受歧視外,即使養主如何盡責,他們也被視為無教養,同樣承受無形的社會壓力和目光,對養主而言,是另類的品格歧視。

要明白的是,狗隻遇事吠叫是自然的天性,從古至今,人類智慧和經驗,集結無數的訓練方法、工具去抑壓和扭曲狗或動物的本能。既要談訓犬、又要談訓練養主腦袋,我們當然有一百、一千種有效方法,手段由溫和到異常苛刻也有,各適其式。然而,值得深研和討論,理應是除針對傳統虐狗訓練所稱文化外,更需遙指長久至 今失衡的動保政策和文教。基於平等原則,將社會資源重新檢視和分佈(如土地與房屋規劃、動物繁殖、TNVR 政策等),而我深信這是作為動物公民的不可或缺的社會責任。


(圖片來源: www.chufengdog.com)

近日相關文章

一張摺凳,兩支筆,但一個人,一支寫一支畫,時而神經質、行蹤飄忽。「豚聚一家」召集人、「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香港獨立媒體」特約記者,專欄作家兼漫畫家,一名動保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