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23 日 (星期四) | 會員登記|會員中心
Fillens 頻道    |   所有文章   |   作品發表
她和它們的事情 — 專訪旅遊記者 Riki
發表: Fillens  分章分類: 專訪  發表時間: 2013-06-17 12:00:00

人非孤島。我們從小便有意無意地安插在不同群體裏面,又或從數個獨立體自成一群,哪怕被成群者是人是物,原意都一樣。事故儲「公仔」不幼稚,影「公仔」也並非無謂,將情感投放偶像從來不壞,因為人與物之間關係本來就無可分割。然而,今日普遍還是會有人把玩偶攝影誤讀成自我封閉、不諳與人溝通的表現……筆者想說,都不過是道聽塗說。

像今期的被訪者 Riki 就是個鐵證。由新聞系畢業到成為資深旅遊記者被派往極地工作,為人謹慎、自信、見識廣,溝通是她的份內兼強項,因工作關係始帶着兒時玩偶四處走四處拍,漸成一種興趣,「我為它們拍照只為自己開心別人開心,其他人的目光我又何需要理?」Riki 說時態度自若,頗是一種境界。


(Riki 作品)

盲摸摸玩偶攝影

Riki 為本地某旅遊雜誌記者,專門派走極地線為我等草民介紹鮮為人知的風土人情(利申:筆者是其忠實讀者之一),曾到過南美各地、中東油田荒漠、歐洲偏遠地帶等,當中更包括人人恨去的玻利維亞(天空之鏡)。自言有股儲物癖的她,家中更收藏了過百隻 Playmobil,就是那個德國產、經常被誤以為成 Lego 的人型玩偶,全都被 Riki 列陣在特製兼特大的玻璃櫃內。「它們大多在我外出工幹時搜羅回來,有些則是拜托外地朋友帶回來,也有少數是父母以前買來的。」藏量那麼多,就順理成章帶它們出國拍照?「也不是,起初不過為做份 wedding 稿。」據稱,那次Riki 被派到巴黎老遠,一心只計劃在鐵塔前拍些有趣的做大相,於是就帶了其中幾隻,豈料一拍成癮,便盲打誤撞地展開其玩偶攝影生涯,希望把它們拍成一輯「Playmobil in different cities」。


(Riki 作品)

出土兒時玩伴

有人說,我們一輩子都在跟童年打交道。無論過多少個年頭,那年少片段總會不時浮現眼前,「就像每個人細時都有一個Barbie,你未必記得它長個什麼樣,但會記得你的童年有它。」Riki 如是說。她的物癖也自童年起,「記得當時父母一下子就送來一堆 Playmobil,都沒有特別愛,被我擱在一旁。」一擱十年,某日打掃時將這堆三吋豆釘重新出土,小小玩意樣子兩點一曲造型趣怪,一瞬間就勾起 Riki 由衷愛意。「我想大概是欣賞的角度不同了。細時你才不懂它是什麼設計,長大後見識廣了就知道它是寶。」


(Riki 作品)

Riki 一邊大讚一邊向我介紹 Playmobil 的有趣和厲害;又的確,這豆釘每年推陳出新,特別版、限量版、紀念版,由耶穌到貓王再到阿拉丁、再 由攝影師到日本武士到馬來亞春色,造型與時並進,百變鬼馬,何以不愛?但言語之間,更多的感受來自Riki,大概久經訓練,她甚至記得每一只 Playmobil 的配件,其一衫一褲是否齊備,都瞭如指掌,箇中認真實叫人不能小覷。會儲到什麼時候?始終它們不過是玩具。「沒有想太多,只要屋企有地方就會繼續儲,它們 樣子傻更更,光望着就好開心,哪捨得!」其實,偶像無形,關乎的是感情的投放,是人是物,又有何干?


(Riki 作品)

周遊二三事

大概很多人知道Playmobil這玩意是真正「豆釘」,然而在 Riki 的相片看來,景物比例卻與真人差無幾,她說當中費了好一番功夫。「它的大小尺寸實在是個問題,為了配合實景營造想要的景深,很多時要將它放到較高位置,用椅背、水樽、背包等墊高,有時身處極地,唯有就地取材,石頭啊、欄杆啊都得用,盡量做到不用裁剪就好,而且動作要夠快,因為都是工作以外自己的興趣,不能耽太久。」

(Riki 作品)

那過程和拍攝模式又如何?

「每次也會先觀察環境,最好挑個光源夠的位置,因為要將這麼小的東西放到大環境裏, 光圈都需要調到最細(近 f / 22),才能見全景,夠光,快門就可調快一點,ISO 也不用去到最高的1600,相片質素會相對較好。」看 Riki 所拍攝的玩偶相片,像在看小型旅遊稿,我好奇每一豆釘竟能恰如其分地與不同地域的風情相映成趣,斷估不是出自 Playmobil 的環遊世界系列吧?「其實是我將他們拆解再自行裝嵌。」所以每個角色也是獨一無二,出現在玻利維亞的會繼續穿著傳統泡泡民族裙、出現在雪地上的也變成了白 色……這是 Riki 的創作,獨家的,任誰都裝不來。



(Riki 作品)

旅行的意義

快樂垂手可得,在乎你是否懂得享受當中樂趣。問 Riki 何以保持對玩偶攝影的熱情,她就二話不說:「興趣嘛!而且大家看我拍的 Playmobil 都看得高興, 就當是小小一份功課,在每趟旅程讓朋友笑一笑也不錯。」當然,專注拍攝是好,但過度會沉溺,尤其走在旅途上,真義在於體驗,偏頗一方無疑會顧此失彼,失卻旅行的意義。


(Riki 作品)

有沒有覺得自己太過沉迷?「有一陣子,我的確沉迷了,相片都蓋過了風景,我甚至可以不理途人目光,自顧自地找角度度位。」然後,Riki提及她一次在 Resort 的經歷,在水池中泡了超過一小時直至身體感虛脫,為的不過是「拍偶像」,卻可幸因此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及後將心態重新調節,提醒自己拍攝 的初衷是紀錄、是興趣,不應是阻礙我享受旅行樂的東西,要接受並非所有旅程都『有嘢影到』,今次不行就留待下次,這點很重要。」否則,就過火了。


(Riki 作品)

PROFILE
Riki
(香港,獅子座)
職業 : 旅遊記者
開始使用單反時間 : 2007年
攝影以外的興趣 :
看電影、聽音樂、旅遊、儲玩具

相機 :
CANON 500D
CANON S100
LOMO LC﹣A+
Diana Mini
鏡頭 :
18﹣55mm f/3.5-4.5
20mm f/2.8
個人網頁
http://weibo.com/rikimartintin

 

文 : 陳心 (chansam.chansam@gmail.com)
採訪/圖 : 樂兒Jenny w/Olympus OM-D
特別鳴謝 : Olympus 提供器材拍攝

近日相關文章

  Fillens

Fillens為全球首部華文女性攝影雜誌,為來自世界各地的愛攝女生提供攝影生活資訊、交流與發表的平台。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illens
電郵︰ fillens@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