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漫無目的遇上形形色色 @ 街頭隨拍

過去接連幾個星期天,因為某種原因,下午都會到油麻地走一趟,並且可以擁有個多小時無所事事的空檔。對筆者而言,打發時間的最佳方法,莫如背起相機隨街拍攝。

街頭隨拍,是否即是人們心目中的所謂街拍?似是,又似不是。從字面上解讀,街拍就是街頭拍攝。但不知甚麼原因,一向以來,街拍似乎有些特殊的認受傾向,常見的是:人物、黑白,有時更要求題材反映社會現實。若以此準則而論,筆者的街頭隨拍,算不上街拍,而只是一種漫無目的的拍攝方式:不為題材設限,不拘泥於表現形式,只是放空心境,讓感覺漫延體外,讓意念破空而來,讓快門隨遇而按。

dcf-travel-img-29239

dcf-travel-img-29240

dcf-travel-img-29241


選擇的藝術

以漫無目的的心態拍攝,近乎無聊,卻能更深刻地體會何謂「攝影是選擇的藝術」。首先,沒有固定目的,選擇自然更多。要從眾多的選擇中取材,本身已經是一門藝術。其次,都市街頭景物雜亂,視覺元素多不勝數,當中不少具有獨特的像徵意義,選定拍攝對象之後,如何對各種元素作出取捨,組合成為視覺上吸引,又有意思內涵的畫面,既有趣,亦具挑戰性。

dcf-travel-img-29242
▲ 攝入牌檔與雜物;綜合表現色彩、光影、線條和質感。

dcf-travel-img-29243
▲ 只拍攝橙色牌檔的局部;突出表現色彩與光影。

dcf-travel-img-29405
▲ 純淨的顏色,只要遇上光影,就有欣賞不盡的無窮變化。


影像的思考

不設主題的拍攝方式,最能突顯偶有所得的趣味。而這種趣味,不單只展現於作品之上,亦存在於拍攝過程之中。尤其是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將會遇到的景物不可預期,可拍之材的出現,總會為你帶來驚喜。而觸發拍攝動機的理由,往往更是天馬行空,始料不及。更精彩的是偶遇的題材不等人,合適的時機稍縱即逝,於是,從發現題材,到聯想構思,到舉機構圖改變設定按快門,剎那之間,人文知識美學觀念攝影技術一擁而上,電光火石建構一個影像;說是用上平生所學,也不誇張。

dcf-travel-img-29250
▲ 廟街藍

正在收機結束拍攝之際,看見這互相配襯的藍色組合。廟街 ...... 藍 ...... 男。腦海中已即時跳出了「廟街藍」這語帶相關的標題。連忙重新拿出相機,但該男士已快要走到藍色牆壁的邊沿,光圏快門也來不及細調,舉機,變焦距,盡可能框出一個視覺尚算均衡的畫面,連拍三幅。這是第一幅,其餘兩幅,人物已走出了牆壁的範圍。

dcf-travel-img-29251
▲ 擇善固執

牆壁上,新掃的油漆與陳年污垢形成強烈對比。電線從舊的一邊斜向新的一邊,似在暗示掛着的破布「棄暗投明」的選擇歷程。


釋放觸覺

從另一角度看,這種放空心境的拍攝方式並不新鮮,到外地旅行,除了一些著名景點之外,在其他的地方,很多時我們都是漫無目的地拍攝;這時候,取景選材主要是依靠直覺。有趣,拍;有 feel,拍;靚,拍!

釋放你的觸覺,就是這麼簡單!

dcf-travel-img-29402

dcf-travel-img-29404

dcf-travel-img-29406

 

無中生有,從有到多

漫無目的地拍攝,出來的結果卻是種類繁多。數個星期天的拍攝,雖然每次時間只略多於一小時,但由於沒有前設題材的關係,綜合起來,卻可以組成幾個不同的主題。本文選用的,是以表現形狀及色彩為主的部份作品。其餘的,稍後再另文與各位分享。Stay tuned!

dcf-travel-img-29252

 

相關文章 -
白馬非馬,人物非人 @ 街頭隨拍
太平山街 @ 實景與回憶
色光燈影裡的夜中環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不拘一格攝櫻材 攝光寫影 .2 月 14 日 今年春節姍姍來遲,急景殘年與梅花山櫻的花期重疊,加上過年前的一陣忙碌,便錯過了拍攝的機會。真的是那麼忙嗎?撫心自問,更大的原因還是懶。 去年年初,側聞有關當局計劃在城門河邊栽種更多的觀賞花卉。果不... (繼續閱讀)
當心中的一切隨光 攝光寫影 著名的地標不易拍。困難之處,在於同樣的地點,如何才能拍得與眾不同?因此,拍攝一些具知名度的地點之前,小弟通常都會稍稍思考一下可以如何演繹。這次到粉嶺皇后山印度廟拍攝也不例外,大概思考了半分鐘。 曾...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自動,or not 自動 攝光寫影 攝影班中,經常有人提出類似以下的問題:幾時用自動曝光?幾時用手動?而我回答的 model answer 會是:可以手動就手動,唔可以手動就自動。似乎講咗等於冇講,卻是非常正確兼且好用的指引。 其實以上的答案,還有...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荷去何從 @ 草根散記 攝光寫影 自從當初喜歡攝影,就是個雜家小子,除了一兩個例外,基本上沒有題材的偏愛,哪裡就手,哪樣覺得好看,哪樣覺得有趣,就拍甚麼。某年秋天某日,在烏溪沙因為追拍幾隻蝴蝶,偶然發現了一片蝴蝶天地,於是,就接連的...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怎一個愁字了得? 攝光寫影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宋朝詞人辛棄疾,雖名棄疾,卻沒有放棄窒人的本領。名句「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表面上說的是自己,暗地裡是窒年青人,而且窒中要害。然而他並沒...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蘭亭雅聚 攝光寫影 附庸風雅,按照一般解釋,是指一些人雖然不懂藝術,卻又喜歡參加藝術社交活動,略帶貶義。然而,對於不懂藝術之小弟而言,類似行為不失為見賢思齊之舉,說不定是上進的表現。有見及此,加上不知哪來的靈感,小弟不...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樓上雅座,晚風輕送 攝光寫影 日常用語,很多時都只是例行公事,無需認真解讀,也不要期望商品與說明相符。隨便舉例:樓上,必然雅座;晚風,總是輕送。話知你實情係:茶餐廳的樓上,雜物堆得比人高;颱風訊號高掛的晚上,大風吹到你企唔穩。然...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空虛。寂寞。凍 攝光寫影 「知唔知林憶蓮係邊個?」我問。 「知。」她答,並隨即清唱一段。咦?! 唱的還不錯呀。這小妮子既愛畫畫,又懂唱歌,看來體內不乏藝術細胞。 傷心加上傷心的我似夢遊 ...... 之所以問,是因為當時想到林憶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