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人約黃昏前 @ 烏溪沙

烏溪沙,於我而言,是個無比熟悉的地方。打從四分一世紀前遷居馬鞍山,烏溪沙石灘一帶的景色,就是我的日常拍攝的題材。曾經有過一段時期,差不多每個星期天的早上,都背着相機到那裡走一轉。甚至可以這麼說,總之有空餘的時間,而當時又在附近的,就會背起相機往石灘走;走到碼頭,走過木渡頭 (當時還未被拆卸),走到渡頭灣 ……。途中,記錄着景物與人物。反過來,烏溪沙也因而記錄了我從全手動菲林相機,一下子飛躍過渡到全數碼裝備的攝影歷程。還記得在那個多愁善感,群起反對烏溪沙填海的春天,曾刻意於不同的日子,不同的時段,從早到晚,記錄着烏溪沙的景色。之後更整理成文,貿貿然投稿攝影雜誌,居然又被接納刋載;除了獲得稿費五百大元之外,亦為這漫長的烏溪沙拍攝歳月留下美好的註腳。

可是多年以來,景物拍的多,人物拍的少,邀請模特兒配合這一帶的景物擺甫士拍攝,更是從未試過。於是致電 model,落足咀頭 sell 烏溪沙的獨特美景,看看是否可以試拍一輯,填補遺缺。

不知是小弟對烏溪沙的描述足夠精彩,還是因為模特兒小姐 Jenny 為人慷慨,總之是計劃得呈。略為可惜的是因為拍攝當天晚上有攝影課,只能人約黃昏前,拍攝未能配上烏溪沙的日落美景。

烏溪沙於數年前曾被 CNN 評選為「香港欣賞浪漫夕陽的最佳海灘」,小弟對此雖然不以為然,但卻絕對同意這裡有其獨特的風味,是罕有的都市、郊野、海灘、漁村密集 fusion。即使近年附近多了不少高樓大廈,烏溪沙石灘一帶依然挽留着片片青綠,不失郊野特色。那種自然的風味,並非一般人工化的園林景色可比。

dcf-travel-img-34586

dcf-travel-img-34587

dcf-travel-img-34588

dcf-travel-img-34589

dcf-travel-img-34590

dcf-travel-img-34591

到了渡頭灣,景觀添加了人文色彩。石灘上,幾只小艇胡亂地躺卧;對開的水面,不同款式的機動艇時而零亂,偶爾有序地陣列着。沙灘上的纜索,掛在破木棚上的漁網,小徑兩旁簡樸的房子,絲絲點點地流露着漁村風情。冬日午後的陽光照着海灣,暖洋洋和着懶洋洋,那態度,比隨處散佈的小艇還要散漫。

dcf-travel-img-34592

dcf-travel-img-34593

dcf-travel-img-34594

dcf-travel-img-34595

走進渡頭灣村,村屋、平房、鐵皮屋,還有帳篷、棚架、纜索、破艇、癈車胎、舊椅子、燒烤爐 …… ,不愁找不到配襯的景物。差點忘記了,還有懶在海面上的幾葉輕舟。

dcf-travel-img-34596

dcf-travel-img-34597

dcf-travel-img-34598

dcf-travel-img-34599

時近黃昏,陽光漸變金黃,漂染了整個海灣,以及 Jenny 的一把秀髪。為什麼要強調她的秀髮?理由簡單,因為說不定她會閱讀此文嘛!

dcf-travel-img-34600

dcf-travel-img-34601

dcf-travel-img-34602

天邊的浮雲舞動陽光,幻變的光芒印證了 CNN 對這海灣的讚譽。向 Jenny 遞上一盒聊以解渴的檸檬茶,說聲「Thank you!」。這次簡簡單單的拍攝,就在絢爛的黃昏到來之前,劃上了輕輕鬆鬆的句號。

dcf-travel-img-34603

 

本文模特兒 Jenny Chong。想不到愛笑的她扮起 cool 來也挺酷。Thanks!
Facebook : Jenny Chong
Instagram : jennychongcky

dcf-travel-img-34606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RS 濾鏡 @ 馬灣舊村 攝光寫影 .11 月 19 日 N 年前,因工作與貨柜行業相關,經常出沒於葵青區一帶,那時候,還未有青馬大橋。有次,偶然和一位不大相熟的同事閒談,聽他訢說有時加班遲收工,便會趕不及乘搭尾班船回家,才知道有這麼一個近在咫尺,並有村民居... (繼續閱讀)
三家文青 攝光寫影 與 Evelyn 相約拍攝,簡單交換意見,便確定選點鯉魚門三家村廢礦場。一下子,浮現於腦海之中的,便是夕陽、芒草、婚紗、少女、文青 ......。Anyway,循例扮 gentleman,請 model 建議拍攝造型。不出一分鐘,Whats... (繼續閱讀)
蓮蓬問 攝光寫影 再過幾天就是中秋節,又是吃月餅的時候。提到月餅,又怎能不想起蓮蓉?雖然隨着時代的變遷,中秋節傳統有淡化的趨勢,月餅近年亦逐漸走樣。早些年已興起冰皮,今年當紅的似是流心奶黃,然而最經典的蓮蓉餡,至今依... (繼續閱讀)
細聽夕陽 攝光寫影 夕陽,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無論是從現今攝影人鍥而不捨的追捧,還是古代詩人向晚意不適的慨嘆,都不難看出,夕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的地位。是因為那取之不竭的金黃,還是源源不絕的溫馨?又或者,是因為那欲留還去...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FMPP #1 攝光寫影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有打算再覓主題,誠邀繼續合作。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總是未能成事。如是者,轉眼便是大半年。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偏偏又遇上「新冠」疫情反彈。本來屬意的拍攝... (繼續閱讀)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