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雨中咭影 @ 藝里坊

「依度唔錯喎 …… 可以去影下。」

WhatsApp 傳來 Jenny 的訊息,並轉發了一個介紹西營盤藝里坊的連結。對於她的建議,我的即時反應是接連的幾個問號:喺呢度開班影人像?會否變了影打咭相?點樣影先至唔係咁打咭?

藝里坊是位處西營盤西邊街旁邊,介乎皇后大道西與德輔道西之間,由幾道橫街窄巷組合而成的一個小區。區內建築物的牆壁與地面之上,繪有大量色彩繽紛的圖畫,據聞是出自本地及國際名家之手筆。這格局,毫無疑問是充滿打咭元素,在這裡拍攝甫士人像,不愁缺乏趣味性,只擔心有着過多的「打咭性」。

打咭,即是到此一遊。打咭照的特點,是直接了當、清楚交待、充份消費現場景物。拍攝打咭照,有人會仿如木頭般呆呆站着或坐着,也有人喜歡擺出各式各樣的鬼靈精怪甫士。但無論是哪種方式,從本質上而言,人物都是為景物而存在,所擺的甫士,是因應景物而設計。換言之,主角是景,而不是人。例如,拍攝一個人用雙手支撐着傾斜的意大利比薩斜塔,就是極典型的打咭照。藝里坊打咭元素奪目豐富,作為人像班的選點,難免會有被名家壁畫暄賓奪主的疑慮,試拍前的一晚,心中老是盤旋着上面提及的幾個問號。

dcf-travel-img-34638

dcf-travel-img-34683

dcf-travel-img-34640

dcf-travel-img-34684

▲ 以上四幅,可說是不拆不扣的打咭甫士照。

dcf-travel-img-34642

dcf-travel-img-34643

▲ 打咭甫士普遍的特點是誇張作狀。這兩幅動作不大明顯,打咭感亦比較薄弱。

dcf-travel-img-34685

dcf-travel-img-34645

▲ 這兩幅,人物的表情動作與壁畫脫鈎,背景回歸陪襯,人物重拾主角地位。


從西營盤站的大堂,沿幾度扶手電梯爬升到 B3 出口,還以為剛剛乘搭了時空列車:個多小時之前在沙田上車時還不過早上十時,怎麼眼前的街道竟是一派蒼然暮色?稍一定神,便意識到急需一把透明的雨傘。

雨中拍攝人像,選用透明雨傘不是只為貪得意,更因為雨傘可以透光,不會令人物過於昏暗。此外,為免影響到人臉膚色,又可以穿透雨傘拍攝人物,一般較多選用無色透明的品種。印像中這樣的雨傘既不昂貴,也不難找。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購買本文照片中 Jenny 手持價值二十多元的雨傘,過程並不簡單。滂沱大雨之中,進出不下十間店舖,花了近五十分鐘,全因為一個錯誤決定。從地鐵 B3 出口走到德輔道西,左面有惠康,右面有日本城。── 錯誤在於選擇了向右走,幾經艱辛,兜了個大圏,最後還是在惠康找到算是合適的雨傘!

艱苦得來的倍覺珍貴,為求返本,更要物盡其用。整個拍攝過程,不論大雨小雨,抑或是有瓦遮頭沒有雨,雨傘都要儘量入鏡。這除了是要滿足慌死蝕底的心態之外,更重要的,是這雨傘有助加強整輯照片的統一性。模特兒的服飾、淡藍的小雨傘、陰雨天的氛圍,既能讓那些沒有壁畫入鏡的相片也染上藝里坊的感覺,亦傳遞了「藝里坊唔係只有壁畫」的訊息。

dcf-travel-img-34646

dcf-travel-img-34647

dcf-travel-img-34648

dcf-travel-img-34649

雨,時大時小;壁畫,時有時無;咭,時打時不打。轉眼間,已近下午茶時間。「好,影多幾幅就收工 …… 」話口未完,雨水就嘩喇的一陣往頭上灑,連忙走到一幢大廈的橫門側邊暫避。

避雨的空間不足三平方米,我精明地選擇了站到裡頭風雨不侵的位置,並囑咐 Jenny 繼續在外圍擺甫士。簷畔水滴不停的落下,在她的腳邊濺起亮晶晶的水花,煞是好看 ……。有乜唔妥呀?佢有雨遮;而我,要保護相機嘛!

這一避,就是十多分鐘,大雨依然沒有半點收歛的意思,原先打算多拍的幾幅被迫放棄,換上了埋沒良心得來的另外幾幅。嘿!原來打咭相還可以這樣的拍。

dcf-travel-img-34650

dcf-travel-img-34651

dcf-travel-img-34652

  

本文模特兒 Jenny Chong。Thanks!
Facebook : Jenny Chong
Instagram : jennychongcky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 Monticello @2019-03-12 18:44:48
    這是私人的回應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燈影如夢鏡中花 @ 香港花展 2019 攝光寫影 .3 月 16 日 人類學中,有關於人類「江山易改,品性難移」行為特性的論述。人類學?!真定假? 這句話是否與人類學有關,請恕小弟才疏學淺未能求證,然而「人懶冇藥醫」是「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的一種體現,則是百分百的肯定... (繼續閱讀)
雨中咭影 @ 藝里坊 攝光寫影 .3 月 11 日 「依度唔錯喎 …… 可以去影下。」 WhatsApp 傳來 Jenny 的訊息,並轉發了一個介紹西營盤藝里坊的連結。對於她的建議,我的即時反應是接連的幾個問號:喺呢度開班影人像?會否變了影打咭相?點樣影先至唔係咁打... (繼續閱讀)
人約黃昏前 @ 烏溪沙 攝光寫影 .2 月 28 日 烏溪沙,於我而言,是個無比熟悉的地方。打從四分一世紀前遷居馬鞍山,烏溪沙石灘一帶的景色,就是我的日常拍攝的題材。曾經有過一段時期,差不多每個星期天的早上,都背着相機到那裡走一轉。甚至可以這麼說,總之... (繼續閱讀)
春來滿城花亂飛 @ 春城無處不飛花 2019 攝光寫影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這句話,既指出人人都愛妝扮自己,亦可解作人們都愛美麗的事物。若以後者解釋而論,則人類之中,除了女士之外,攝影人尤其愛美。可不是嗎?每個攝影人都致力於影靚相嘛!而在云云萬物之中,花卉... (繼續閱讀)
冬去春來攝梅時 @ 嘉道理農場 攝光寫影 在香港,種有梅花可供拍攝的地方不多。因此,隨着中港交通日益方便,近年不少拍友都選擇北上尋梅,近者鄰近的深圳,遠者汕尾的陸河;當然,還有更遠的。然而對筆者而言,由於工作關係,即使抽空到一河之隔的深圳也... (繼續閱讀)
拍岸驚濤 ── 龍蝦灣 攝光寫影 小時候聽人家說,龍蝦灣是香港的潛水勝地。自此,想像中的龍蝦灣,就如常見於典型旅遊宣傳的浮潛照片那樣,清澈的水,平靜的浪,珊瑚伸手可及,游魚就在身旁 …… 。直至初次到訪,只見巨浪滔天。再訪,驚濤拍岸。... (繼續閱讀)
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攝光寫影 「中計!」甫踏進大棠楓香林的範圍,心中不由自主地暗罵了一句。 「活該!」沿路走到近楓香林的涼亭,心中禁不住狠狠的多罵一句。 第一句是罵別人,罵那些將觀賞價值如此平凡的楓香拍得似層層的充滿美感,引誘小... (繼續閱讀)
冬至屏山 ─ 元朗屏山文物徑快閃拍攝記 攝光寫影 冬至,太陽直射南回歸線的日子。這天,日短夜長到了極限,過了冬至,白晝的時間又逐漸長起來,直到半年後的夏至。如是者周而復始,歲月在這不斷的循環中悄然流逝,歷史,也就一去不返。 天生是個讀不懂歷史的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