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九十後遇上九十前 ─ 鐵路博物館人像拍攝記

得知小弟有意選點位於大埔的香港鐵路博物館拍攝人像,朋友傳來Whatsapp 提醒,博物館部份正在維修之中。為保證拍攝能夠順利進行,拍攝前的個多星期,特意前往視察。

視察當日天色晴朗,一如朋友所述,部份展區暫停開放,連極具代表性的,又名亞歷山大爵士號的51號柴油電動機車,亦被暫時封存。眼見如此狀態,退堂鼓已隱約敲響。但既然一場來到,即管到處看看,反正之前到此一遊,已是多年之前了。況且,這博物館展出的幾節歷史車廂,對曾經乘坐的人而言,總能帶回歷久常新的回憶。相反,對未曾乘坐過的人而言,除了從可以那些古老的外觀及物料,依稀地嗅到懷舊氣味之外,實在難以想像鐵路電氣化前後兩代列車版本的天淵之別。

可不是嗎?九十後的讀者們,可曾想過列車通過隧道時車箱會漆黑一片、濃烈癈氣從窗外撲面而來?可知道車卡的上落梯級與連接通道,是那樣驚險的非密封式,並且行車時也可以坐滿了人?還有那在車箱中叫賣的小販、像特警般從車外爬窗而入霸位的乘客,以及那放置於路軌之上,被駛過的列車壓至面目全非的硬幣 ……。這一切,隨着九廣鐵路於上世紀80年代初,分階段完成電氣化之後,便徹徹底底地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消失。過程中,大埔墟火車站於1983年遷至現時的位置,舊站隨後被列為法定古蹟,並修建成為鐵路博物館,於1985年正式開放。

不妨坦白,以上關於博物館的發展概略,是小弟從網上抄回來的。事實上,對一位歷史文盲而言,即使身處歷史車廂之中,除了回憶之外,就只有想像,那來這麼多年份的細節。而當天想像的,主要就是車廂中的拍攝。包括是否適宜拍攝、如何拍攝,以至是否有足夠的場景,滿足攝影班同學的拍攝需求。

拿着相機在車廂中左穿右插,假設着模特兒擺甫士的位置、留意着可能存在的獨特拍攝角度 .....。左盤算,右思量,卻依然有未有十足把握。擔心的是,若然拍攝當日維修的部份尚未從新開放,而剛好又遇上天氣不佳,可供方便拍攝的,可能就只有這幾節車廂。直至留意到那個貨卡車廂中的光影,頓然靈光一閃:沒問題,模特兒配上這幾節車廂內的光影,已足夠拍上兩小時。

dcf-travel-img-34997

dcf-travel-img-34998

主意拿定,聽天由命。拍攝當日竟然真的下起大雨,但那又有甚麼問題呢?車箱中的光線雖比晴天明顯暗淡,然而光質不變,依舊迷人。九十後的女生、九十前的車廂,以數碼年代的相機,拍攝數十,以至一百年前的老爺車卡,時代的差距,此刻彷彿只有零距離。無論是眼前景象,還是儲存到記憶咭中的影像,竟然都似曾相識。── 全因為車廂中的回憶,曾經有過這樣的光、這樣的影。

光影,再一次展現永恆的魅力!

dcf-travel-img-34999

dcf-travel-img-35000

dcf-travel-img-35001

dcf-travel-img-35024

dcf-travel-img-35003

dcf-travel-img-35004

dcf-travel-img-35005

dcf-travel-img-35006

話時話,有沒有留意到上面提及的51號「柴油電動機車」?一路以來,只知道那是以柴油作為燃料的火車頭。又柴油,又電動,莫非當時已流行 hybrid vehicle?一查之下,果然如此。原來這種機車是以柴油推動發電機,再以電力推動機械裝置運行。沒料到一次人像拍攝,糾正了小弟數十年的錯誤認知。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2 日前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6 月 8 日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
冬日南風 攝光寫影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人未見過,只看過幾幅照片,該如何拍攝,心中沒底,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或者,唯一要求就是百搭。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時尚古典兼備、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之不過,說到底... (繼續閱讀)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50mm 的寨城光影 攝光寫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