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水鄉情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dcf-travel-img-37201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dcf-travel-img-37202

dcf-travel-img-37203

dcf-travel-img-37204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其實只是回憶。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曾有過一段日子,經常到大澳拍攝。喜愛的,除了光影線條落日之外,還有那樸素民風、水鄉情懷。那時候,龍田邨只是第一期,周圍仍是大量古舊的棚屋。沒有行人橋,只有橫水渡;小遊艇沒有馬達聲,只聽得到「依吖」的搖櫓,以及伴隨着小艇搖搖晃晃,一波接一波溫婉的浪濤 ……。

回憶湮遠,不覺間,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之後,雖曾數次走訪大澳,但都是和家人及朋友的一般旅遊,若以純粹拍攝而論,可說是此調不彈久矣。

相隔多年,大澳的變化當然不小。尤其是近巴士總站一帶,全然淹沒了昔日的痕跡。或許是潛在的懷舊心態,甫到埗,很自然地朝龍田邨旁邊方向走,因為從前的拍攝也多數採取如此路線。

手上的相機雖非高檔,但相比當年使用的全手動菲林機 FM2,先進程度,可以用隔世二字來形容。然而型號不同,品牌依舊,仍是 Nikon。而一脈相承的,除了相機牌子,還有拍攝題材的偏好。就在龍田邨附近開始,穿梭於狹道棚屋之間,拍攝了以下的照片。取材、風格,依然故我。對小弟而言,大澳的人文景觀最為吸引。

dcf-travel-img-37205

dcf-travel-img-37206

dcf-travel-img-37207

dcf-travel-img-37208

dcf-travel-img-37209

dcf-travel-img-37210

dcf-travel-img-37211

dcf-travel-img-37212

dcf-travel-img-37213

dcf-travel-img-37214

dcf-travel-img-37215

回想當年,從沙田到大澳,需要先車後船再轉車,單程大約三個小時。無懼舟車勞頓前往拍攝,除了景觀吸引之外,還有一個特別的原因。事緣在那連串拍攝的首次,發現近坑尾的一道橋堤頗具韻味,拍了些照片。但沖印出來之後 (沒錯,要沖印之後才有嘢睇;當時拍的是幻燈片呀),覺得不大滿意,打算隔週前往再拍。不料卻遇上颱風,被迫押後,到再訪之時,橋堤已被大水沖毁。自此之後,「欲留還去」這四字詞語,便經常在腦海中縈迴。

大澳的棚屋水道,景致如詩,晚霞落日,風光如畫,無疑都是攝影人的心頭好,到大澳,當然希望拍得到美景。但以當年小弟的拍攝心態而論,趁景物尚未消失之前,留住光影記錄,同樣重要。因此,每次出動拍攝,菲林的消耗,以業餘標準衡量,可說是絕不吝惜。記得有次拍攝途中,聽到附近一位村民對身邊的同伴說:「呢個 X X,乜嘢都影!」

「乜都影一餐」,本來就是攝影人的特性。只是在大澳,因為題材景觀的獨特多樣,攝影人來到這裡,「乜都影」特性更容易被誘發,更加表露無遺。

dcf-travel-img-37216

dcf-travel-img-37217

dcf-travel-img-37218

dcf-travel-img-37219

dcf-travel-img-37220

dcf-travel-img-37221

二十多年的光景,轉眼便已消逝,更何況只是數小時。半個下午的拍攝,只粗略地覆蓋了太平街附近的小部份棚屋區,來不及把眼前所見對應回憶中的景物,太陽已漸西下。棚屋夕照,如鏡水映,別夢依稀。

dcf-travel-img-37222

dcf-travel-img-37223

dcf-travel-img-37224

dcf-travel-img-37225

黃昏日落總有永恆的魅力,任何人都難以抗拒,分別只在於你選擇如何欣賞。這一回,我選擇了退居二線,放棄完整的鹹蛋黃,以換取更為豐富的前景,以及更多的清冷色調。

dcf-travel-img-37226

dcf-travel-img-37227

dcf-travel-img-37228

dcf-travel-img-37229

拍過日落,太陽完全消失於棚屋之後,才返回大街,轉到橫跨涌口的行人橋上。遙望遠方,餘輝漸褪,暮色漸濃,不覺撫機自問:相隔超過四分一世紀,水鄉情緣再續,手中的相機,可會譜寫出不一樣的光影樂章?

dcf-travel-img-37230

 

相關文章 -
河北 @ 水鄉大澳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不拘一格攝櫻材 攝光寫影 .2 月 14 日 今年春節姍姍來遲,急景殘年與梅花山櫻的花期重疊,加上過年前的一陣忙碌,便錯過了拍攝的機會。真的是那麼忙嗎?撫心自問,更大的原因還是懶。 去年年初,側聞有關當局計劃在城門河邊栽種更多的觀賞花卉。果不... (繼續閱讀)
當心中的一切隨光 攝光寫影 著名的地標不易拍。困難之處,在於同樣的地點,如何才能拍得與眾不同?因此,拍攝一些具知名度的地點之前,小弟通常都會稍稍思考一下可以如何演繹。這次到粉嶺皇后山印度廟拍攝也不例外,大概思考了半分鐘。 曾...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自動,or not 自動 攝光寫影 攝影班中,經常有人提出類似以下的問題:幾時用自動曝光?幾時用手動?而我回答的 model answer 會是:可以手動就手動,唔可以手動就自動。似乎講咗等於冇講,卻是非常正確兼且好用的指引。 其實以上的答案,還有...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荷去何從 @ 草根散記 攝光寫影 自從當初喜歡攝影,就是個雜家小子,除了一兩個例外,基本上沒有題材的偏愛,哪裡就手,哪樣覺得好看,哪樣覺得有趣,就拍甚麼。某年秋天某日,在烏溪沙因為追拍幾隻蝴蝶,偶然發現了一片蝴蝶天地,於是,就接連的...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怎一個愁字了得? 攝光寫影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宋朝詞人辛棄疾,雖名棄疾,卻沒有放棄窒人的本領。名句「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表面上說的是自己,暗地裡是窒年青人,而且窒中要害。然而他並沒...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蘭亭雅聚 攝光寫影 附庸風雅,按照一般解釋,是指一些人雖然不懂藝術,卻又喜歡參加藝術社交活動,略帶貶義。然而,對於不懂藝術之小弟而言,類似行為不失為見賢思齊之舉,說不定是上進的表現。有見及此,加上不知哪來的靈感,小弟不...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樓上雅座,晚風輕送 攝光寫影 日常用語,很多時都只是例行公事,無需認真解讀,也不要期望商品與說明相符。隨便舉例:樓上,必然雅座;晚風,總是輕送。話知你實情係:茶餐廳的樓上,雜物堆得比人高;颱風訊號高掛的晚上,大風吹到你企唔穩。然...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空虛。寂寞。凍 攝光寫影 「知唔知林憶蓮係邊個?」我問。 「知。」她答,並隨即清唱一段。咦?! 唱的還不錯呀。這小妮子既愛畫畫,又懂唱歌,看來體內不乏藝術細胞。 傷心加上傷心的我似夢遊 ...... 之所以問,是因為當時想到林憶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