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為高架鐵路,後遭環保團體極力反對,最終改以鐵路隧道方案完成,塱原濕地生態環境得以保留。

伴隨該事件產生的良性副作用,塱原的生態保育備受各方關注,並在保育團體配合政府保育政策的推動下,逐漸變成了人所共知的雀鳥天堂。雀鳥多,愛好拍攝雀鳥的拍友當然亦聞風而至,於是,塱原亦成為了「打雀」天堂。踏入秋冬候鳥季節,每逢週末假日,在這一帶的農田池塘,鳥攝的人比務農的還要多。阡陌之上,鮮見荷鋤的農夫,扛着腳架長炮的拍友倒是不少。

動輒數萬元的長焦鏡頭,安放於穩如泰山的重量級腳架之上,那氣勢,好比蓄勢待發的獵鷹;併發出來的「器場」─ 器材力場 ─ 之強,足以令不少只有普通裝備的拍友望而生畏,不敢踏足塱原。其實,拍雀鳥,不一定要長炮;到塱原,不一定要打雀。

先說打雀。正如拍人像不一定要影大頭,鳥攝也不一定要拍得纖毫畢現,大可因應手上器材的特點加以發揮。就以下圖為例,是以意趣為先。

dcf-travel-img-37293

再多一例。影孤隻單的大鳥翱翔,未必比眾鳥齊飛來得精彩。

dcf-travel-img-37294

除了打雀,塱原確實仍有不少題材值得一拍。首先,這裡本來就是香港現存佔地最廣的濕地農田。到處瓜、菜、稻米,阡陌縱橫,池塘散佈,擁有全港僅見的,開濶無比的農田景觀。

dcf-travel-img-37300

dcf-travel-img-37296

dcf-travel-img-37295

dcf-travel-img-37301

在這裡,大可以直接了當的拍攝寫實風光,但只要略花心思,亦不難發掘出趣味小品。

dcf-travel-img-37298

dcf-travel-img-37297

dcf-travel-img-37299

而在眾多題材之中,不可不提秋天的殘荷。與常見枯萎了的夏荷不同,這裡的殘荷大都是嬌小玲瓏,散落於淺淺的水田當中,頗具小家碧玉的風範。每當晴天午後,陽光映照之下,千變萬化的殘荷倒影,妙趣横生。

dcf-travel-img-37306

dcf-travel-img-37303

dcf-travel-img-37302

dcf-travel-img-37304

dcf-travel-img-37305

之後的日落黃昏,以至暮色蒼茫之時,小小的荷塘更添色光之美,魅力非凡。

dcf-travel-img-37307

dcf-travel-img-37308

提起日落,很多人的心水日落景點,大都是香港境內的名山大川。然而塱原日落景致的特色,卻在於平凡。小弟之見,日落本來就是個不論地點,都可以綻放精彩的題材,塱原的平平無奇,正好突顯這個特點。

dcf-travel-img-37309

dcf-travel-img-37311

dcf-travel-img-37310

以上的介紹,相信多少反映出塱原風光的多樣性,絕對不限於打雀。若然喜歡多方面嘗試的話,更不必囿於寫實。日前一次拍攝,由於上面照片中的一個小荷塘過去已拍過好幾次,一時心血來潮,借助日落後的餘輝,以慢快門配合變焦及搖鏡,拍了幾幅似是而非的彩墨山水,以作自娛,倒也不乏詩情畫意。

dcf-travel-img-37314

dcf-travel-img-37313

dcf-travel-img-37312

這塱原,不只是 more than 打雀天堂,而是 much much 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11 月 27 日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11 月 14 日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 (繼續閱讀)
舊機唔好嘥 ─ 窮玩 time-lapse 攝光寫影 攝影人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叫器材先決型,總要選用又新又先進,功能又勁揪的機種。然而器材先決是有潛前題的,那就是荷包先決。沒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器材先決只能夠是夢想。 但話得說回來,在數碼攝影年代,換機... (繼續閱讀)
ND, or no ND 攝光寫影 即使最懶惰的人,也總有一樣事情不會懶,那就是積極努力找藉口,為自己的懶惰合理化。 為了拍出行雲似的流水,一般都會用上高減光度 ND (neutral density) 鏡,小弟當然也不例外。事實上,裝上 ND 鏡,拍出期望中... (繼續閱讀)
總有失手的時候 ─ PS Photomerge 全景合併救亡術 攝光寫影 現時很多智能耭都具備全景拍攝功能,拍攝全景,輕而易舉。但若要製作出高質素的全景照,說到底,還是要回歸高解像相片合併。 Photoshop 設有 Photomerge 相片合併功能,可以將多幅照片合而為一,製作成為全景照,... (繼續閱讀)
尖沙咀。幻彩佑香江 攝光寫影 九月,初秋,晚上八時許,尖沙咀天星碼頭,遊人疏落。颱風大雨的日子不計,印像中,自從有了每晚八時開秀的「幻彩詠香江」以來,這應是筆者曾經遇上遊客最少的一個晚上。本來是看中了這一帶入夜之後,熱鬧的遊人如... (繼續閱讀)
彩雲邨外彩虹路 ─ 光軌拍攝分享 攝光寫影 自從數碼攝影興起,很多以前被認為屬於高級組的拍攝題材,亦逐漸走入尋常拍友家,而拍攝晚間車輛行走時形成的光流跡(又稱光軌),當是其中之一。大概是五年前吧,曾經當過光軌攝影班的導師,那時候,光軌拍攝對不少... (繼續閱讀)
舞麒麟 @ 長洲太平清醮 攝光寫影 前文《走午朝 @ 長洲太平清醮 》介紹過長洲太平清醮的走午朝醮祭祀儀式,本文轉轉口味,介紹此節日中的另一傳統活動,舞麒麟。 在香港,舞獅舞龍見得多,舞麒麟比較少見,但長洲太平清醮卻是例外。究其原因,首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