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在香港,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好攝之徒的社交媒體版面,總會充斥着來自四面八方,關於大棠楓香的消息;既有圖,亦有文。就其內容簡單歸納,大致而言,圖,多是騙人的,文,才是真心話。照片,百中選一,竭盡所能展現楓香之美;文字,洋洋灑灑,毫不留情狠批楓情之劣。

dcf-travel-img-37349

dcf-travel-img-37340

事實上,近幾年大棠的楓香狀態,似有每下愈況之趨勢。在此情況下,絕大部份流傳於世的紅葉美態,若非出自騙術超群的攝影高手,便是多得先進手機的超凡智慧。 有見及此,小弟去年便寫了《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一文,以警世人。而今年,更決意以身作則,誓與騙術割席,十二月的拍攝日程雖不緊密,卻沒有為楓香二字留下空間。

只是沒料到,決意之脆弱,原來比被北風乾透的落葉更甚,日前早上灑下的幾陣微雨,便足以令小弟再度加入騙子行列。

dcf-travel-img-37348

dcf-travel-img-37341

綿綿細雨之所以能夠改變主意,首先是因為之前從未拍過雨中的大棠紅葉。記得曾在城門水塘拍過被雨水濕透的楓香,亮晶晶的紅葉,嬌艷欲滴,令人難以抗拒。雖然根據天氣預測,稍後雨勢未必持續,然而陰晦的天色,亦不無好處。一來遊人或許較少,二來,正切合小弟的包拗頸心態,── 人家都說天色明朗逆光拍攝最漂亮,我就不信天色晦暗拍不出好效果。

dcf-travel-img-37342

dcf-travel-img-37343

到埗大棠楓香林,乾枯的紅葉找不到任何曾被雨水濕潤的痕跡。遊人之眾多,使人懷疑近日本港旅遊業遭受重創之說。驅使遠道而來的三大拍攝動機,即時剔除兩項,僅餘可以滿足包拗頸心態的晦暗天色。

然而,陰晦天拍攝楓香已非首次,加上這楓香林的景觀,多來幾遍,已覺熟口熟面,若要拗頸之餘,亦不流於了無新意,就得求變。客觀條件改不了,唯有改變拍攝取向:往年近攝葉子為主,今年較多捨近圖遠;往年間中仿效水墨技法,今年完全杜絕;往年着意尋找紅葉,今年不拘顏色;往年重曝手法只是偶一為之,今年用不釋手 ……。總而言之,既然未能與騙術割席,就嘗試與過往的拍攝習慣說不吧!

dcf-travel-img-37344

dcf-travel-img-37345

dcf-travel-img-37346

dcf-travel-img-37347

拍攝習慣的改變,表面看相當簡單,那不就是放棄以往慣用的手法而已。然而改變手法,並非一下子便能拍出預期的效果,要成功,很多時需要多番嘗試掌握。過程之中,往往會因為效果未能如意而有所懷疑,於是,不知不覺間又會重施故技,跳不出原來的框框。因此,若要從拍攝中尋求突破,需要的不只是簡單的技術改變,審美觀念的相應配合更是關鍵。須知道,拍攝技術只是用來表現所追求的「美」的手段,若連心目中要表現的「美」是甚麼也搞不清楚,又豈能拿捏技術的分寸?然而,這正是不少業餘攝影人所忽略的地方。靚相從來沒標準,如何避免不斷的重蹈覆轍,又或者方向無定的只是模仿抄襲、拾人牙慧,讓自己摸索出個人的風格路向,當是愛攝之徒又一永恆的課題。


相關文章 -
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楓香四韻 @ 大棠紅葉 2017 (1)
色即是楓,楓即是色 — 大棠楓香色彩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冬日南風 攝光寫影 .5 月 9 日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人未見過,只看過幾幅照片,該如何拍攝,心中沒底,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或者,唯一要求就是百搭。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時尚古典兼備、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之不過,說到底... (繼續閱讀)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50mm 的寨城光影 攝光寫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 (繼續閱讀)
河北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若以貫穿大澳的大涌為界,位處大涌北面的區域,或可稱為大澳的「河北」景區。「河北」沿岸的主要街道包括西面的石仔埗街、中間的吉慶後街和東面的新基街。與大澳永安街、太平街所在的「河南」相比,河北區域保留着... (繼續閱讀)
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攝光寫影 在香港,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好攝之徒的社交媒體版面,總會充斥着來自四面八方,關於大棠楓香的消息;既有圖,亦有文。就其內容簡單歸納,大致而言,圖,多是騙人的,文,才是真心話。照片,百中選一,竭盡所能展... (繼續閱讀)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