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50mm 的寨城光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看到光靚景正,也就順道拍上幾幅。既稱順道,那就當然是不換鏡頭了。一來人懶,換鏡頭麻煩。二來,小弟於底片年代,曾有一段日子經常拍攝幻燈片。幻燈片不可剪裁,拍攝時就得靠變動焦距框出適當取景範圍,久而久之,與變焦鏡頭結下不解之緣。難得可以藉口練習,索性將懶就懶,來一回雖短暫,卻徹底的「範式轉移」,好好地享受一趟定焦50mm 的寨城光影。

dcf-travel-img-37472

50mm 定焦鏡頭,很多時又稱為標準鏡頭。其實這稱號不很準確,嚴格來說,50mm焦距的鏡頭,只能在配合時下稱為全片幅 ( 35毫米片幅 ) 相機使用時才算得是「標準」。須知標準鏡頭的定義,重點在於所拍出的照片,透視感與人眼所見相若。因此,相機的片幅不同,對應的標準鏡頭焦距也不一樣。例如,對應APSC片幅相機的「標準焦距」,大概是35mm。

dcf-travel-img-37473

dcf-travel-img-37474

標準一詞,驟聽起來相當巴閉,地位超然。可是,若問標準鏡頭有何獨特優勢,答案通常卻只是相當標準地將定義重複一遍:拍出的照片與人眼所見相近。當然,亦會有提及光學質素高、光圏大、景深淺、體型小、價錢平等優點。不過,這些其實都只是因為定焦鏡頭結構相對簡單,從而得出的副產品。

曾幾何時,在遠古的菲林單反年代,標準镜頭是購買相機時的標準配置。但隨着科技進步,以及攝影喜好的轉變,標準鏡頭的超然地位,已大不如前。

dcf-travel-img-37475

dcf-travel-img-37476

首先說靈活性。定焦與變焦之爭,市場的選擇最具說服力。隨着變焦鏡頭質素日漸提高,現時伴隨相機配套售賣的 kit lens,若非全部,也絕大部份是變焦鏡,而且變焦範圍愈來愈大。定焦鏡頭遠不及變焦鏡頭方便取景,是無可爭辯的事實。這情況在香港尤其明顯,因為拍攝場地狹窄擠迫的多,廣闊開揚的少,以定焦鏡頭拍攝,一方面難以避開多餘的景物,另一方面,亦因為走位無從,不能施展人腳變焦,以框出洽當的場景範圍。

其次是透視感。攝影喜好的改變,將透視感與人眼相若這一項,由優點變成缺點。時下的攝影作品,流行嘩眾取竉,色光味精、超凡視角、後製特技大行其道。體現於鏡頭運用方面,超廣角、魚眼、波波(反射鏡)之類能拍出誇張,特別、非一般效果的鏡頭,成為了某些拍友所追捧的必殺工具。每當靈感匱乏、創意閉塞之時,取而用之,頓然與別不同,當收立竿見影之效。反觀標準鏡頭,便沒有這般的神效了。

dcf-travel-img-37477

dcf-travel-img-37478

以上提及的標準鏡頭弱點,在拍攝主體明確的題材時,例如人像之類,問題沒那麼明顯,反而可以突顯定焦鏡頭大光圏、淺景深優勢。然而拍攝一般的風景題材,既要在平實的透視中顯出不平凡,又要在焦距限制之下對景物作出適當取捨,那就不見得是簡單的事情。因此,對一些長期慣用變焦鏡頭,又或者愛用誇張焦距的拍友而言,以定焦鏡頭,標準焦距進行拍攝,即使算不上嚴苛的考驗,也不失為絕佳的練習。

dcf-travel-img-37479

dcf-travel-img-37480

這回 50mm 定焦鏡頭拍攝練習,為了使拍出的畫面,不會因為透視「標準」而流於平淡,主要採用了兩種手法。首先是盡可能使用大光圏,並在適當的情況下納入誇張的前景,以景深效果加強畫面的深度。其次是刻意運用不同的光照,包括強光、逆光、柔光,當然還有隨之而來的不同陰影效果,務求能為平凡的畫面增添對比與階調。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1 日前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50mm 的寨城光影 攝光寫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 (繼續閱讀)
河北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若以貫穿大澳的大涌為界,位處大涌北面的區域,或可稱為大澳的「河北」景區。「河北」沿岸的主要街道包括西面的石仔埗街、中間的吉慶後街和東面的新基街。與大澳永安街、太平街所在的「河南」相比,河北區域保留着... (繼續閱讀)
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攝光寫影 在香港,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好攝之徒的社交媒體版面,總會充斥着來自四面八方,關於大棠楓香的消息;既有圖,亦有文。就其內容簡單歸納,大致而言,圖,多是騙人的,文,才是真心話。照片,百中選一,竭盡所能展... (繼續閱讀)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