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要有人在某地方拍到靚相,並在社交媒體發放,便總會有大量的拍友跟隨,希望拍到類似的照片。較進取的,更期望可以超越前人,拍得更靚。

攝影可以擴闊視野,是肯定的。首先,攝影是視覺藝術,必須看,才可以拍。其次,若然你喜歡的攝影對像是景物,更需要跑外景,景物不會自己找上門。如果你喜歡拍攝大自然景物的話,那就更加需要上山下海,甚至周遊列國了。如此一來,眼界自然大開。

dcf-travel-img-37485

dcf-travel-img-37486

▲ 愛攝之人,不辭勞苦,上山下海,只為留住美麗的瞬間。

其實,拍攝大自然,又何止可以擴闊視野。闊,只是其中一個維度。除了闊之外,還有深;除了深之外,還有心。

筆者雖然算不上山友,但間中的行山遠足還是有的。然而,若問多年以來,對到過的山頭野嶺認識有多深,則似乎來來去去都止於路線、地名、地勢等等將地圖現實化的資訊。每一趟避走石屎森林,闖進大自然,都是流於走馬看花,到後來背上了相機,才有所改變。

相信並非每個行山遠足的人都是如此,但對專注力不足的小弟而言,攝影,確乎為認識大自然開拓了更多的維度。因為攝影,大自然中的一個地點,可以變成了無窮無盡的景點。因為攝影,學會在同一位置,細味春夏秋冬不同的季節,品嘗早晚晨昏不同的時段,感受霧雨陰晴不同的天氣,從中欣賞大自然多采多姿的美態。因為攝影,才懂得既要看得多,也要看得細。大片叢林中的每一株樹,每株樹的枝、葉、幹、根,都有非凡之處。無論是喜歡微距攝影,還是熱愛拍攝天文星空,再不然,拿着相機一頭扎進碧波綠水,攝影都能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dcf-travel-img-37487

dcf-travel-img-37488

dcf-travel-img-37489

dcf-travel-img-37730

▲ 花、鳥、獸、虫,香港雖小,自然生態卻不乏姿采。

從只是走馬看花、水過鴨背地匆匆而過,到靜心欣賞、細意觀察大自然;從對大自然幾近無知,到因為要拍好不同的題材,願意花時間去了解更多關於大自然的知識,攝影作為一種個人興趣,既為小弟提供了動力,亦成為小弟與大自然溝通的媒介。漸漸地,我懂得如何分辨桃花、梅花、李花。蝴蝶不再是只分大細,還知道有鳯、斑、粉、蛺、弄、 灰、蜆、眼、環、珍等十大蝶科。蜻蜓和豆娘不一樣;逆溫層預示有機會看到雲海;夏季銀河像汽車水潑那樣,從東到西劃過南方的天空 ......。攝影讓筆者對大自然有更深入的認識,是為深。

dcf-travel-img-37491

dcf-travel-img-37492

dcf-travel-img-37493

▲ 寄情山水之間,置身萬千色彩之中,可以感受大自然無聲的啟示。

至於心,則是指對大自然的情感。作為攝影人,這情感更多體現為對大自然美的感受。這裡所說的美,並不只是狹義上的視覺美,而是更廣義的美。這樣說,似乎有點玄,但只要換一個說法,便不難理解。世間上凡是可以欣賞的,都美。溪流中的朽木,讓人感受到生生不息;池塘裡凋凌的殘荷,使人慨嘆四季更迭,光陰流逝。滔天的巨浪、呼嘯的山風,令人心神震撼;深山裡溫婉的小溪、山崖上明艷的野花,教目光捨不得離去。 火紅夕陽、清幽朗月、深邃星空 ......,大自然的景觀,有着無窮的組合,無盡的變化,而攝影機的鏡頭,正好讓人屏息靜氣,專注領會大自然的每個瞬間,以敬畏的心情,崇拜的態度去欣賞大自然的奧妙、神奇、美麗!

dcf-travel-img-37494

從宇宙的尺度來看,人類社會的一切,也不過是大自然的一部份。大自然從來都沒有遠離我們,只是我們忘記了如何欣賞大自然而已。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2 月 10 日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1 月 29 日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
50mm 的寨城光影 攝光寫影 日前為一個人像班作準備,去了九龍寨城公園視察場景。雖然當日沒有模特兒同行,但相機仍裝上窮人恩物 50mm 定焦鏡頭,以便模擬正式拍攝時可以如何取景。由於沒有人物主角,拍場景和拍風景只是一線之差。因此,偶然... (繼續閱讀)
河北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若以貫穿大澳的大涌為界,位處大涌北面的區域,或可稱為大澳的「河北」景區。「河北」沿岸的主要街道包括西面的石仔埗街、中間的吉慶後街和東面的新基街。與大澳永安街、太平街所在的「河南」相比,河北區域保留着... (繼續閱讀)
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攝光寫影 在香港,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好攝之徒的社交媒體版面,總會充斥着來自四面八方,關於大棠楓香的消息;既有圖,亦有文。就其內容簡單歸納,大致而言,圖,多是騙人的,文,才是真心話。照片,百中選一,竭盡所能展... (繼續閱讀)
塱原,more than 打雀天堂 攝光寫影 相信為數不少的人,最初知道塱原這名稱,是因為2000年的「九廣鐵路落馬洲支線事件」。當時的九廣鐡路公司(後來與地鐵合併成為今天的港鐵)計劃興建落馬洲支線,以舒緩羅湖站漸趨飽和的流量。支線的塱原路段,原設計... (繼續閱讀)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那個晚上,我夢見似曾相識的色彩繽紛。 夢境中,彷彿重遇昔日醉人光影、紛亂線條 ......,當然還有那如火的落日。 沒錯,夢中所見的,是大澳,那靜處於大嶼山西邊角落的水鄉。然而發夢冇咁早,所說的夢... (繼續閱讀)
舊機唔好嘥 ─ 窮玩 time-lapse 攝光寫影 攝影人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叫器材先決型,總要選用又新又先進,功能又勁揪的機種。然而器材先決是有潛前題的,那就是荷包先決。沒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器材先決只能夠是夢想。 但話得說回來,在數碼攝影年代,換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