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春花亂敘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dcf-travel-img-38255

dcf-travel-img-38256

▲ 木棉

近幾年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暖;春花,亦一年比一年開得早。不知是否因為植物不懂按氣溫增減衣物,難以適應急速的氣候轉變,幾個曾經熱門的賞花地點,花開狀況都是強差人意。去年最是令人失望,只需七個字,便足以透徹形容,── 春風無力百花殘!

dcf-travel-img-38257

▲ 簕杜鵑

比木棉更不可思議的,是黃花風鈴。春節之前曾到大澳一遊,見巴士總站旁邊的幾株已經開得燦爛奪目。當時心想:又是一個春花亂放的春天!有鑑於去年的百花凋零,順理成章,對今年的春花不寄厚望。

dcf-travel-img-38258

dcf-travel-img-38259

▲ 黃花風鈴

然而,上天的意旨又豈是凡人可以猜度。相比剛過去的兩年,今年的花況,算是有所交待。奇妙的是,花開彼落此起。同一種花,這區的開過了,又到另一區;不同的花,這種開過,又有另一種,就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讓好攝花卉的拍友忙個不亦樂乎。當中一批退休「上岸」的,更是花開到哪,人必到哪,好不愜意。希望這陣子的繁忙,多少可以彌補今年花展的消聲匿跡吧!

dcf-travel-img-38260

dcf-travel-img-38261

▲ 洋紫荊

筆者算不上愛花之人,更非識花之士,但每年的春花拍攝,亦鮮有缺席。喜歡的原因,並不在於春天的花嬌葉翠,而是伴隨花卉不同生長階段所帶來的種種感覺與意境:從含苞待放、春意盎然,到花團錦簇、爭妍鬥麗,以至花落凋零,令人悵然若失 ……。因此,筆者拍攝春花,多是取其大意而少有精雕細琢。

dcf-travel-img-38262

dcf-travel-img-38274

dcf-travel-img-38273

▲ 紫玉蘭

少有精雕細琢,亦有其他原因。擁有的器材力有不逮固然是其中之一,較重要的,是在香港,若非溫室之中,難覓精品。而以個人喜好而論,則偏愛生長於自然環境中的花卉。總覺得,若沒有天然的光線,缺少了春風霧雨,即使再完美無瑕的花朵,也只不過是堆音符,成不了動人的樂章。亦因如此,小弟喜歡拍攝高大的喬木花卉,花朵堪攝之外,尚有枝幹形態、葉子裝襯,可以為畫面帶來更多的變化,讓演繹有更多的選擇。

dcf-travel-img-38264

▲ 紅花風鈴

dcf-travel-img-38288

▲ 櫻花

有些人拍攝花卉,會有某種形式的執着。例如時間必選早上、花姿必需柔美,甚至光線、手法,都會有「咁樣影先夠靚」的堅持。小弟由於與「花開到哪,人必到哪」的境界尚有相當距離,堅持執着的條件欠奉,拍攝的態度雖未至於佛系,亦流於隨遇而安,隨機應變;有乜,就影乜。所謂適者生存,應對多變的花況景觀,便要多學一兩道板斧。事實上,小弟的板斧來來去去就只幾度,包括:一、寫實直拍,當然間中會加上些前景背景,以作調劑;二、柔焦重曝,柔美夢幻、遮瑕掩缺不二之選;三、疊景重曝,可以無中生有,以假亂真;還有的,是各式難以獨當一面的雕蟲小技。

dcf-travel-img-38265

dcf-travel-img-38266

dcf-travel-img-38267

▲ 李花

至於演繹方面,模仿國畫與偏重色光同樣是小弟杯茶。自我剖析,這種偏愛亦有其現實背景。須知香港地狹人多景雜,難覓乾淨企理的畫面,以天空作背景仿國畫留白,當是捨難取易;以朦朧手法仿傚畫意筆觸,去其細節,亦有利遮醜。而仿國畫之水墨線條,更是自小潛移「墨」化的累積成果;書法學不來,應用到攝影之上,總算不至全然浪費。

dcf-travel-img-38268

dcf-travel-img-38269

▲ 玫瑰

亂敘一輪,不覺字數已是過千。據說現代人有長文恐懼症,見長即 pass,為免讀者缺如,就此擱筆,並亂選本年拍攝的春花拙作,穿插其中,聊作點綴。讀者若有興趣,不妨憑相分析,猜猜照片是用了哪度板斧拍攝。

dcf-travel-img-38270

▲ 杜鵑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 thomaslcs @2020-05-13 08:06:22
    這是私人的回應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FMPP #1 攝光寫影 .8 月 4 日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有打算再覓主題,誠邀繼續合作。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總是未能成事。如是者,轉眼便是大半年。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偏偏又遇上「新冠」疫情反彈。本來屬意的拍攝... (繼續閱讀)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
冬日南風 攝光寫影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人未見過,只看過幾幅照片,該如何拍攝,心中沒底,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或者,唯一要求就是百搭。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時尚古典兼備、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之不過,說到底... (繼續閱讀)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夜靜 @ 水鄉大澳 攝光寫影 夜幕低垂,黑壓壓的群山環抱着海灣,靜夜中的大澳,亮起了燈光,一點點的散落,一串串的蜿蜒。 承接前文《河北 @ 水鄉大澳》,在嶼北界碑對上的山坡拍過黃昏日落,便回到新基大橋以西的一段新基街。這區域遠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