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 草根散記

一片半枯未殘的荷花落瓣,漫無目的地在水面漂泊,聽命於水流、微風、漣漪,時前時後、時左時右,所過之處,盡是虛幻無常的浮光掠影 ……。

dcf-travel-img-43707

dcf-travel-img-43708

dcf-travel-img-43709

流動變化的畫面,不乏美麗的瞬間,而且都是獨一無二。那不似得迴轉壽司,輸送帶送上美食,錯過了,可以等待下一 round。景色當前,該如何截取?這絕對是拍攝影者需要面對的問題。

記得多年之前,每格菲林都是異常珍貴的年代,攝影雜誌介紹攝林高手的文章,往往以類似「只會在出現最佳畫面時,才按動快門」的文句,以表達高手的攝藝是何等精湛。當時年少無知,信以為真,後來拍攝多了,便明白到除非有預知未來的超能力,否則是無從判斷哪個瞬間是為最佳。睇相佬的責任是教人如何趨吉避凶,而非取吉免凶,同理,攝影人能夠做到的,亦只能夠是趨優避劣。

然而要做到趨優避劣,首先要知道優為何物。就以這景觀為例,落瓣是主角毋庸置疑。而主角以外,倒影形成的色塊、此起彼落的漣漪、有如尖刀突出水面還未展開的新葉,以及與大片倒影色塊有點格格不入的硬直線條,都是影響着構圖效果的元素。隨着花瓣在水面徐徐移動,構圖元素位置亦不斷改變。怎樣框選?何時拍攝?追隨,還是等待?何處致密,哪裡留白?孰優孰劣,如何判斷?

除非閣下是亂石投林派的門生,採取瘋狂連拍的手段,否則的話,此時此刻的你,必定會發覺經常被吹噓是如何神效的構圖法則,形同廢物。能夠幫助判斷選擇的,除了畫面均衡、視線引導、明暗分佈等等幾個最基本的構圖原則以外,就只能夠是閣下的創意靈感,以及美的觸覺。

最近在攝影班中,無論主題關於風景、小品還是人像,似乎多了同學提出如何拍出美感的問題。這應該是一種進步,又或者,在小弟的觀點而言,是回歸正道。學攝影的人都想把照片拍得美,然而多年以來,美學知識,在大部份業餘攝影人的心目中,若非視作等閒,就是徹底忽略。

「買器材不送技術」,這金句大家都熟悉。然而,又有多少人會留意到技術之外,還需要對美學知識有所追求?


相關文章 -
進退之間 @ 草根散記
選擇困難 @ 草根散記
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 草根散記
構圖八達通 @ 草根散記
草根散記 @ 2020/12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首頁推介
屏山人物徑 攝光寫影 .9 月 8 日 屏山的鄧氐宗祠,三進兩院的建築格局,氣派恢弘。當中的大廳,儼然是個大舞台。每次到此,置身「舞台」中央,朝大門方向往下望,總會有一瞬間,幻想自己是個萬人觸目的表演者。可惜現實中的小弟,並不擁有任何適合...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觀之不存,景將焉附 攝光寫影 景觀一詞,看似簡單,其實道出了景與觀的相互依存關係。 按一般理解,當然是先要有景,才可以觀。然而,相同的景,卻可以有無窮無盡的觀。這不單是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與角度,即使是同一個人,抱不同的心態...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 草根散記 攝光寫影 數月前發表了拙文一篇《選擇困難 @ 草根散記》,提到攝影班中討論時,同學的回應往往出乎意料之外。日前心血來潮,做了個小實驗,將一幅照片,PS 做了兩個不同色光呈現的版本 (見下圖),然後交給同學選出較喜歡的...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 草根散記 攝光寫影 一片半枯未殘的荷花落瓣,漫無目的地在水面漂泊,聽命於水流、微風、漣漪,時前時後、時左時右,所過之處,盡是虛幻無常的浮光掠影 ……。 流動變化的畫面,不乏美麗的瞬間,而且都是獨一無二。那不似得迴...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關聯對比與呼應 ── 踏出畫意第二步 攝光寫影 前文《 新田新荷新意思 ── 踏出畫意第一步》介紹過以側寫的方式拍攝荷花,帶出畫意效果。並建議利用具體存在的色光為切入點,取代以何花為視覺重心的直觀拍攝方法,從而體會何謂側寫。本文繼續討論另一種能為照...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逆時車站 ── 堆砌街頭風 攝光寫影 上月初,與 model H 商議選擇人像攝影班主題及地點,她二話不說,便提出了當時正在置地廣場 Belowground 擺設的打咭熱點「逆時車站」。 小弟雖然唔係順德人,但又總係順得人,只要可行,冇乜所謂。但「逆時車站...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郵輪碼頭沒郵輪,但有光 攝光寫影 Photography 就是以光作畫,學攝影而對光線缺乏認識,就有如學畫畫而不懂顏料,近乎匪夷所思,然而這現像確實存在。 閃光燈基礎班中,少不了要介紹光的屬性,而在討論過程中不難發現,即使習攝相當時日的業餘拍...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新田新荷新意思 ── 踏出畫意第一步 攝光寫影 夕陽西下,池塘的遠處,天邊的晚霞依稀地印在水面,流金盪漾。近岸淺灘,一朵初放的紅荷,悄悄地躱在幽藍的陰影之中,似乎在等待着明天的晨曦。差不多是收機撤退的時候了,胡亂地隨便拍了幾幅,便移步返回岸邊。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