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海安的味道

2021年10月30日。

一如以往在這段日子與太太慶生。晚飯期間,收到友人傳來一則訊息:「你知道海安今天結業嗎?」

那一刻沒有查證訊息的真偽,內心只浮現幾個疑問:「之前都傳過會執,但老闆好似話個業主唔收舖之餘仲冇乜加租。點解忽然又結業?」

晚飯完畢,回到酒店後才認真坐下來細看報導。遺憾的是,今天真是海安最後一天營業。霎時間,昔日的回憶湧上心頭……

 

自己曾在港島生活廿多年,幾乎每隔一、兩週都經過干諾道西。然而我卻不知在西港城附近,有一間充滿昔日香港情懷的㗎啡室。若不是十年前閱讀過吳文正先生的《街坊老店》,我很有可能與這間老店擦身而過。

 

十年前的一個下午,我懷着期待的心情,在熟識的電車路上尋找那陌生的㗎啡室。海安座落在一楝米白色的唐樓地下,大廈的外牆雖有點殘破,但「海安㗎啡室」五個紅色大字依然醒目搶眼。兩旁是陳列的玻璃櫃,一邊放滿自家製的麵包及蛋糕,而另一邊則是樽裝牛奶及汽水,是舊式餐廳的典型格局。

 

㗎啡室正門的兩邊都各裝有一對舊式摺閘,上面刻有「海安冰室」的字樣。從摺閘的鏽蝕情況估計,相信它們已守護海安一段長時間。穿過正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又一排,髹上棗紅色的木製卡位、餐枱和圓櫈。這片「紅海」佈局異常搶眼,色調更與外面的招牌互相呼應,讓人一見難忘。

 

進入㗎啡室後,我揀了其中一列卡位坐下。舉目四顧,這裏有不少海安的舊照。相片中可見昔日的海安對面已是碼頭。經過半世紀的發展,當年的海岸線早已變成今天車水馬龍的道路。天花則有三把吊扇,分佈在餐室的前、中、後位置。再用心細看,部分吊扇竟然是木製。從木扇的外貌及設計推測,相信它們很有可能由海安開業運作至今。微風輕輕從木扇吹來,使㗎啡室更添一份舊情懷。

 

「你第一次嚟海安?」身旁一聲問候,讓我從沉思中醒來。

「係呀,你點知呢?」我好奇地問。

「呢度啲熟客我地全部認得晒。見你比較生面口,坐低咁耐又未落單,我咪過嚟睇吓有冇嘢可以幫到你。」眼前的伙計很耐心回答。

「真係唔好意思,我掛住睇裝潢同擺設。麻煩你幫我寫個西多士同熱檸茶。係呢,請問你係咪呢度既老闆?」我問。

「當然唔係啦﹐我打工咋﹗」伙計笑說。「你有事搵佢?佢啱啱行開咗,一陣返嚟我同佢講聲。」說罷她便轉身去廚房落單。

 

片刻過後,一個身穿海安圍裙的女士走過來跟我打招呼。

「我係Annie,係海安負責人之一。你有事揾我?」

「妳好。我早前看過一本相集,入面有黃伯同㗎啡室既合照。呢幾年香港既老店逐漸消失,所以我都想同海安做返一個影像記錄。」我開門見山道明來意。

「咦?我都唔知黃伯之前有影過呢啲相喎,我可唔可以睇吓本書?」我把《街坊老店》遞給Annie。

「影相當然冇問題,你想幾時影?」Annie親切地回答。沒想過我與Annie素未謀面,但她卻一口答應我的請求。接着Annie便與我講述關於海安的故事。

 

Annie是海安第二代老闆「蝦叔」的女兒。昔日「蝦叔」退休後把海安交給老伙計黃伯接手。後來黃伯準備退休,卻苦無後人繼承,海安更差點因此而結業。Annie當時在銀行任職管理層,因不忍父業就此消失,遂捨棄高薪厚職「轉戰」飲食界,海安才得以繼續營運。

 

Annie 笑言接手初期也是「摸住石頭過河」。幸而憑着她豐富的管理經驗,加上另外兩位負責人Arthur及Rae同心協力,使各種難題得以逐一化解。除了食物質素外,海安也很重視與客人的溝通。「基本上啲熟客鍾意食咩,我地都記得晒。如果有啲街坊幾日冇嚟,都會打聽吓佢地既近況。」

 

「最近有導賞團介紹中上環歷史,海安係其中一站。我叫師傅整啲特色包點俾參觀既中小學生,又會講吓呢度既歷史俾學生聽。」除了用心招待客人,海安亦不忘回饋社會,令人敬佩。

 

**************************************************************************

 

事隔多年,我仍記得十年前為海安拍攝全家福的情境。那天我和朋友大約10時左右到達,㗎啡室已差不多滿座,心想可能要等一段時間後才有機會拍照。可是人潮非但沒有減少,到中午時前來用膳的上班族更坐滿整個海安。此時我們都顯得有點尷尬,正想跟Annie說我們改天再來,怎料妳反過來跟我說﹕「唔好意思,今日比較多人,你地可能要坐耐少少。有咩需要可以隨時揾我或其他伙計。」

 

直到1點半過後,客人才陸續離開餐室。雖然忙了幾個小時,但Annie仍然保持笑容,走過來向我說:「終於少啲人喇﹗不如依家影?我叫埋Arthur 佢地出嚟先。」Annie很快便集齊海安幾位骨幹成員,大合照也就順利完成。

 

誰知拍攝過後,身旁的Arthur 忽然向我建議:「我地幾個可唔可以好似黃伯咁,擺返佢當年影相既post,再影一張?」Annie 和Rae都覺得這個建議甚好,於是二話不說,他們三個便很認真地模彷着書中黃伯的動作神態,我和朋友都覺得很有趣﹗

 

自那次以後,我會不定時到訪海安。雖然自問不算這裏的熟客,但每次看到收銀處上方掛着我為Annie等人拍的照片,內心都非常感動:海安真的很重視每一位客人。

 

謝謝海安(尤其是Annie)為我帶來這麼多特別的回憶。再次感謝你信任我,讓我可為妳們留下光影。

但願我們能於某日、某地再會。 

dcf-travel-img-44510

dcf-travel-img-44511

Chris Kwok 的其它文章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念。海安的味道 Chris Kwok .11 月 22 日 2021年10月30日。 一如以往在這段日子與太太慶生。晚飯期間,收到友人傳來一則訊息:「你知道海安今天結業嗎?」 那一刻沒有查證訊息的真偽,內心只浮現幾個疑問:「之前都傳過會執,但老闆好似話個業主唔收舖之...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消失的徒廈老店(上) -- 中民冰室 Chris Kwok 店舖:中民冰室 開業年份:60年代 地  址:九龍城東頭村22座9-11號舖   「聽講22座好快會拆,你地會做到幾時?」 「今日係最後。」 這天是2012年7 月14日。我首次與鍾老闆接觸,也是最後一次。 「隨便坐...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那些年的裕民坊 -- 何記露天補鞋 Chris Kwok 店舖﹕何記補鞋 地址﹕觀塘輔仁街仁信里中南樓地下              觀塘仁信里盡頭的角落,有間並不起眼的「何記露天補鞋」。         在露天店舖工作,少一點堅持也不行。冬天要適應乾燥的空氣... (繼續閱讀)
那些年的裕民坊 -- 標記校服 Chris Kwok 店舖﹕標記校服 地址﹕觀塘物華街臨時小販市場 開業日期﹕1970年代         由於社會資源分佈不均,上世紀初的香港只有少數適齡的學童能接受教育。二戰過後,難民潮和嬰兒潮更令失學兒童的數目大幅攀升...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華。見。留」-- 華富社區攝影 Chris Kwok 位於南區的華富邨,背山面海,景色優美。這裏是香港首個「衛星屋邨」,曾為五萬人提供安身立命的居所。半世紀以來,華富邨見證着南區的發展,並承載着昔日香港的人情和文化。隨着「華富重建」落實,這個舊社區的歷... (繼續閱讀)
不求「名」與「利」﹑只求惠及長者 ---- 明利油器粥品 Chris Kwok 店舖﹕明利油器粥品 地址﹕何文田愛民邨熟食亭 開業日期﹕1986年        近年香港社會各方面的矛盾持續深化。政改方案的爭論﹑置業艱難﹑堆填區擴建及貧富懸殊加劇等,以上種種問題使社會的對立情緒不斷... (繼續閱讀)
照亮彩虹五十載 ---- 金碧酒家 Chris Kwok 店舖﹕金碧酒家 地址﹕九龍彩虹邨金碧樓S座22號 開業日期﹕1964年          「好多謝大家送我爸爸最後一程......」貞姐眼見一眾街坊對秋叔及金碧酒家近半世紀的支持,即使平日開朗健談的她,在四十九週...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裕民坊的最後手記《下》 Chris Kwok     我在上一篇文章簡述了觀塘的發展歷史,亦分享了幾張拙作,讓讀者一睹重建前裕民坊的情況。假如大家還有印象,上次的照片主要利用光線作為構圖元素,以表達社區內各種人和事。作為最早期發展的新市鎮,裕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