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回憶錄 (下)

每年踏入12月,是一眾「英皇仔」努力播種後收成的月份。

 dcf-travel-img-48204

 

為表揚在上個學年於學術、運動或音樂等範疇有傑出表現的學生,母校會在12月的Speech Day舉行頒獎禮。踏上禮堂的台階,接受校長授予的證書,應該是每位「英皇仔」的夢想。每次在頒獎禮看到一個又一個師兄弟上台,心裏不其然都很羨慕他們。因此這個既隆重又莊嚴的日子給予我很深刻的印象。

 

 dcf-travel-img-48201

 

說來慚愧,讀了母校七年,我只知部分獎項如Class prize (全班首名)、Subject prize(學科首及次名,後來只設首名才可領獎)及最佳進步獎等的獲取條件。其他的卻一概不懂。我知道每級排最前的幾位同學,他們多是該級的精英。司儀通常要花點時間來宣讀它們獲得的獎項。我時常將目光投射到這些尖子身上,幻想如果有天能踏上眼前的舞台,又會有何感受?

這個夢想,沒料過竟在中四那年實現。

“3C, Kwok XX, Co-second in EPA”。我沿着禮堂的梯級往上走,在校長手中接過證書後便向台下鞠躬,然後在另一邊樓梯離開。整個過程雖然只有一分鐘,但腦海卻不斷浮起中三時「寒窗苦讀」的情景。我清楚記得在「寸分必爭」的環境下,每次測考都很擔心會被「扣多過一分」。要在兩測兩考的試卷中保持98分或以上的成績,對於資質平庸的我已是極限。最後能在眾多精英中爭到一個小科目的全級次名總成績,總算對自己的學業有個交代。

然而諷刺的是,雖然我是一名化學教師,但無論我在母校怎樣施展「渾身解數」温習,都無法摘下化學科狀元的頭銜。由此可見英皇尖子的實力是何等「離地」﹗

那天是1997年12月。真正的「皇室」半年前已正式撤離香港。我手上的Certificate of Award,校徽早已改成新的設計。心裏有少許失落,原以為可以「趕搭尾班車」,拿取一張印有「皇冠頭」的證書。事與願遺,只能怪自己努力得太遲。

 

 dcf-travel-img-48198

 

回歸後,除了校徽改用新設計外,英皇書院亦「與時並進」,新翼興建的工程於1998年開始動工。

母校擴建一直是我們期待的事情。在我就讀的7年間,每年學校平均有1200人就讀(中一至中五每級約200人,中六及中七約100人)。要容納逾千名學生,只靠東、南及北翼的校舍並不足夠。高考班的學長學姊(母校曾收錄中六女生就讀)並沒有固定的班房,每次放課的鐘聲響起,他們就像「難民」般要在短暫的時間內把書本、文具、筆記及其他個人物品塞進書包,匆匆趕往下個課室上堂。這種「隨鐘漂泊」的生活我也試過一個學期,感覺並不好受。

 

 dcf-travel-img-48205

 

課室不足當然是學校擴建的理由,但對我來說,興建新翼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取代那個「臭名遠播」的男廁﹗昔日位於西翼的男廁,即使你站在幾米外也能「察覺」到它的存在。如果是小解還好,自己最多只會逗留一兩分鐘便可速速離開。若肚子痛就不得了﹗我至今仍記得初中時,有天上課期間腸胃不適,非去「大解」不可。那次被逼在潮濕、悶熱及惡臭的男廁待上三五分鐘,加上四周沒有其他人,只聽到四周「嘀嗒、嘀嗒」的滴水聲,那種恍如身置異域的感覺令我差點透過氣來。若不是學校興建新翼大樓,我也不知怎樣與這個「遺臭萬年」的男廁的共存直至畢業……

 

dcf-travel-img-48202

 

「影成點呀?」一把熟悉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帶回現實。原來是譚sir 在我身旁經過。

「差唔多喇,影多一兩個shot 就得。今日真係多謝你幫忙,我先可以返嚟影相。」

「唔駛咁客氣啦。我差唔多執完嘢,你可以繼續慢慢影,直到工友收工。」

「明白。遲啲我地再約﹗」說罷看着譚sir 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紅磚長廊中。

 

dcf-travel-img-48199

 

dcf-travel-img-48200

有幸能在生命中遇見這位好老師。我肯定不是譚sir教學生涯中成績最好的學生,也不是事業最出色的畢業生。但他對我的關懷與支持,實在超乎我想像。遺憾是畢業後與他相聚的機會不多,今後一定要好好珍惜,繼續與恩師保持聯繫。

今次的拍攝時間雖然只有一個下午,但體會卻甚多。自己是94年入學,01年畢業,曾經歷過英殖年代、祖國回歸;同時見證着校徽更新、新翼興建等重要事件。即使最近校樹倒塌,直到重新植樹等,過程也從媒體中得知母校的近況。相信只有同期入讀英皇的師兄弟,才有這些寶貴的經歷。今天的作品並非完美,我心中還有一些影像想表達。期待日後再有機會歸來拍攝。

“Soon we will be grown men
There will be new boys then
Summon all the new and old
They'll sing and shout together.

Old boys, new boys winning glory
We ourselves must write the story
Keep this challenge still before ye
Glory to our school.”

 

dcf-travel-img-48203

分享感想
  • Chris Kwok
    @2023-10-22 18:31:09
    「看了上集,各種經歷深有共鳴,已感覺是同年代的舊生。
    看完下集再一翻藏在深處,多年沒翻開的校刊,相信筆者就是中四中五時我的班長 / 副班長。

    譚sir 教生物相當有趣,之後他還升任訓導。
    我個人最感謝中四中五時的班主任及數學科老師伍sir﹗」

    感謝「fotoplay」的留言,很想知道他是誰呢﹗
Chris Kwok 的其它文章
兄弟「銅」心 、「炳」承傳統 -- 炳記銅器 Chris Kwok .2 月 20 日 十多年前,我獲贈一本名為《街坊老店》的紀實攝影集。適逢那時候,我參加了由「文化葫蘆」舉辦的油麻地導賞計劃。為了在帶隊時講解更清晰,並加深自己對這區的認識,我經常拿着攝影集拜訪區內老店的負責人,藉此聆...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漫步石硤尾大坑西 Chris Kwok 近年興起城市散步。不少年青人、攝影師、文化工作者及普羅大眾,閒時遊走各大小社區,以漫步的形式來重新探索變化急速的香港。公共屋邨與大眾生活息息相關,當中更有不少設計獨特的大廈,如圓柱形的勵德邨、錯層式...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皇」「室」回憶錄 (下) Chris Kwok 每年踏入12月,是一眾「英皇仔」努力播種後收成的月份。     為表揚在上個學年於學術、運動或音樂等範疇有傑出表現的學生,母校會在12月的Speech Day舉行頒獎禮。踏上禮堂的台階,接受校長授予的證書,應該是...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皇」「室」回憶錄 (上) Chris Kwok 說起皇室,大家或會想到歐洲各國的皇族。然而筆者只是一個普通的地道香港人,又沒有皇族血統,對於「皇室」我又有何回憶可言? 年輕時我曾在「皇」「室」生活,而且一待就是7年。這正是我的母校,英「皇」書院及...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弘法大會 -- 2023年佛誕節吉祥大會 Chris Kwok 香港佛教聯合會每年舉辦「佛誕節吉祥大會」,讓市民從參與各種活動中,追尋生命的真諦。 繼西方寺後,能再為佛聯會的活動進行拍攝記錄,實在感到十分榮幸。吉祥大會舉行的地點為紅磡體育館。除我和另一位同工外,... (繼續閱讀)
「香港情味」師生攝影展 Chris Kwok 佛教沈香林紀念中學素以聞、思、修(學習、反思和實踐)的方法,啟發同學本有的智慧。 我們相信帶領學生遊走社區,讓他們接觸不同的人和事,能加深他們對香港的歸屬感。觀賞舊屋邨的設計、喝一杯絲襪奶茶,或是品...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徙廈回憶錄最終章 -- 再會,石籬 Chris Kwok 怎樣的城市,便有怎樣的建築。 建築可反映一個城市在某時期的歷史文化和社會價值。了解建築背後的設計理念,有助我們一探當年的社會環境。 我手影我心 香港是彈丸之地,寸金尺土人所共知。身處這地,我們對於拆...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煩囂鬧市中的靜土 – 西方寺 Chris Kwok 寺院是中國的傳統建築。 西方人進行宗教活動的地方是教堂。 「西方」與「寺」走在一起,初聽起來有點矛盾。 幾年前聽說香港有座「西方寺」,很好奇這座寺院究竟是何模樣? 雖然一直都很想前去參觀,可是俗務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