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mm 夜。小品

限定的焦距,無盡的景觀。只等待靈感的到來 ......

相隔三年,再辦上中環夜間街頭隨拍活動,感覺不一樣。除了是因為相當程度的時移景易之外,更是因為用了不同的鏡頭。

dcf-travel-img-46245

dcf-travel-img-46246

dcf-travel-img-46247

dcf-travel-img-46248

dcf-travel-img-46249

記得首次舉辦這樣的街頭夜拍是在 2017 年,當時自己慣用的是 APS-C 片幅相機,配搭 16~85mm f/3.5~5.6 Kit 鏡。到了 2019 年,慣用的是全片幅相機配 24~120mm f/4。焦距數字看似不同,換算 crop factor 之後,其實差不多。然而後者是恆定光圏,配合全手動曝光操作,省卻了因改變焦距而需要調節曝光設定的麻煩。而今年所用的裝備,麻煩更少,接連兩次外影,全程都使用 50mm f/1.8 定焦鏡頭,連焦距也不用選擇。雖則依然帶有變焦鏡,以備不時之需,而「不時」的場合也許曾經出現,卻因為懶得更換之故,此鏡由始至終只是舒適地躺在背包之中,聆聽外面間歇響起的快門聲。

dcf-travel-img-46250

dcf-travel-img-46251

dcf-travel-img-46252

鏡頭對於取景拍攝的影響,肯定存在,而且明顯。事實上像這類的外影活動,參加者最常提問的就是:帶乜鏡頭?一般情況下,小弟會先就該活動的題材特色,作出某些官方建議,若然參加者手頭上並沒有建議中的選擇,就請他們申報鏡頭資產,然後退而求其次。要是連其次也求不了,便使出絕招,傳授心法。心法為何?不正是:有乜鏡,用乜鏡!

dcf-travel-img-46253

dcf-travel-img-46254

dcf-travel-img-46255

看似說笑,亦似敷衍,卻是可行。雖說鏡頭影響拍攝,但只要不是一些極限題材,諸如打雀影大頭、微距影小蟲、斗室影大合照之類,選用不同的鏡頭,影響主要在於取材選擇,而遠非無可作為。箇中重點在於知鏡善用,不要免為其難。仍以 50mm f/1.8 定焦鏡頭為例,偏大的光圏是其優點,不妨更多利用淺景深營造效果;誇張透視既是弱點,便着重畫面中形體色光的位置分佈。至於固定焦距,可曾聽說過別無選擇才是最佳的選擇?

dcf-travel-img-46256

dcf-travel-img-46257

dcf-travel-img-46258

dcf-travel-img-46259

dcf-travel-img-46260

說到底,關鍵在於心態。裝上的鏡頭,就是合作伙伴,應該寄予厚望,無比信任。若然老是埋怨這不足那不夠,合作必然泡湯。或者我們可以將失敗歸咎於鏡頭,但拍不到好照片,始終還是自己的損失。實踐證明,夜間街頭的色光燈影,確能讓這號稱窮人恩物的標準鏡頭一展所長。

相關文章 -
太平山街@實景與回憶
色光燈影裡的夜中環
上中環夜攝啟示錄
50mm 的寨城光影
當漫無目的遇上形形色色 @ 街頭隨拍

攝光寫影 -
www.pageposer.com.hk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繁花似咁 攝光寫影 .3 月 31 日 去年底國內上映的電視劇《繁花》爆紅,紅的程度,以發紫形容還不足夠。因為那不只是紅,而是在相當程度紅出個文化現象。文學、歷史、政治、文化、流行音樂,一時間,網上媒體繁花競放,嘩啦啦的甚麼都被拉落水,沾... (繼續閱讀)
春城飛花到人間 攝光寫影 「曾經滄海難為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九唔搭八的兩句,其實都與賞花相關,也能與今次小弟到南昌公園拍攝黃花風鈴扯上關係。 曾幾何時,南昌公園的黃花風鈴仿佛獨市生意,短短一段黃花隧道,導致萬人空... (繼續閱讀)
不拘一格攝櫻材 攝光寫影 今年春節姍姍來遲,急景殘年與梅花山櫻的花期重疊,加上過年前的一陣忙碌,便錯過了拍攝的機會。真的是那麼忙嗎?撫心自問,更大的原因還是懶。 去年年初,側聞有關當局計劃在城門河邊栽種更多的觀賞花卉。果不...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當心中的一切隨光 攝光寫影 著名的地標不易拍。困難之處,在於同樣的地點,如何才能拍得與眾不同?因此,拍攝一些具知名度的地點之前,小弟通常都會稍稍思考一下可以如何演繹。這次到粉嶺皇后山印度廟拍攝也不例外,大概思考了半分鐘。 曾...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自動,or not 自動 攝光寫影 攝影班中,經常有人提出類似以下的問題:幾時用自動曝光?幾時用手動?而我回答的 model answer 會是:可以手動就手動,唔可以手動就自動。似乎講咗等於冇講,卻是非常正確兼且好用的指引。 其實以上的答案,還有...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荷去何從 @ 草根散記 攝光寫影 自從當初喜歡攝影,就是個雜家小子,除了一兩個例外,基本上沒有題材的偏愛,哪裡就手,哪樣覺得好看,哪樣覺得有趣,就拍甚麼。某年秋天某日,在烏溪沙因為追拍幾隻蝴蝶,偶然發現了一片蝴蝶天地,於是,就接連的...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怎一個愁字了得? 攝光寫影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宋朝詞人辛棄疾,雖名棄疾,卻沒有放棄窒人的本領。名句「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表面上說的是自己,暗地裡是窒年青人,而且窒中要害。然而他並沒...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蘭亭雅聚 攝光寫影 附庸風雅,按照一般解釋,是指一些人雖然不懂藝術,卻又喜歡參加藝術社交活動,略帶貶義。然而,對於不懂藝術之小弟而言,類似行為不失為見賢思齊之舉,說不定是上進的表現。有見及此,加上不知哪來的靈感,小弟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