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埃賽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埃塞俄比亞,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飢荒、貧窮、疾病、還有連綿不斷的內戰,但關於它的人文、地理、還有旅游資源,我想除了一些喜歡尋找冷門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便沒有太多人會去深究這東非國家,其實它的旅游資源可真多得令人驚嘆,它有原始的土人部落、有背負著深遠歷史的宗教聖地、有可供觀賞動物的國家公園、有遺世而獨立的古城,還有令人贊嘆不已的自然風景。

從香港可直飛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然後再坐內陸機轉飛北部城市默克萊,也可像我一樣由南坐巴士一直往北經巴赫達爾、貢德爾、阿克蘇姆到達默克萊,再從另一方向南下拉利貝拉,然后回到亞的斯亞貝巴,這些地方都是埃塞俄比亞的旅游名勝,此文章主要介紹默克萊的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 。

dcf-travel-img-27706

dcf-travel-img-27724

關於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參團的費用,一般在網上訂行程要六百美元,經默克萊的旅館代安排只要四百美元,我直接去ETT問也是要六百美元,但我之前在阿克蘇姆認識的Asgedom告訴我,一般當地人不會多過三百美元,我隨便還價三百美元,她也沒甚麼意見就與我簽合同了。

早上九時在ETT Ethio Travel And Tours的總部集合出發,為了方便,我租住在ETT樓上的Atse Yohannes Hotel ,租金五百比爾。

坐在酒店大堂等另外三位拼團的人一起出發的時候,我的心情十分興奮,而且也有點緊張,很久旅行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只因這次旅程確實有點刺激。同車是一日本人和兩奧地利人,都是三十出頭,我們被通知只能帶簡單的背包出發,因為佔去越野車大部份空間的都是礦泉水,還有床墊和一些糧食與簡單煮食的用具。

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位於埃塞俄比亞東北部阿法爾省,屬於活躍的火山地帶, 這地域底於海拔負130米,是地球上最嚴峻的地帶,也是地球上平均最熱的地帶,氣溫平均介乎35攝氏度至40攝氏度,中午最高時可高達攝氏50度, 能在這種極端嚴峻地方居住的就只有阿法爾人。

達納基勒窪地包括:


Lake Assale 鹽湖

dcf-travel-img-27737

Dallol 達洛依琉璜池

 dcf-travel-img-27699

此行重點當然是 Erta Ale 爾薩阿雷火山

dcf-travel-img-27688

Erta Ale 是現時世界上五個有溶岩湖的火山之一,可觀性居首位,而爾薩阿雷火山由於管理松懈,更可任意走到火山口觀看溶岩湖,當然會有意外發生的風險,火山對上一次爆發是2007年。另外達納基勒窪地的鄰國是厄特里亞,一直與埃塞俄比亞有邊界紛爭,以往有多宗游客遇害事件,最受外界關注是2012年五名歐洲游客被綁架和殺害,所以要觀看這地區全程要有軍人陪同,基於以上原因令這片土地更為神秘,近年由於兩國關系緩和,沒有衝突,因此又開始吸引了愛探秘的旅人來到這片特殊區域,只因這裡的視野確實十分獨特,能看見將會畢生難忘,而地理上條件極為惡劣,絶對能夠挑戦體能上的極限。

DAY 1

首先我們駕車上到一座高山上,這裡能夠俯瞰整個默克萊小鎮的全景,我們的旅程將會從這裡正式開始,之後便會向東北方向前進,海拔也從現在的2000米下降至負130米,氣溫也會由20攝氏度上升到接近50攝氏度。

dcf-travel-img-27731

不到二十分鐘便離開小鎮,再經過一小時的車程,進入了荒蕪之地,車內的溫度計測量到車外溫度是四十攝氏度,眼前就只有乾旱的沙土和亂石,土房建築已經沒有,看見的房子都是用樹干和樹枝草草圍繞起來作為支撐,從外面就可以很清楚看到內裡,內裡沒有任何設備,就只有用樹干和藤條捆綁成的床,這些就是大部份阿法爾人的居所。

dcf-travel-img-27723

大概三小時後又來到了一個小村莊Berahle,這裡算是荒蕪地帶的一個驛站,現在還有水和電力供應,我們的午餐就是在這裡解決,此刻我認為最痛快的事情莫過於飲一瓶冰凍的可口可

dcf-travel-img-27682

剛好今天是村莊每星期一次的市集,在這片佈滿沙土和碎石的空地上架起了十多個帳篷,還有一些小地攤,賣的都是中東款式的衣服、圍巾、披肩、還有一些飾物和日常生活的器皿。這樣沙塵混混的地方,算是阿法爾地區熱鬧的社交場所了。

dcf-travel-img-27684

dcf-travel-img-27685

dcf-travel-img-27725

市集外的大片空地還有很多駱駝和領駝人,在惡毒的陽光下領駝人為駱駝喂飼乾草,人和駱駝同樣要好好的養精蓄銳,稍後他們將會和我們一樣進入達納基勒窪地 ,分別是我們駕駛越野車來這裡探險,而他們卻是為了生活,將會展開為期十四天采鹽的艱辛工作,領駝人會帶著駱駝徒步七天進入達納基勒窪地中心最酷熱的鹽田,那裡氣溫接近攝氏五十度,然後又帶領著背著沉重鹽磚的駱駝,艱苦的徒步七天到高地提格雷省,這一定是世上最艱苦的一種工作。

dcf-travel-img-27687

在我們午餐的地方,這些領駝人經過會進來買枝啤酒坐下來休息一會,他們都不會太多動靜,只是默默的坐在鋪了墊子的石頭上,瞳孔對焦在無盡的沙漠深處,眼神是如此的落寞,看著也令人神傷,但想到他們為了生活,長年累月帶領著駝駝徒步來回地球上最嚴峻的地帶,不由得從心底佩服這些阿法爾人的堅毅。

dcf-travel-img-27729

 

再過了兩小時我們到了另一個村莊 Hamede Ela ,這裡相對剛才中午那個村莊就更荒蕪了,我看一看車內的溫度顯示,竟然是攝氏48度,一離開車子,沙漠吹來的風都是滾蕩的,不到一會已經令我頭昏腦脹, 導游告訴我們,晚上將會睡在這裡。

dcf-travel-img-27686

dcf-travel-img-27680

dcf-travel-img-27727

Hamede Ela 是第一晚的營地,這真是個如同熱鍋的沙漠,鳥也不願飛過,甚至連蒼蠅也不多見,然而阿法爾人卻把這片土地,選擇為他們安身立命之地,過去三個世紀,他們都是這裡唯一的主人。貧瘠的土地卻蘊藏著豐富的鹽,或許這是上天對他們唯一的恩賜,他們以採鹽為生,與彼鄰高地提格雷省作貿易,換取金錢和生活必需品,數百年來就是這些白色的金子養活了這裡的阿法爾人。

dcf-travel-img-27696

dcf-travel-img-27689

但對於阿法爾的小孩,他們還沒意識到這裡生存環境的脆弱,和地球上其它地方的小孩一樣,他們都是無憂無慮。炭黑的皮膚,深邃的雙眼,卷曲的頭髮,身體上沒有多余的脂肪,遺傳了阿法爾人的基因,身體瘦削但強壯,他們看見旅客的到來都雀躍地圍繞著我們團團的轉,對我們城市人的好奇,不下於我們對他們的好奇一樣。

我們坐在那些如同動物骸骨的房子,一直等了一個小時,直至另外兩部越野車與我們會合,一部是另一團的游客,他們以相反的方向進入窪地,即是我們先去鹽湖,硫磺池,火山,而他們是先去火山,硫磺池,鹽湖,至於另一部越野車上的是保護游客的阿法爾軍人。

待過了中午最熾熱的陽光,我們才開始進入鹽湖,行駛時三部車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以便互相照應,在進入鹽湖的路上,每相隔兩公里,便會遇上領駝人帶著駱駝從窪地出來,多的有五十頭駱駝,少的也有二十頭,每頭駱駝會背上二十塊鹽磚,一塊鹽磚有五公斤,每只駱駝背一百公斤,每塊鹽磚假如運到提格雷省可賣得1.5美元,每頭駱駝背上的鹽磚價值總共是三十美元,以二十頭駱駝計算,賣出所有鹽磚就有六百美元,在埃塞俄比亞,這不是少數目,但能夠落在這些工人口袋裡不知又有多少。我們想為他們拍照,領駝人都不介意,拍照後就只會問我們拿點水喝,然後又繼續低頭默默的看著自己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向遙遠的目的地前進,看見他們面上的表情,已知道這段採鹽之路有多麼艱辛,人辛苦,駱駝比人更苦。

dcf-travel-img-27690

dcf-travel-img-27728

再過了一小時到了鹽湖,全部人從車上下來,兩位軍人先行,兩位殿後,我們夾在中間,說是保護我們,其實感覺更像脅持人質。鹽湖像沒有盡頭的白色地平線,因為沒有帶太陽鏡,眼睛也睜不開,猛烈陽光把地下水蒸發掉,留下一層又一層的鹽,經過漫長的歲月,鹽層有一公里深,足以讓任何車輪在鹽湖上行駛,師傅直接把汽車開上鹽湖,這裡表面還有十公分的湖水,水濺到小腿上,一瞬間便結成鹽粒,鹽湖表面凹凸不平的結晶體,踩上去腳底也會刺痛。我們在鹽湖一直待到太陽下山才回營地,由於長時間在陽光下步行,而且又把礦泉水遺留在車上,這時候我身體開始感到有點不適,到返回車上時已經非常口渴,馬上把半瓶的礦泉水喝完,但全身還是感到乏力,我知道是中暑的先兆,回到營地時,情況依然沒有改善,晚餐時完全沒有食欲,就只飲了一碗菜湯便上床睡覺,但四十度的高溫怎樣也不能入睡,而且沙漠的風吹得人頭昏腦脹,我拿了兩枝1.5公升的礦泉水,一枝用來喝,一枝每隔半小時塗在身上作為物理降溫,一直到凌晨二時氣溫才有所下降,睡了四個小時,六時便醒來,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問旁邊那位奧地利人要水喝。

dcf-travel-img-27692

dcf-travel-img-27693

dcf-travel-img-27694


DAY 2

這樣早便起來,因為吃過早餐後便要在太陽還沒完全升起之前,要到Dallol達洛依火山地帶。如果待太陽完全上升後,那時溫度不適宜活動。昨晚只喝了一碗菜湯,今天早上還是沒有胃口,就喝了一杯啡咖和一大杯蜜糖水。

" 盡量吃一點東西吧,待會還要徒步上山的,不吃東西怎成 ! " 導游Kim很關心我的身體狀況。

我完全明白在這樣嚴峻的地方活動,補充能量是非常重要,但吃不下不能勉強自己,就算吃了也只會吐出來,最後也只能把一隻橙硬咽下肚裡。

Kim 檢查一下我們的裝備,特別吩咐一定要換上登山鞋,還要我們帶一條小毛巾,用來掩著口鼻。

" 大家到了火山腳下,請跟在我的後面,沿我走過的路前進,不要自行走別的路,特別是硫磺池,地表會很脆弱,會有下蹋的可能,深可及膝蓋,下面的液體很高溫度和有腐蝕性的。"


達洛依離營地只有十多公里,不到半小時我們便到達山腳,這只是一個小山丘,或許更像一個二百米高的大斜坡,同樣是兩位持槍軍人先步行上山坡上,確實安全後便揮手叫我們前進

dcf-travel-img-27697

dcf-travel-img-27698

 

這裡再往前十公里已經是厄立特里,也就是已往有邊界衝突的地方。Kim帶領著我們小心翼翼地前進,再次叮囑我們跟隨著他的腳步,斜坡表面令我想起新鮮熱乎乎的菠蘿包,一塊塊如同酥皮一樣,這些地表很脆弱,承受不了一個人的重量,有些比較薄的一踏下已經脆裂。上到斜坡上面看到又是另一種特殊地貌,風化了的礦物像顆顆靈芝化石拔地而起,有些又會美得像珊瑚一樣,又有些像煎焦了的荷包蛋。

 

dcf-travel-img-27702

dcf-travel-img-27701

dcf-travel-img-27703

再前行一公里便到了硫磺池,由於受到火山地熱的影響,這裡長年累月從地底下噴出硫磺液體和氣體,一層又一層的硫磺從地底噴出來,堆疊成不同形狀的結晶,奇形怪狀,十分美麗。但這些卻是含有毒害的物質,如果接觸到皮膚表面會引起腐蝕傷害,吸入太多硫磺氣體也會損害氣管。硫磺地帶不斷噴出熾熱的液體,滙聚形成一些黃綠顏色的硫磺泉,泉水氣味中人欲嘔,逗留不一會便已經鼻涕直流,面對如此廝美景,卻被熏得沒有太多興致去仔細拍攝,隨便拍了幾張相片,只能留給眼晴和腦袋去感受此時此刻。在這非洲一角,東非大裂谷的盡頭,陽光下綻放出一朶大地之花,令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嘖嘖稱奇,卻又殘酷地折磨每一個人的身體,深深體會 " 眼睛在天堂,身體在地獄 " 這句諺語。

 

dcf-travel-img-27699

dcf-travel-img-27700

dcf-travel-img-27721

我們不再久留,而且又要在太陽還沒完全升上來時趕緊跑回山下。由於之前身體中暑,再吸了些硫磺氣體,回到車上已經感到全身乏力,之後去鹽湖看工人怎樣生產鹽磚的過程, 我也只好放棄,留在越野車廂內,車廂外溫度已經達到四十六度。

 

在鹽田工作的阿法爾人,凌晨四時便會起床,步行兩小時到鹽田,然後在早上七時開始工作,工人主要負責把鹽板從地上整塊翻起,切割成一平方尺的小方塊,待領駝人把鹽塊綑縛在駱駝的峰上運回提格雷省。在中午一時後,最猛烈陽光時便會停工,踏上歸家的路。在大自然底下,我們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寄生者,要與大自然共存,我們只有尊重和了解自然的規律,更重要珍惜它的資源,阿法爾人明白這個道理,沙漠也許對許多人是嚴酷和吝嗇的,但阿法爾人卻用勤勞和智慧將自己與沙漠融為一體,充分利用大自然賦予的條件,在沙漠寫下他們的歷史。

之後回到第一營地,我們收拾好所有行李,離開這個如同煉獄的凹地。已經兩天沒有洗澡,兩天加起來的汗水和鹽湖留在身上的鹽分,我好奇用舌頭舐了一下手臂,感覺自己和鹹魚一樣鹹。

" 好了,我們現在去游泳池游泳好嗎?"

媽的,這個一直愛開玩笑的司機阿Dat,在這時候說這個笑話真的有點過份。

離開Hamed Ele,Dat 風馳電掣的向下一個營地Uaideddo出發,但他卻反其道而行,相反的向Berahle村莊駛去,不到二十分鐘,我發現碎石小路有水流過的痕跡,漸漸小溪成形,再沿著小溪向源頭探索。

" 好了,男士們請換上泳褲吧,我們到游泳池了。" Dat 很得逞的說。

" 天呀 ! 真的有游泳池呀! " 我難掩內心的喜悅大叫出來。

 

dcf-travel-img-27705

過去兩天如同苦行的生活,看見這一個在沙漠中的小小水澗,我們都歡喜得像小孩子一樣地手舞足蹈,像重獲自由的小鳥,甩掉鞋子,脫掉褲子,僅剩內褲,馬上跳到水澗裡,泡在水中,我們彼此眼神交流,感動得如像剛剛一起逃獄成功的困犯,雖然水夾雜著沙泥帶點混濁,但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今個晚上我們住在Uaideddo的Guest House ,這裡有水洗澡,晚餐還有羊扒,意大利粉,香腸,印度薄餅,還有冰凍的可口可樂,我心想 : " 如果三天都要住在四十度高溫的荒地,或許我這老人家要崩潰了。"

DAY 3

今天是我這次四天三夜團的最終目的地爾塔阿雷火山,也是這徜旅程最期待的部份。火山位置在" 地球上的傷疤 " ,東非大裂谷的北部,從我們的營地大約五小時的車程將會到達火山腳下,距離其實不太遠,就六十公里,只因路況極端崎嶇,最後二十公里被旅游書形容為 " 或許是世上最糟糕的路之一。"

昨天短暫離開達勒基納窪地來到 Uaideddo, 住在環境沒那麼差的房子(其實也是睡在地板上),吃好一點的食物,為的是讓身體能夠得到好好的休息和補充足夠的能量,假如兩天也在四十度的高溫下作息,體力和精神將不能應付今天更艱辛的路程。今天我們再一次進入這片熾熱窪地,在進入窪地前,Dat很仔細的檢查車輪,為即將展開的路程作好准備,Kim在廚房幫助旅館老板整理我們晚上的食物,今晚的晚餐要現在完成打包帶上路途。而我們把握這段空檔時間往村裡轉轉,與小孩子玩玩,拍拍照,買一些橙和西瓜。

中午十二點我們再次出發,首兩小時的路程依舊荒蕪, 沙漠渺無人煙 ,漸漸進入窪地的中心地帶,大地只有兩個主色調,啡色的沙塵,黑色的岩土。 車外的氣溫已經上升到攝氏四十八度,熱空氣把眼前的一切事物扭曲成 " 飄飄悠悠 " 的景像,夢幻而不真實。

" 龍卷風呀 ! " 突然我看見右前方有一個漏斗型的旋風橫空刷過,卷起沙漠大片的沙塵。

由於高溫的氣流急速上升,遇上風把沙塵吹起,上升的熱氣流連同沙塵形成一團像龍卷風般的" 塵卷 ",這現像我記得上一次是在青海入新疆時的沙漠看過。

一群六隻的駱駝,抵擋不了窪地的高溫,在方圓數公里僅有的幾棵小樹下一邊休息,一邊咀嚼樹葉充飢,有駱駝意味著村莊就在附近,在進入火山地帶前,我們停留在這村莊午餐,這是靠近火山前最後的一個小村莊,這裡的情況就跟 Hamed Ele營地完全一樣,人口稀少,就只有十數間的簡陋棚屋。

 

dcf-travel-img-27707

簡單的午餐後,離開村莊不久,沙漠突然終止,我們被面前出現的黑色波浪形岩石阻擋著去路,這是很久之前,火山爆發後,岩漿從山上往下流,一波接著一波向前推所形成的獨特地貌,這裡離開爾塔阿雷火山還有二十公里,可以想像火山爆發那一刻,火山灰從那缺口衝到千米高空,像原子彈爆炸一樣,瞬間把白天變成黑夜,大量熔岩隨之而來,不斷地洶湧而出,想必要有這樣驚天動地的力量,才能夠把岩漿覆蓋到如此廣闊的面積。

dcf-travel-img-27708

dcf-travel-img-27712

Dat 對我們說 : " 好吧 ! 大家坐好一點,小心撞爆頭頂。"

他伸展一下腰,扭扭屁股再坐下,兩手牢牢的握著方向盤,眼晴專注的看著前方,越野車劇烈地搖擺,我們在車廂內左右擠來晃去,在這種崎嶇嶙峋的岩石上顛簸了足足兩個多小時,一直到下午四時才到達由阿法爾軍人駐守的火山腳下。這裡有二十多名軍人,除了負責監察著邊境,另一任務算是保護登火山的人,但很名顯他們並不歡迎游人的到來,個別軍人甚至表現得很不友善,說實在我們的到來只會為他們徒添麻煩。

 

dcf-travel-img-27710

dcf-travel-img-27711

我們在這裡一直等待太陽下山,因為氣溫下降後才適合徒步,全程十二公里,大概所需三個小時,很抱歉因中暑還沒痊愈,導游Kim 為我安排了一匹駱駝走這段路(六百比爾),如果可以,我情願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其實火山地勢起伏不大,落差只有兩佰米,但高溫而且沒有光線下摸索著前路卻令步行起來十分狼狽,這段路程其實是沒有軍人陪同,只有另一批軍人會在山上等待游人到來時才會作出照應,由於騎駱駝的關系,我比其它人早了一小時上到山上,我還以為可以先睹為快,但山上的軍人要待所有人到齊才帶領我們一起去看火山。

 

dcf-travel-img-27713


阿法爾人認為火山通向地獄,他們稱爾塔阿雷活火山為 " 地獄之門 ",這名稱實在太貼切不過,當我一步一步靠近這 " 地獄 " ,可以聽到沸騰的岩漿在翻滾時發出轟轟隆隆的聲響,低沉時像大群孤魂在哀鳴,爆發時又像魔鬼在怒吼,紅色的火光把火山口的外環照成一個血盆的大口,看著那些躍動的紅光,還有冒出來的黑煙,地心的力量似乎想一下子在這缺口釋放出來,我們想看清楚點,越走越接近。

dcf-travel-img-27714

" 不要再往前了," Kim對我們說。

" 看見那缺口嗎?一個月前還是可以站人,但最近已經蹋下了。"

我們被嚇得馬上止住腳步,當站在只有五公尺距離火山口時,能清楚看見溶岩湖中央的岩漿沸騰升起,然後向四方八面流淌,這些就是堅硬石頭的前身,真想知道要達到怎樣的高溫才能把石頭煮成糖漿一樣,而偏離中心在旁邊的岩漿又漸漸的變成炭黑色的石頭,這真是難得一見的物理過程。

在溶岩湖的右方,有一個五米大的洞口不斷有岩漿噴射出來,從那個洞口一直往下,一條岩漿之路通往地心,那裡是地球最奇妙而神秘的地方,你只能想像,永遠也不能體會。神曲中,但丁誤入了不見天日的森林,被希腊詩人維吉爾的靈魂帶進九層的地獄,看盡一切生前犯下惡行的亡靈在地獄中接受嚴酷的報應,或許正如阿發爾人所相信,地獄就真的存在這不為人知的深處,當生命完結時,誰的靈魂能誇過這地獄之門,就只有留待最終的審判了。

 

dcf-travel-img-27715


一小時後我們回到軍人在山上註守的地方,我們四人坐在用石塊圍成如同豬圈的地上,Kim分給我們一份中午時一模一樣的食物,硬面包和茄醬螺絲粉,經過一整天的時間,味道已帶有酸味了。晚上我們席地而睡,還好山上溫度很涼快,還有微風,軍人在懸崖邊上看哨,同時生起了柴火,煮咖啡的氣味隨風飄至,一枝煙在他們指間來回傳遞,在險地本就需要有同甘共苦的情懷。天空上繁星閃爍,不遠處是火山口的紅光躍動, 這樣的晚上,人生又能夠遇上幾個?

DAY 4


第二天早上六時,我們再去附近一公里外看另一個火山口,依然是由多位軍人陪同我們一起,這火山比較昨晚的塔爾阿雷火山更為廣闊,但已經沒有溶岩湖,岩漿已經冷卻,慢慢變成堅硬的硬殼層,但火山周圍的裂縫還是不斷冒出很多白煙,說明這新形成的地殼下依然蘊含了大量的岩漿,只要累積了足夠的力量,同樣會再次爆發, 置身此地,讓我感受到地球的力量, 思緒穿梭回到億萬年前的遠古,那時候,沒有空氣沒有水,我驚嘆生命是如何神奇的在這種死寂之地孕育出來,大自然的奧秘,它的演變過程,其實遠遠超乎了人類的知識和想像,我一直相信,宇宙中一定存在某種力量凌駕於一切生物之上。

dcf-travel-img-27719

dcf-travel-img-27718

dcf-travel-img-27720

dcf-travel-img-27717

遠在三千萬年前,阿拉伯板塊和非洲板塊因地殼的漂移而相互分離,形成了非洲與阿拉伯之間的紅海和亞丁灣,大約在一萬年前, 發生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地震, 紅海突然隆出山脊,形成高地,以東北方向面向紅海,以西南方向形成窪地,而且以這方向持續發展,自此之後這片土地一直沒有平靜下來,成為地球上最燥動的地方,直至現在,窪地每年仍以一至兩公釐的速度持續下降和撕裂,科學家計算出六千萬年之後,這東非的一角將會完全和非洲大陸分離,紅海將會把這片窪地完全據為己有,海水將會把這熾熱之地冷卻,介時這人間煉獄,燥動之火將會完全熄滅,地獄之門也將緊閉。六千萬年以人的角度理解看似遙遠得不能想像,然而以宇宙觀的角度去看待,這只是僅僅的一瞬間。

四天的火山之旅完結,回到默克萊找ETT旅行社代訂明天早上去拉利貝拉 Lalibela 的車票,沒有直達的大巴,只能坐八小時到 Woldia ,然後到了 Woldia 之後再坐四小時小巴到拉利貝拉,晚上在旅館時,ETT通知我明天中午有三人包了團去拉利貝拉 ,我可以付二十五美元乘同一部車,而且不用凌晨四時趕去車站,早上八點在旅館等待,我也樂意接受ETT這建議。

本人FB有我最近五年一百多篇旅游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man.hi.50

另外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關注以下小弟的FAN PAGE 我將會把過往旅游文章重新發表  https://www.facebook.com/himan1970/

色達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2958

北彊阿勒泰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4641

丹巴黨岭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2980

 

 

 

 

分享感想
  • lingdong369 @2017-08-05 11:50:01
    这不禁让我想到,埃塞俄比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国度,适合人类生存吗?
  • cpy929 @2017-08-04 11:55:41
    ☆ 溫特浮 ㊣ 多謝分享 ☆
manwong 的其它文章
編輯推薦
布拉格遊記 manwong         不管清晨或是黃昏,晴朗或是晦暗,布拉格廣場無時無刻為遠道而來的客人獻上笙歌妙舞的氣氛。游人把吉卜賽女郎團團的圍成一圏,淩亂的頭髮散蓋著她精緻的五官,她身上穿戴著傳統的波希米亞服飾,當... (繼續閱讀)
華沙游記 manwong          我沒有到過波蘭,不知其它人對波蘭有怎樣的印象。一些地方,你不一定到過,你也能從各種途徑不知不覺間預設了一些想像,正如你不一定要到過法國,你可以想像到塞納河畔的風景與歷史建築,那裡...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古橋與十字架 ( 波斯尼亞 ) manwong   進入了波斯尼亞的邊陲不久,一轉眼城市景觀和建築物漸漸消失,連綿不絕的公路兩旁的風景乏善足陳,大多是長滿了青青黃黃雜草的平原,東一塊、西一塊,像染了皮膚病掉毛掉得狼狽不堪的野狗,接下來駛上一些...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春節帶著小相機去老朋友故鄉 manwong 這個新年,去了一位老朋友的鄉下,老朋友小時候在英德市黎溪鎮出生,大概在十多歲便來到香港生活,在七八十年代,這是很普遍的事情,就我身邊的朋友中也有幾位都是這樣的背景,在香港,平常大家日常交往中, 很少...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埃塞俄比亞部落探險之旅 manwong     上一次介紹了埃塞俄比亞北部的達納基勒窪地的火山地帶,這次為大家介紹埃塞俄比亞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達納基勒窪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連結重溫。   從香港有直飛到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直... (繼續閱讀)
埃賽俄比亞Danakil Depression 達納基勒窪地地獄之火 manwong 埃塞俄比亞,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飢荒、貧窮、疾病、還有連綿不斷的內戰,但關於它的人文、地理、還有旅游資源,我想除了一些喜歡尋找冷門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便沒有太多人會去深究這東非國家,其實它的...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北彊阿勒泰冬季攝影之旅 manwong 說到北彊,不能不說阿勒泰,這裡有世界闻名的喀納斯旅遊景區,每年八至十月金秋的季節, 滿山都是金黃燦爛的白樺樹, 哈薩克小伙子,騎著駿馬在一大片草原上帶著成群成群的牛羊放牧,時而高歌,時而盡情地在沒有邊... (繼續閱讀)
70天東非自助遊記 ( 衣索匹亞、烏干達、盧旺達、坦桑尼亞、博茨阿納、贊比亞 ) 3 manwong 70天東非自助旅遊 ( 3 )18/6 阿瓦薩收拾一切,今天要暫時離開亞的斯亞貝巴向奧莫低地出發,車程分幾段時間,第一天先坐大巴到Awasa阿瓦薩,停兩天後再坐大巴到Arab Minch阿爾巴門奇,在阿爾巴門奇停留兩天再坐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