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飛蝶留影 ─ 風中追風

本月初發表的一篇《飛蝶留影 ─ 基本拍攝設定》 (以下簡稱前文),介紹了拍攝飛動中的蝴蝶的基本相機設定。採用這設定的成效如何,除了可以在實踐中驗證之外,亦不難從拍攝新手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不久前舉辦的一次水口蝴蝶外影,參加者不乏初習拍蝶之人,使用大都不是高檔器材,亦有以prosumer級DC及高倍天崖級鏡頭應戰的,但無論用上何等器材,結果都能交出超出預期水平的功課。事實上,由於這套建議設定,能適切地發揮相機的自動曝光與對焦功能,讓拍攝時可以專注於時機捕捉和取景構圖,只要略加操練,要拍出像以下幾幅的飛蝶採花照,並不太難。

dcf-travel-img-35328

dcf-travel-img-35329

dcf-travel-img-35330

得一想二是人之常情,自我要求進步絕對值得肯定。既然如此,技術掌握能力較好,又或者自我要求略高的朋友,不妨進一步試試捕捉蝴蝶凌空飛舞的瞬間。要拍攝凌空飛翔的蝴蝶,前文建議的相機基本設定依然適用,需要一提的主要是拍攝時機,以及幾點關於取景與對焦的小貼士。

前文最尾一段提及,蝴蝶求偶之時是拍攝飛蝶的良機。除此之外,最常利用的拍攝時機,莫過於蝴蝶採蜜時於花朵上的短暫停留。由此推論,求偶中而又停駐採蜜的飛蝶,應該較為容易以鏡頭捕捉。事實上的確如此,當被追求者停留在花朵採蜜時,追求者總會陪伴在側,凌空徘徊。拍攝這類情景時,需要注意的主要兩點。首先是保持適當焦距,擴濶景範圍,至少也要拍到尾隨者的半身以作交待 (圖一)。若要拍攝的兩只蝴蝶都足夠清晰的話,當然要留意選擇適當的拍攝位置,好讓兩者與鏡頭的距離都相差不遠了(圖二)。然而,小弟之見,一近一遠、一大一小、一實一虛、有主有次,拍出的畫面反而更富動感與深度(圖三)。

dcf-travel-img-35331
圖一

dcf-travel-img-35332
圖二

dcf-travel-img-35333
圖三

有情可以飲水飽,沒拖拍的蝴蝶,或許更需要停留於花朵之上採蜜 (有待專家證實)。然而自由身沒有牽絆,單拖蝴蝶行動迅速之餘,來龍去脈亦較難捉摸,因而即使同是花朵採蜜的瞬間,牠們的騰空動作相對較難捕捉。最大困難在於沒有明確的對焦點,須知蝴蝶造訪花朵,並沒有固定的路線。因此拍攝起來,依靠運氣在所難免。要增加成功機會,貼士有兩個:一、略為收小光圏,以增加景深;二、取景時在畫面上方多留空間。因為縱然飛行路線不定,仍離不開升降二字;採蜜的蝴蝶基本上都是從天而降,採完之後便一飛沖天。拍攝時心中默念「向上,向上,向上」,從心理上作好上方空間預留的準備,可以減少只能拍到蝴蝶腹腳的機會。

dcf-travel-img-35334

dcf-travel-img-35335

dcf-travel-img-35336

拍攝「孖必」和「單拖」採蜜的都討論過了,餘下說說如何應付那些無依無靠,百分百「堅離地」飛翔的蝴蝶。可以肯定,求偶時的緩緩飛翔依然是拍攝良機。至於如何增加拍攝成功的機會,筆者又有以下兩點建議。

首先是選取簡潔素淨的背景,例如距離較遠的叢林、淨色的圍牆,以至以天空作為背景等等。簡潔的背景,除了有助相機準確無誤地鎖定已成功對焦的蝴蝶之餘,即使縮小光圏增加景深,亦不用擔心拍出來的背景過於雜亂。

dcf-travel-img-35337

其次是心理上作好輔以手動對焦的準備。須知蝴蝶漫無目的地飛行時,路徑比採蜜時更飄忽,更不可預測。另一方面,為了使拍到的蝴蝶不會太過細小,我們大都用上較長焦距或保持較近距離。無論是哪種情況,對焦都是相當困難的。當出現嚴重失焦的情況時,手動對焦的介入,有助自動對焦重新抓住對像。

dcf-travel-img-35338

科技的進步,讓不少從前難以成功的拍攝方法變得相對容易。若然拍攝停駐採蜜的蝴蝶難不到閣下,不妨利用手中相機的先進功能,就飛蝶拍攝這一題材,嘗試更高難度,更有趣味的演繹吧!

dcf-travel-img-35339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關文章 -

飛蝶留影 ─ 基本拍攝設定
蝶園初夏燕鳯飛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細聽夕陽 攝光寫影 .9 月 8 日 夕陽,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無論是從現今攝影人鍥而不捨的追捧,還是古代詩人向晚意不適的慨嘆,都不難看出,夕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的地位。是因為那取之不竭的金黃,還是源源不絕的溫馨?又或者,是因為那欲留還去... (繼續閱讀)
FMPP #1 攝光寫影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有打算再覓主題,誠邀繼續合作。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總是未能成事。如是者,轉眼便是大半年。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偏偏又遇上「新冠」疫情反彈。本來屬意的拍攝... (繼續閱讀)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冬日南風 攝光寫影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人未見過,只看過幾幅照片,該如何拍攝,心中沒底,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或者,唯一要求就是百搭。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時尚古典兼備、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之不過,說到底... (繼續閱讀)
春花亂敘 攝光寫影 剛踏出鑽石山站 B 出口,便看見巴士站淡藍色的玻璃頂蓋上,擱着幾片火焰似的橙紅。順勢抬頭一望,木棉樹差不多只剩光秃的枝椏,花開已近尾聲。才不過是三月下旬,與十多年之前的常態相比,足足早了一個多月。 ... (繼續閱讀)
相機鏡頭重拾大自然 攝光寫影 「因為攝影,才知道香港還有這麼多未到過的地方。」 不止一次聽到攝影班的同學說類似的話。因為學了攝影,上了癮,於是經常到不同的地方尋找攝影題材,這是業餘攝影圏中非常普遍的現像。尤其現今社交媒體發達,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