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 達人文章分類

RS 濾鏡 @ 馬灣舊村

N 年前,因工作與貨柜行業相關,經常出沒於葵青區一帶,那時候,還未有青馬大橋。有次,偶然和一位不大相熟的同事閒談,聽他訢說有時加班遲收工,便會趕不及乘搭尾班船回家,才知道有這麼一個近在咫尺,並有村民居住的離島,名為馬灣。那時候的筆者,已沾染亂按快門的「陋習」,亦偏愛簡樸村莊之類的題材,自然萌生到馬灣拍攝的念頭。然而在隨後的一段日子,卻始終因為各種原因 (或者原因只有一個,── 懶),沒有動身。之不過,馬灣這名字,辰時卯時便會透過某個途徑,藉機攝位,展現眼前。先是青馬大橋,之後是珀麗灣,然後是挪亞方舟,彷彿一個又一個的 post it reminder,提醒舊債未還。終於,N 年之後,因為要選擇合適的人像拍攝地點,才踏足馬灣舊村。

dcf-travel-img-40882

dcf-travel-img-40883

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到大澳走了幾趟。同樣是漁村,兩者相比,馬灣的命運,肯定比大澳坎坷得多。大街兩旁,全都是廢棄的房屋,到處頽垣敗瓦,荒涼得連老鼠曱甴也找不到踪影。遊人、附近的居民、以至跑步的,偶有三兩,然而就如小弟那樣,都只是過客。根據考古發現,此地的人類文化活動,可以上溯至新石器時代晚期,而馬灣舊村,亦有至少二百多年的歷史,但若要說到繁盛時期,則要數上世紀的六十至七十年代。如此看來,這漁村就好比天上的小行星,在廣袤的太空之中,無聲無息地渡過了漫長的歲月,走過了遙遠的路程。偶然間,闖進了地球的大氣層,亮起眩目的光輝,劃破長空,隨即隕滅。眼下的馬灣廢村,就是小行星遺留下來的隕石坑。

dcf-travel-img-40884

dcf-travel-img-40885

dcf-travel-img-40886

dcf-travel-img-40887

dcf-travel-img-40888

dcf-travel-img-40889

拍攝這類題材,筆者愛用 RS 濾鏡。RS 濾鏡?What 傢伙?未聽過!稍安無躁,且聽道來。

所謂 RS,其實是小弟自作的 resonance 縮寫,意指共鳴。小說迷看小說,喜歡代入角色。台灣名歌星蔡琴,多年前在來港表演的一場演唱會中亦提到,唱歌過癮之處,在於感情是真的。攝影,也是一樣。有人說藝術作品沒有好壞之分,但說到攝影技藝,多少可見高低。不過,無論技術水平如何,姑勿論最後會拍出甚麼樣的作品,要享受拍攝過程,則絕對是個人感覺先決。有付出才有收穫,要有感覺,要拍得過癮,就要有真感情,與拍攝對像有所共鳴。可是,共鳴何來?仍以例子說明。

dcf-travel-img-40890

dcf-travel-img-40891

dcf-travel-img-40892

dcf-travel-img-40893

dcf-travel-img-40894

dcf-travel-img-40895

就以筆者去年拍攝大澳為例,那是闊別多年的再度拍攝(請參看拙文《 再續水鄉情》),個人的回憶,無疑是真感情,那就是現成的 RS 濾鏡。那當然不是光學的,而是心理的濾鏡,一旦裝對了,就可以讓感情與景物更加貼近。但馬灣之於筆者,是全然陌生,共鳴何處找尋?可會有適用的 RS 濾鏡?不難,箇中奧妙,在於人生在世,雖然相同的經歷絕無僅有;相似的,卻多不勝數。更何況,要有共鳴,不一定要有相近的閱歷;閱讀,也可以。

dcf-travel-img-40897

dcf-travel-img-40898

dcf-travel-img-40896

dcf-travel-img-40899

拍攝當日,天色晦暗,近黃昏時,雲層才散開一點,薄薄的煙霞,偶然透露出向晚的夕陽。那光景,讓我想起了「漸近故鄉時,天氣又陰晦了 ……,蒼黃的天底下,遠近橫著幾個蕭索的荒村,沒有一些活氣」。沒錯,是節錄自魯迅的《故鄉》。於是,文章的內容與調子,便成為當天選用的 RS 濾鏡。裝上了濾鏡,看到的景像便不一樣。路過某所破屋的一角,抬頭一望,就是「院子裡高牆上的四角的天空」,隨便的一片小沙灘,變成了「深藍的天空中掛著一輪金黃的圓月,下面是海邊的沙地,都種着一望無際的碧綠的西瓜」……。

dcf-travel-img-40900

可以聯想到甚麼樣的句子並非重點。事實上文章這麼長,能記起的也沒幾句。然而只要少許的吻合,便能勾起情緒,就像掃瞄 QR code 那樣,四角對準了,聯想、感情、內容便隨之而來。也許充斥着穿鑿附會,然而,過癮就在其中。


相關文章 -
再續水鄉情

攝光寫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RS 濾鏡 @ 馬灣舊村 攝光寫影 .4 日前 N 年前,因工作與貨柜行業相關,經常出沒於葵青區一帶,那時候,還未有青馬大橋。有次,偶然和一位不大相熟的同事閒談,聽他訢說有時加班遲收工,便會趕不及乘搭尾班船回家,才知道有這麼一個近在咫尺,並有村民居... (繼續閱讀)
三家文青 攝光寫影 .10 月 28 日 與 Evelyn 相約拍攝,簡單交換意見,便確定選點鯉魚門三家村廢礦場。一下子,浮現於腦海之中的,便是夕陽、芒草、婚紗、少女、文青 ......。Anyway,循例扮 gentleman,請 model 建議拍攝造型。不出一分鐘,Whats... (繼續閱讀)
蓮蓬問 攝光寫影 再過幾天就是中秋節,又是吃月餅的時候。提到月餅,又怎能不想起蓮蓉?雖然隨着時代的變遷,中秋節傳統有淡化的趨勢,月餅近年亦逐漸走樣。早些年已興起冰皮,今年當紅的似是流心奶黃,然而最經典的蓮蓉餡,至今依... (繼續閱讀)
細聽夕陽 攝光寫影 夕陽,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無論是從現今攝影人鍥而不捨的追捧,還是古代詩人向晚意不適的慨嘆,都不難看出,夕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的地位。是因為那取之不竭的金黃,還是源源不絕的溫馨?又或者,是因為那欲留還去...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FMPP #1 攝光寫影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有打算再覓主題,誠邀繼續合作。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總是未能成事。如是者,轉眼便是大半年。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偏偏又遇上「新冠」疫情反彈。本來屬意的拍攝... (繼續閱讀)
荷塘日當午 攝光寫影 一如前文《 新田荷塘五月天》所料,今年的新田荷塘,萬人空巷。 咁講又似乎誇張咗啲。但即使沒有正式統計,也可以肯定,這個六月到新田拍荷的人數,遠超往年。至少從前鮮見需要勞動警察特意到此派發「牛肉乾」... (繼續閱讀)
山村螢舞 攝光寫影 初夏五月的晚上,大埔沙螺洞聚集了兩種生物。其一是螢火蟲;其二,是拍攝螢火蟲的人。 香港雖是現代化都市,卻擁有佔全港土地面積接近40%的郊野公園,螢火蟲並不罕見。只要季節適合,又不介意摸黑到郊外地方,... (繼續閱讀)
編輯推薦
新田荷塘五月天 攝光寫影 前年的山竹風暴,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從此一沉不起。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