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烤肉 @ 草根散記

數年前跟隨鴨仔團到臺灣匆匆轉了個圈,其中一日,午餐安排是享用蒙古烤肉。食法特點是任由客人自選食材,主食肉類豬牛羊雞,其他各種配菜,以至各式醬料,盤盤碟碟瓶瓶都只放在那裡,如何配搭,交由食客自己一手包辦。選好之後,就將混雜的一大碗端到廚房前面,交給廚師做簡單而又重要的工序 ─ 炒熟,便大功告成。

綜觀整個烹調過程,除了最後工序可能基於安全理由需要廚師代勞,成品美味與否,基本上完全掌握在食客手中。這可是一家便宜兩家着的餐飲模式,既為客人提供自由選擇的樂趣,餐廳方面亦省卻不少人手與功夫。

端着獨一無二的自助烤肉回到餐桌,見同枱團友都似乎吃得津津有味?於是即席做了個民意調查,問:各位,好吃嗎?答案竟然是清一色毫不含糊的:好!對如此肯定的答案半信半疑,舉箸一嘗,咦?真係好正喎!再問:有誰自認懂得炒兩味的?不出所料,寥寥無幾。

奇妙之處正在於此。團員有老有嫩,廚藝略具水平的,為數不多是正常,小弟自己就是個九流廚師,選材之時,有些漿汁是甚麼味道也不大清楚。然而胡亂拼湊而成的一堆,卻可以得出實實在在的美味。

美食如此,美圖也類似。曾經玩過萬花筒的都知道,根本就不需要懂得美術,只管隨意的轉,每個畫面都好看。一班人走到郊外,偶然碰上了某種景色,同行者人人讚嘆。又例如黃昏日落,某個時刻可能美得令人屏息而視。由此可見,美的形成,必定存在某種某樣的基本元素與規律。反過來,只要摻入這些元素與規律,食物的美味,畫面的美觀,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這亦解釋了,為甚麼有些人看似隨隨便便的抓拍平平無奇的題材,畫面卻總是散發着美感。

dcf-travel-img-44615

dcf-travel-img-44616

dcf-travel-img-44617

美味與美觀,於常人而言,可以知其然而不必知其所以然,享受得到就是滿足。然而對創作者來說,知其所以然,才是更重要。廚師如是,攝影師如是。

相關文章 -
意境堆砌 @ 草根散記
攝影。感染。羅大佑 @ 草根散記
構?還是不構? @ 草根散記
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 草根散記
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 草根散記
進退之間 @ 草根散記
選擇困難 @ 草根散記
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 草根散記
構圖八達通 @ 草根散記
草根散記 @ 2020/12


攝光寫影 -
www.pageposer.com.hk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分享感想
攝光寫影 的其它文章
只要人誇好梅花,莫留真相在乾坤 攝光寫影 .1 月 26 日 消息一傳開,相機萬方來。這就是本地攝影生態的寫照。 錦田水尾村,清樂鄧公祠門前的兩株白梅開放,既惹來蜜蜂,亦招倈拍友。面積數十平方米的路旁,攝影師也不少於數十,而梅樹所處位置旁邊橫貫一道雨水溝渠,...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春花拍攝預習。洋紫荊 攝光寫影 .1 月 6 日 香港的冬天很短,每年聖誕過後只幾個星期,轉眼間,便似乎感覺得到大地回春,腦海中隱約浮現各式各樣的春花,梅、櫻、桃、李、吊鐘、玉蘭、洋蹄甲、黃花風鈴 ......,等待着爭相競放。 上列的春花,大都...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四點幾。三門仔。兩個鐘 攝光寫影 早上見天色不錯,決定下午盡早出發,以便有充裕的時間拍攝。然而經過一輪不知所謂的擾擾攘攘,動身出門已是時候不早,結果四點多鐘才抵達大埔三門仔。 落小巴,走幾步,放眼一望,已禁不住暗罵自己一句:整乜搞到...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像花雖未紅 ─ 再遇大棠楓香 攝光寫影 自從 2019 年初及年底,分別寫了《鏽色可餐,Art呃難分 ─ 楓香林內的反思 》和《割席不成再行騙,楓香林內覓新篇 》拙文兩篇,控訴大棠紅葉極具欺騙性之後,小弟已有兩年都沒有到大棠拍攝楓香了。然而日前,當「...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大澳小品。詩意水鄉 攝光寫影 因為一次上中環夜間隨拍,得到幾幅小品習作,拼湊成為拙文《50mm 夜。小品》。隨後又因此文,發展出名為「詩意小品」的理論課。為了不流於「講就天下無敵」,於是又弄出個題為「如詩水鄉」的大澳外影活動。從實踐...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秋殘印記。亂中求序 攝光寫影 碧空如洗,秋日下午的陽光遍灑荷塘,東歪西倒的殘荷糾纏着光影交錯,雜亂加凌亂。 撇除了文人雅士對殘荷的詩意描述,殘荷的特徵,只需殘、亂二字便足以形容。有相關拍攝經驗者都知道,要在一片紛亂之中取景拍攝...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50mm 夜。小品 攝光寫影 限定的焦距,無盡的景觀。只等待靈感的到來 ...... 相隔三年,再辦上中環夜間街頭隨拍活動,感覺不一樣。除了是因為相當程度的時移景易之外,更是因為用了不同的鏡頭。 記得首次舉辦這樣的街頭夜拍是... (繼續閱讀)
首頁推介 編輯推薦
林間仙子。星空戰車 攝光寫影 枝葉叢中,隱約可以察覺到一些動靜。肯定不是風吹,更不可能是草動,因為這位置距離地面一米有多,而且周圍沒有長草。定晴再看,那不正是蜘蛛細長的節肢嗎?連忙拿起手中鏡頭,對準位置,扭動對焦環,於是,那傢伙... (繼續閱讀)